劉性仁觀點:蘇貞昌應有行政院長的高度及風度

2019-10-29 06:40

? 人氣

行政院長蘇貞昌成了競選的嘴砲手。(顏麟宇攝)

行政院長蘇貞昌成了競選的嘴砲手。(顏麟宇攝)

日前針對港嫌陳同佳有意來台投案引發爭議,行政院長蘇貞昌對此批評前總統馬英九與律師陳長文是「魔鬼跟魔鬼中的魔鬼一一現形」,非但遭陳長文投書一一嚴正反擊駁斥,陳長文律師有理有據風度地告誡蘇貞昌律師,強調刑事被告有受辯護的權利,質疑蘇忘記法律人的誓言。蘇貞昌的失言,不僅痛批香港特區政府,還辱罵香港牧師管浩鳴是「牽猴仔」,更影射前總統馬英九為「魔鬼現形」,儼然成為蔡英文競選總部的頭號打手。蘇貞昌為什麼會如此口不擇言?身為堂堂的行政院長失去高度,降低成為競選的嘴砲手,關於行政院長的角色及應有的高度和風度,實有探討的必要。  

對於蘇貞昌的不當發言,前總統陳水扁透過媒體群組表示,陳長文與他的統獨政治理念雖然不同,但對於陳寫給閣揆蘇貞昌律師的信,阿扁頗表贊同。蘇院長不應用「馬英九的律師替兇手(陳同佳)辯護」,導引出「魔鬼一一現形」。那是政治語言,不是同為法律人和美麗島律師該說的話。否則謝長廷挺身為殺人兇手陳進興辯護又作何解釋?陳前總統的一番話,點出了行政院長和法律人應有的適當語言,值得思考。 

律師陳長文溢繳房屋稅案,國稅局卻只退5年的房屋稅。(資料照/盧逸峰攝)
律師陳長文莫名奇妙成了蘇貞昌的箭靶。(資料照/盧逸峰攝)

陳同佳案引發香港反修例運動全面展開,引發香港動盪不安,陳同佳殺害女友潘曉穎在台灣證據確鑿,如今陳同佳自己有意來台接受審判,局勢發展出現重大變化,然而民進黨當局態度一變再變。案發之初,士林地檢署三度向香港特區政府提出司法互助要求,希望陳同佳來台受審;但在陳同佳出獄前幾天,內政部移民署將他與管浩鳴「註記管制」,使他們無法入境台灣;法務部則聲稱,香港警方應掌握陳同佳在港預謀犯案的證據,因此香港也可以有管轄權,同時還抨擊香港政府推卸責任,刻意放棄司法管轄權是「別具用心」;陸委會更斥責港府規避應有的司法管轄權,急於將嫌犯脫手,顯然並非以法治、彰顯公義為考量,而是政治操作。

事實上,蔡政府以政治考量處理陳同佳案,證明蔡政府重視選舉算計,更勝於人權保障與正義伸張。一個被我檢察官通緝的香港殺人犯,要來台灣投案卻被拒絕,蔡英文嘴巴高喊主權,實際上卻放棄司法管轄權,證明蔡政府重視選舉算計,更勝於人權保障與正義伸張。為了選舉,蘇貞昌為保權位,企圖更上層樓,延續自己和家人的政治生命,不惜講出這些令人匪夷所思的話,喪失行政院長的高度不說,而且成為選舉語言的頭號潑婦罵街的名嘴,這難道是蘇貞昌的本性嗎?恐怕應該不是,那麼蘇貞昌為何變成如此?  

歷經滄桑,陳水扁體會了政治就是成王敗寇。(讀者提供)
前總統陳水扁批評蘇貞昌的「魔鬼現形說」,認為這不是法律人該講的話。(讀者提供)

照理說,蔡政府對於陳同佳案應當釋疑,為何蔡政府自我矮化主權及管轄權?陳同佳殺害女友既然其行為地與結果地都在台灣,台灣當然擁有司法管轄權,審理此案正好凸顯主權及司法管轄權;台港要司法互助,但又不接受陳同佳來台;港府本欲透過修改《逃犯規例》來解套,並將陳嫌移交台灣,卻因「反送中」事件撤回修例,進而失其法源依據。現今陳嫌自願投案,本可伸張正義,照理台灣方面應在其到案後積極偵辦,但蔡政府卻以想像中的陰謀為由,拒絕犯嫌投案受審,實在令人不解。此外台司法體系如何拒絕受理?法務部依地檢署之要求,請陸委會轉知港府,請求引渡。因無法引渡,地檢署發布了通緝令。迄今年港府打算修改引渡規定,讓此類犯罪嫌疑人有機會送回台灣審理,台法務部表示樂見其成,足見台灣司法機關樂於將犯罪者繩之以法,但如今蔡政府作法與過去主張大不同,究竟是怎麼回事?  

但是蘇貞昌非但沒有釋疑,反而發言偏頗不當,扭曲事實真相,胡亂指責馬英九的「密友律師」已經到香港為港府「反送中」解套、擘畫,他的律師為兇手辯護,馬英九再來扮演哽咽、同情被害家屬;隨便指責神職人士牧師居間跑腿「牽猴仔」;蘇貞昌的發言難道沒有經過理性的計算嗎?一來蘇貞昌還有蔡蘇配的懸念,二來希望保住目前閣揆的位子;三來為其子孫鋪路,四來能夠轉移蔡政府處理陳同佳案的進退失據。  

總之,蘇貞昌應當學會尊重,放低姿態,尊重他人顯示基本風度,轉換身份將心比心,尊重他人顯現氣度,他的發言必定是經過理性的政治算計,至於行政院長的高度及風度則在所不問。民進黨高嘉瑜曾在民進黨總統初選時針對賴清德在初選中展現了高度與風度,也激發了小英總統的爆發力,表達讚許之意。如今賴清德對照蘇貞昌,甚麼是高度,甚麼是風度,留待後人品評,行政院長無論在立院接受質詢或是接受專訪都應該保持應有高度及風度,否則留下的歷史紀錄將是不名譽的。

*作者為文化大學國發大陸所副教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