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蘭朝覲特輯(3):教派爭正統,地區爭霸主 伊朗指控沙國並抵制朝覲

2016-09-15 17:24

? 人氣

伊朗民眾抗議沙烏地監督不周,造成朝覲踩踏悲劇。(美聯社)

伊朗民眾抗議沙烏地監督不周,造成朝覲踩踏悲劇。(美聯社)

2016年伊斯蘭教的年度「朝覲」活動15日圓滿落幕,吸引全球超過180萬穆斯林前往沙烏地阿拉伯的聖城麥加(Mecca)。但朝覲人潮中獨獨不見來自伊朗的信徒。2015年朝覲發生死亡超過2,000人的嚴重踩踏事件,伊朗籍死者逾460人,今年5月德黑蘭當局指控沙國刻意拖延事件調查,因此宣布今年將抵制沙國,不讓伊朗人民前往麥加朝覲。

同屬伊斯蘭教 遜尼、什葉水火不容

這並非伊朗第一次杯葛麥加朝覲(註1),雄踞波斯灣兩岸的伊朗和沙烏地,分別以伊斯蘭教什葉派(Shi'ites)和遜尼派(Sunnis)宗主國自居,不但對教義解釋的歧異極大,國際政治上也常因支持敵對方而多有齟齬,近年尤以敘利亞和葉門內戰為最。2016年1月沙國處死什葉派知名教士尼姆(Nimr al-Nimr),也引發伊朗民眾群情激憤。宗教與政治種種因素交疊下,原本不分教派、象徵團結的朝覲活動便成為緣政治角力的工具。

沙烏地阿拉伯處決什葉派教士,引發伊朗強烈不滿。(照片:美聯社,製圖:風傳媒)
沙烏地阿拉伯處決什葉派教士,引發伊朗強烈不滿。(照片:美聯社,製圖:風傳媒)

「兩聖城守護者」沙國負保護朝覲者重責

今年朝覲前伊朗再度出現示威潮,控訴沙國「不配為聖城守護者」,顯然戳中沙國痛腳,因為沙國自建國以來,一向以「兩聖城守護者」(Custodian of the Two Holy Mosques)自居(註2),官方媒體提到國王時也使用此一稱號。1924年,紹德家族(as-Saud)和極端保守的瓦哈比教派(Wahhabi)結合,打敗掌控麥加千年的哈希姆家族(註3),並於1932年成立政教合一的沙烏地阿拉伯王國,以守護伊斯蘭教正統和聖城的名義,確立沙國在阿拉伯國家的老大哥地位。

因此,保護絡繹不絕的朝覲者就是沙國至為重要的任務,由於朝覲人潮動輒數十萬,踩踏意外其實並不少見,每一次都逼使沙國重新設計周遭建設,或開發自動化的「人潮導向系統」等等,盡力降低意外可能性。

麥加朝覲人潮。(美聯社)
麥加朝覲人潮。(美聯社)

電子手環、無人機全出動 嚴防悲劇重演

去年踩踏事件震驚世界後,沙國的「守護者」稱號再次備受挑戰,今年沙國準備工作與戒備程度之高更是前所未見,安排了400多家醫療機構和2萬6000多名醫護人員備戰。為了預防恐怖攻擊,還安排超過10萬名安全、消防、特種部隊和情報人員,並在麥加城內加裝大量監視器。《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還報導,在城市之外的山區,沙國更派出無人機全程監看,杜絕意外發生。

沙烏地嚴密監控朝覲人流的一舉一動,生怕再出現意外。(美聯社)
沙烏地嚴密監控朝覲人流的一舉一動,生怕再出現意外。(美聯社)

此外,沙國專司朝覲事務的「朝覲部」(Ministry of Hajj and Umrah)還推出電子識別手環,副部長拉瓦思(Issa Rawas)表示,手環以條碼記錄朝覲者的姓名、國籍和旅館。但手環似乎並非免費,一名巴勒斯坦朝覲者說,每條要價2里亞爾(約新台幣17元)。

喜歡這篇文章嗎?

王穎芝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