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勤出包誰負責?總統維安布局大揭密,終極保鑣不只來自國安局

2019-07-25 08:30

? 人氣

特勤人員被社會視為精銳,應以高標準檢視,能在總統身邊配槍執勤,是榮譽,也是一種無形的壓力。(資料照,蘇仲泓攝)

特勤人員被社會視為精銳,應以高標準檢視,能在總統身邊配槍執勤,是榮譽,也是一種無形的壓力。(資料照,蘇仲泓攝)

國安特勤在總統蔡英文出訪行程結束返台時,夾帶大量免稅菸品企圖隨車隊闖關,遭調查局、關務署攔截查扣,全案爆發之初,國安局長、總統府侍衛長當天(7月22日)就去職,部分國安人員更遭聲押,卻絲毫沒有止血跡象,後續對國安人事甚至是2020年總統大選的影響,外界持續關注。

隨層峰出訪,同行人員帶一些「紀念品」回來做公關的情況,至少從前總統李登輝開始就有;馬政府時代各趟出訪帶回多少條菸,數字近日也曝光;但還是以這次蔡英文出訪的近萬條最為驚人,而單據上負責「跑腿」的總統府侍衛室少校警衛官吳宗憲,也直接成為代罪羔羊。目前可確定的是,吳就是因資歷尚淺,在單位負責此「業務」,否則以他本身不抽菸且官階僅是一名少校,一下子要掏600多萬出來購買超過9000條菸,實在是極其不合理。

蔡政府在這一任期,特別是近2、3年間,特勤人員頻出包,雖有高層表示震怒、官員下台負責,各式各樣的狀況仍持續出現。長期以來,特勤維安最為外人詬病的就以「多頭馬車」情形最為嚴重,連帶造成事權歸屬不一,出事容易推諉的局面,過去已多次有要求整合、避免疊床架屋,但最後均因各種原因無疾而終,將總統日常行程拆開來看,就能大概了解維安單位繁雜的程度。

20190724-特勤工作執行單位囊括國安局特勤中心、總統府侍衛室、總統警衛室及其他軍警單位,仔細檢視會發現非常龐雜,加上主管機關高度封閉,過往能夠相互制衡的機制,變成方便推諉卸責的設計,這些都導致特勤人員出包後,無法有效革興的原因。(蘇仲泓攝)
特勤工作執行單位囊括國安局特勤中心、總統府侍衛室、總統警衛室及其他軍警單位,關係非常龐雜。(資料照,蘇仲泓攝)

「出特勤」是軍警單位針對出正、副總統和卸任正、副總統特種警衛勤務的簡稱,論安全維護嚴密度,現任當然高於卸任。無論今天行程是在室內還是室外,基本上場地都是用「內衛區、中衛區、外衛區」分別,其中內衛區由國安局特勤中心負責,中衛區由地區憲兵營、隊人員負責,外衛區則是轄區警方,再加上隨「老闆」移動的侍衛,完整建構一場特勤維安的警衛範圍。

當特勤任務生效時,軍警單位依照《特種勤務條例》統一由國安局指揮,包括電檢門架設、對與會人士安檢甚至是出入口、道路段管制,勤務時間或許不長,但事前的整備、人員到達指定位置的準備和主辦單位的協調,這些都是相當冗長的過程,若是要在外地停留過夜,甚至是到友邦進行訪問,就有更多細節必須張羅。

憲兵世大運期間出特勤挨告 法官判國安局須負賠償責任

越大型的勤務,「老闆」待的時間越久,情況勢必更混亂。最近一個顯著的例子,就是2017年台北世大運期間,有獨派團體陳姓成員在閉幕式會場高舉上頭寫著「TAIWAN」、「台灣」字樣的旗幟,過程中遭出特勤的憲兵制止,旗幟亦遭憲兵奪下,事後陳姓成員提起告訴,認為奪旗憲兵侵害其行動自由、財產、身體健康等權利,向禁止在世大運場地出現旗幟的決議單位求償。

憲兵隸屬於國防部憲兵指揮部,然而該案發生期間,世大運閉幕式由副總統主持,依法特種勤務生效,在場憲兵受國安局調度指揮,因此法官認定主管機關為國安局,國安局應賠償醫藥費、精神撫卹金等。

20170830-世大運30日舉行閉幕典禮,憲兵持槍於觀眾入場安檢口維護安全。(顏麟宇攝)
憲兵隸屬於國防部憲兵指揮部,但世大運閉幕式由副總統主持,依法特種勤務生效,在場憲兵受國安局調度指揮。圖為2017年台北世大運舉行閉幕典禮時,憲兵持槍於觀眾入場安檢口維護安全。(資料照,顏麟宇攝)

