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與魔鬼交易的代價

2019-10-29 06:00

? 人氣

在中共施予壓力之下,3年內已有7個國家選擇與我國斷交、與中共建交,但筆者指出,這些國家並沒有因此由貧轉富,中共提出的「一帶一路」交易,如同包裹糖衣的毒藥。圖為近日與我國斷交的索國國旗。(資料照,盧逸峰攝)

在中共施予壓力之下,3年內已有7個國家選擇與我國斷交、與中共建交,但筆者指出,這些國家並沒有因此由貧轉富,中共提出的「一帶一路」交易,如同包裹糖衣的毒藥。圖為近日與我國斷交的索國國旗。(資料照,盧逸峰攝)

近年中共為擴張對全球影響力,同時消滅中華民國國際法人地位,持續發動經濟攻勢蠶食我邦交國。自2016年12月21日聖多美普林西比與我斷交後,加上巴拿馬、多明尼加、布吉納法索、薩爾瓦多、索羅門群島、吉里巴斯,已有7個國家相繼在中共利誘下,背棄臺灣這個堅實可靠的盟友;回顧過往歷史,沒有任何一個與我斷交並改投靠中共的國家因此由貧轉富,臺灣在農技、醫療、教育等方面長期無償給予當地人民最實際、最迫切的援助,是中共無法做到的。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然而,由於中共承諾建交的金援條件太過優渥,這些國家執政者受中共所惑,將中共金援視為拉抬政績的特效藥。以9月16日與我斷交的索羅門群島為例,通訊與航空部長夏奈爾8月率團訪問北京,表達索國對「一帶一路」有高度興趣,認為「與中共建交,加入『一帶一路』,可以提振索國經濟」;總理蘇嘉瓦瑞10月9日抵北京,獲中共邀請參與「一帶一路」,中共總理李克強稱將「鼓勵更多有實力、信譽好的中資企業,按市場化原則積極參與索國基礎設施」。

「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但這些國家卻忽略國際警告,自以為能夠與中共維持平等互利的經濟合作關係。實際上,經濟脅迫及債務陷阱,乃是中共侵蝕他國主權、藉援助之名行殖民之實的慣用模式,類似案例屢見不鮮,中共透由「一帶一路」承諾資助華而不實的基礎設施,對於當地生態環境造成傷害,無助於改善人民生計,除增加當事國經濟財政負擔外,更帶來政治與軍事層面的高風險。

2019年4月26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出席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開幕式,並發表主旨演講(AP)
「一帶一路」是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見圖)的核心外交政策,由中國倡議並主導的跨國經濟帶。(資料照,AP)

中共罔顧當事國經濟蕭條現況與脆弱的還債能力,故意提供鉅額貸款,用以興建規模龐大的基礎設施,這些工程實際仍由大陸企業承攬建造。與魔鬼交易的結果,代價是慘痛的,中共「一帶一路」計畫已導致沿線許多參與國家負債累累,卻無力擺脫。為償還積欠中共的債務,巴基斯坦將瓜達爾港口長期租給大陸企業建立經濟特區,斯里蘭卡被迫簽署長達99年租約將具戰略意義的Hambantota港交給中共,非洲之角吉布地提供中共第一座海外軍事基地;這些割讓領土主權的情形,與滿清末年被迫接受各國列強所擬定的不平等條約,本質並無二致。部分「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態度已轉趨謹慎,決定懸崖勒馬,放棄風險性高、具爭議性的與中共合作案;例如馬來西亞於今年1月宣布,終止與中共合作、建設經費達200億美金的「東海岸鐵路」項目合約。

中共以興建大型基礎設施長期綁住其他國家的作法,同樣運用於控制內部穩定,前有青藏鐵路、蘭新高鐵,近有港珠澳大橋,均被視為具有高度政治意涵的交通建設。代表中共奧港澳大灣區計畫關鍵項目的港珠澳大橋於去年10月23日通車,中、港、澳三方對於大橋建設依約必須各負擔一定比例經費,由於工程延宕、預算嚴重超支,港府至少向立法會申請超過1200億港元,但施工過程卻無從監督品質,凸顯中、港、澳三方政治地位不對等,導致港、澳無法拒絕中共拍板定案的合作建設案,僅能被迫買單付款,加上外界對於港珠澳大橋能否達到收支平衡,質疑聲浪不斷,港珠澳大橋已使得港、澳人民未蒙其利,反而額外背負不情願的債務。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