丟了工作、毀了婚姻,但她拯救了數以萬計的生靈!勇敢揭露愛滋「血禍」的王淑平在美去世

2019-09-27 13:51

? 人氣

說實話的代價:工作沒了,婚姻破裂了,幸福消失了,但換來的是成千上萬人的生命。王淑平說當年沒有考慮個人命運。(BBC中文網)

說實話的代價:工作沒了,婚姻破裂了,幸福消失了,但換來的是成千上萬人的生命。王淑平說當年沒有考慮個人命運。(BBC中文網)

王淑平醫生在美國猶太州去世,心臟病發作,享年59歲。

她生前是個普通的醫生,研究流行病,30多歲時做了一件職責範圍之內但需要勇氣的事,然後為此付出了人生代價。

「吹哨」是件危險的事,因為會觸動某些暗黑利益;吹哨者個人往往會因此付出代價。

王淑平生前最後一次接受媒體採訪時說:「我沒有考慮自己的命運。這是醫生職業操守的第一條。」

她去世前不久,以20多年前河南愛滋村和「賣血經濟」為題材創作的一齣舞台劇在英國倫敦上演,名為《地獄宮殿的國王》。

編劇高雅竹(Frances Ya Chu)是半個華裔,父親曾任美國外交官,母親是台灣人。她見過王淑平,對20多年前河南的「賣血經濟」並不陌生。

2005年中國廣州一名男子在血液中心獻血

獻血站點的條件各地各異。

王淑平1991年開始在區衛生局下屬的血站工作。

不久,她發現當時在河南盛極一時的「賣血經濟」中一個可怕的安全漏洞——愛滋病病毒和肝炎病毒攜帶者賣血,血站的血液製品受了污染,然後又通過不同渠道傳染給健康的獻血者和更多無辜的健康民眾。

血站本身成了一個公共衛生隱患。

中國當時實行禁止血液製品進口的政策,以防止海外的各種病毒通過血液製品入境。但國內在血液的採集和處理方面十分落後,沒有任何預防污染、交叉感染的措施。

許多人賣血求生,但對這個過程中的病毒感染危險沒有絲毫概念。無論是官辦的還是民辦的血站都沒有肝炎和愛滋病毒排查機制。因此,C肝病毒在各地的採血站暢通無阻。

王淑平寫疫情報告,最後衛生部下令必須對獻血賣血者做C肝病毒檢測,她則被直接上司調離血站。

她隨即成立了一個臨牀檢驗中心,掛靠在衛生局,財務自理,主要工作是篩查血液樣本。

很快,她發現一個更恐怖的漏洞:一位愛滋病毒攜帶者曾在4個血站賣過血。

寫報告請求血站排查愛滋病毒攜帶者,又被告知太費錢,事情又不了了之。

這名29歲的男子2000年因為賣血感染了艾滋病毒。他從16歲開始賣血攢錢,為家裏蓋房子。
這名29歲的男子2000年因為賣血感染了愛滋病毒。他從16歲開始賣血攢錢,為家裏蓋房子。

王淑平從收集到的400多份血液樣本中發現13%攜帶愛滋病毒。

1995年冬,她坐下來開始寫疫情報告。地方衛生部門不理睬,次年到北京「上訪」,把報告和檢測數據上交衛生部。

她知道這麼做意味著給自己惹麻煩嗎?

「我當時沒這麼想。我以為馬上會採取行動來解決問題。作為醫生,我首先考慮的是病人和公眾的利益,不是我自己。我有機會修改報告,而且事情越來越清楚,如果不這麼做會有後果。」

「我遇到了巨大的麻煩,涉及到權力金錢和無錢無勢者的衝突。我決定為感染C型肝炎病毒和愛滋病毒的無辜的人站出來。」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