鴻海回歸印度做iPhone,低調到幾乎沒招牌…… 蘋果首家印度直營店用這座工廠換的!

2019-08-05 12:20

? 人氣

在富士康園區裡,只有iPhone組裝廠用鐵柵欄圍著,格外神秘。(攝影者.楊文財)

在富士康園區裡,只有iPhone組裝廠用鐵柵欄圍著,格外神秘。(攝影者.楊文財)

38度高溫的烈陽,炙烤著距清奈逾50公里的甘吉布勒姆區(Kanchipuram),這裡是印度的「千廟之城」。4號國家公路上的喇叭聲不絕於耳,車子快速駛過,總是掀起滿天塵土。更糟的是,雨季遲遲不來,路邊黃土上看不見生機,水牛疲勞的癱坐。不安與絕望感瀰漫在空氣中。1小時顛簸車程後,左手邊才開始出現一座座沒有招牌的廠房、一整排連綿的貨櫃車,我們沒看見偌大的招牌,卻已進入一個神秘基地,見證一個特殊時刻。

蘋果高階手機iPhone X系列,即將走出中國。8月,在這個千年古城量產。

甘吉布勒姆,印度教的7大聖城之一,這裡曾是西元3到9世紀統治南印的帕拉瓦王朝(Pallava dynasty)首都,遺留許多古老頌詩描述的神廟。我們到達前夕,古城剛挖掘出一尊深沉在水中40年的神像,因為要移到陸地,而封城48天,車輛不得任意進出。

蘋果的iPhone真要在這個環境生產?一支手機的電子零組件數量上千個,涉及到超過200家供應商,一旦短缺一個零組件,就不能出貨,供應鏈複雜度遠高於鞋業與紡織業。

千里外拉貨變常態!零件運送搭車再搭船,橫跨孟加拉灣,交期1天變1週

現在,蘋果卻決心展開這場長征,這場遷移,對台商是災難,還是契機?商周團隊,兵分三路,從一支iPhone手機的移動之旅開始追蹤。蘋果供應商,都是台灣最頂尖的電子業者:從台積電、大立光到鴻海與和碩等,高峰時,它們占台股3成市值,是台灣製造業競爭力的關鍵指標,我們希望藉此調查,看見這個影響台灣未來10年最大變數如何形成,當習慣打群架的台灣供應鏈,被拆散打碎到世界各地後,我們得盡快找到出路方案。

商周獨家進入鴻海旗下富士康為蘋果生產手機的基地,眼前,該公司廠房被灰沙覆蓋,格外低調,就像這個蘋果手機最大組裝商重回印度時的姿態。

這裡曾是幫諾基亞代工的工廠,2014年,富士康因為諾基亞關閉工廠,資遣了相當多印度當地員工,當時,一度發生嚴重抗議、員工拒不關廠,雙方關係緊張。2016年,鴻海集團再回到印度,先選擇距老廠區3小時車程外的Sri City設廠生產。

現在,回到老廠區生產的iPhone已經在產線製造,員工約2000人。在廠房旁邊,吊車工人還在忙著加蓋手機品牌小米的零組件倉庫。富士康也在這裡幫小米生產內銷印度的手機,員工人數已達萬人,這是它協助小米站上印度手機龍頭的秘密基地。「小米多愛我們啊!沒有我們在地製造,它們無法滿足印度市場。它們要100萬支,我們做110萬支等著它,讓它能快速回應市場需求,」一位鴻海集團主管說。但和富士康深圳龍華廠區最大的不同是,這裡方圓百里內,看不見零組件廠群聚,連集團自家的連接器、機構件等,都沒跟來。

富士康印度廠的零組件及半成品,多仰賴運輸距離5800公里外的中國廣東,這些零件得坐上船,穿越孟加拉灣,經歷約一星期的船期,才能到達印度第二大港「清奈港」,而從清奈到達園區,還需要約1小時的車程。即便是已經在印度設點的中國電池廠,也必須從2000公里外、印度首都新德里東南方的諾伊達(Noida),開著卡車走上3到4天運過來。連全球第一大印刷電路板廠臻鼎,董事長沈慶芳也對我們說,目前僅在清奈一帶選址中,最快明年才會量產,「我們是配合客戶去,做很少量、很少量,」他強調。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