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總是否國民黨附隨組織?學者:救總是在黨國體制下,取得大陸空飄與救援業務

2019-08-13 13:55

? 人氣

20190813-黨產會中華救助總會案聽證會,中山大學社會系教授蔡宏政出席。(盧逸峰攝)

20190813-黨產會中華救助總會案聽證會,中山大學社會系教授蔡宏政出席。(盧逸峰攝)

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今(12)日舉行中華民國救助總會,是否為國民黨附隨組織之聽證會,黨產會邀請的中山大學社會系教授蔡宏政表示,救總在1950年成立,當時台灣社會的民間組織,除了美援系統下的教會系統之外,就只有政府組織,類似的民間組織只有紅十字會,因此,救總並非單純的民間組織,國民黨早期的中央會議記錄,對於救總負責工作,都有相關指示,例如救總承辦之空飄業務經費,當時的會議記錄請救總協調國防部撥款,一般民間組織是不可能去動國防部的,其他像電影票附捐等財政、教育問題,也都不是救總單獨可以做的,救總都是在黨國的權力架構底下做這件事情。

蔡宏政表示,1950年台灣社福體系,只有社會保險與社會救助,當時,由於台灣政府的經費很少,絕大多數政府財源仰賴美國援助,政府一年接受美國直接經濟援助加上美軍顧問團軍事援助的支付,挹注了政府赤字的9成,因此,當時政府投入社會救助金額很少,至於社會保險涵蓋的對象與給付內容,初期也是偏好偏好政府相關人員,也就是軍公教。

蔡宏政表示,台灣雖然在1958年軍公教保險與勞保才一起立法,但勞工保險在1950年即已開辦,勞工保險率先納入,顯然是美國政府強制國民黨做的,當時參與投保的大部分是國營事業勞工,一直到1971年以後勞保投保人數才快速上升,軍公教保險比起勞保,給付條件也優惠許多,農民則一直等到1983年才開始納保。

蔡宏政表示,台灣在1980年才有《社會救助法》立法,社會學者認為,《社會救助法》的立法,主要係因台灣當時已進入工業化社會有關,在此之前,政府對孤兒等需要救助對象,基本上還是以輔導就業、出賣勞動力養活自己為主軸,換言之,救總成立的1950年,當時台灣社會並沒有社會救助。

國民黨中常會決議救總取得電影票附捐補助   律師葉慶元:娛樂稅經過台灣省議會課徵

對於救總在戒嚴時期,取得電影票附捐之補助,黨產會方面主張,這項政策係由國民黨中常會拍板定案,不過,救總委任律師葉慶元反駁,電影票隨票附捐,類似「娛樂稅」,係經過台灣省議會決議課徵。

20190813-黨產會中華救助總會案聽證會,律師葉慶元發言。(盧逸峰攝)
20190813-黨產會中華救助總會案聽證會,律師葉慶元發言。(盧逸峰攝)

不過,蔡政宏強調,國民黨在「聯俄容共」後,權力運作上即採取蘇聯的以黨領政模式,就像前總統蔣中正過世後,嚴家淦曾一段時間擔任總統,但當時國家的實質控制權,到底是嚴家淦還是蔣經國比較大?如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最重要的位置是中國共產黨總書記一樣,戒嚴時期,所有學校、大學都設有區黨部,黨國組織嚴密控制程度,和現在完全不可同日而語,電影票附捐也是黨國體制運作的結果。

蔡政宏還說,國民黨1949年來台,「沒有取得台灣住民同意而進行統治,取得統治的正當性來源,這部分黨產會始終還沒有討論。」

蔡宏政:即使到1986年,救總用在台灣比率只有0.2%

蔡政宏表示,根據立法院議事公報,救總到1986年,一直都還接受政府軍事、教育、外交、財政等業務委辦,作為一家社會救助機構,也只有針對特殊身份才執行任務,從過去的大陸災胞,到後來轉為中國扶貧與陸配服務,「即使到1986年,用在台灣比率只有0.2%,連當時『戰士授田證』的補償,救總都是持反對態度。」

蔡政宏還說,救總原來的名稱「中國大陸災胞救濟總會」,因為有「中國」、「災胞」等字,要轉型推動中國扶貧工作,對岸不領請,才改名為「中華救助總會」

蔡政宏表示,救總在1950年成立,1950年代,台灣社會幾乎所有社會救助,不是在國民黨黨國體制,就是在美援系統,當時的民間團體,只有紅十字會可以比擬,當時台灣社會大規模的組織,除了國民黨之外,其他多半是美援系統,救總當時在台灣社會推動的工作,包括推動「家庭計劃」節育工作,當時政府技術官僚,支持節育政策的蔣夢麟、李國鼎、尹仲容等人,都是美援系統的,國民黨內部反而認為「節育」政策不利於反共復國,甚至批評這項政策是「外國帝國主義想要利用節育來滅絕中華民族。」

蔡宏政表示,國民黨中央會議記錄,當時所有改造會議,例如「反共抗俄會報」,救總的核心成員包括黃少谷、谷正綱等人都參與其中,相關會議指示,例如對中國大陸空飄業務,請救總協調國防部撥款,當時的民間組織是不可能去動國防部的,其他涉及的財政、教育業務,也都不是救總可以做的。

喜歡這篇文章嗎?

林上祚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