從這個例子就能看出,出特勤的單位可能來自國安局本身,又或者是憲兵和警察,後兩者並不隸屬國安局,但因勤務需要受國安局指揮,然而一般民眾不會了解軍警單位出勤時的法源依據為何,一旦第一線執勤人員與民人發生糾紛被告,憲兵因為接受國安局指揮,自然形成「國安局是大哥、憲兵是小弟」的情形,若指揮者裝傻、受令者又無法明確表示自己依法受指揮,執勤單位往往變成有苦自己吞,時間一久心中形成怨懟,不利於勤務單位整體和諧。

國安特勤外 還有這些單位負有「拱衛中樞」責任…

若以總統辦公和住所維安而言,就是「內衛、中衛、外衛」最直接的縮影。目前總統府、總統官邸在警察單位部分,分屬轄區中正一分局、中正二分局負責,並在外圍設置崗哨,警車24小時巡邏;保六總隊官一隊警官亦是特勤維安人力的重要組成。在憲兵部分,由衛戍首都的憲兵202指揮部所屬211營、332營負責,武裝憲兵管制進出府、邸的各號門、車道口,憲兵警備車也會每隔一段時間在周邊車巡會哨;憲兵還有一個和層峰維安息息相關的「警衛大隊」,也就是過去遠近馳名的「精忠衛隊」,平時負責官邸圍牆內的安全維護,並依令和其他相關單位共同執行各項警衛安全工作。

20190724-警衛大隊是總統維安重要的人力來源之一,這個單位也是過去名聞遐邇的「精忠衛隊」。圖為憲兵指揮官鍾樹明中將日前前往警衛大隊視導,鍾的出現也代表這個單位隸屬於國防部憲兵指揮部,而非國安局。(取自憲兵指揮部臉書)
警衛大隊是總統維安重要的人力來源之一,此單位即是過去名聞遐邇的「精忠衛隊」。圖為憲兵指揮官鍾樹明中將日前前往警衛大隊視導,鍾的出現也代表這個單位隸屬於國防部憲兵指揮部,而非國安局。(取自憲兵指揮部臉書)

而在憲警單位外,我們一般提到維安特勤,第一個想到的都是國安局特勤中心轄下的特勤人員,他們是各「蒞臨場所」維安人力的大宗,一旦驚擾狀況甚至危安事件發生,侍衛跟著「老闆」走,所以是以快速撤離為主,而這些特勤人員就要連同在場的憲警迅速將目標逮捕壓制或排除,可說是威力阻絕的最後一線。

除特勤中心外,又因為總統府編制有「侍衛室」及跟著「老闆」成立的「警衛室」,如果今天某特勤調入侍衛室或警衛室,直屬上司馬上從特勤中心副指揮官變成總統府侍衛長,再低一級還有侍衛室警衛主任、警衛室主任兩個所謂的「外衛、內衛主任」,若再加上軍職、警職的差異,同樣都是特勤,卻因分屬不同單位,後者直接伴隨總統日常,心態上產生差異,時間一久,國安局和憲兵、警察間有摩擦,特勤自己本身也有相當衝突。

從上述就能看出執行特勤工作的單位既多又雜,過去或許還有相互制衡的作用,但隨著時代更迭,卻也變成陋習養成的培養皿。每當特勤人員發生問題,主官管出面道歉甚或下台負責,然而長久以來在編制上的混亂,卻遲遲得不到一個明確的方向,即便過去偶有討論,但最後都因牽涉甚廣而無疾而終。

20190724-保六總隊警官一隊是總統維安重要的人力來源之一,平時屬警政署保六總隊編制,執勤特勤任務時,則受國安局管制。圖為前總統馬英九年初前往保六總隊和警官隊人員會餐,感謝平日維安辛勞。(取自保六總隊臉書)
保六總隊警官一隊是總統維安重要的人力來源之一,平時屬警政署保六總隊編制,執勤特勤任務時,則受國安局管制。圖為前總統馬英九2019年初,前往保六總隊和警官隊人員會餐,感謝平日維安辛勞。(取自保六總隊臉書)

特勤人員能在總統身邊配槍執勤,不僅是榮譽,所承擔的壓力之大非你我所能想像,陪同出訪,在總統身邊一字排開更代表國家形象,自當被社會以精銳看待,然而頻頻出包,內容令人瞠目結舌,也顯露國安單位在高度封閉下,規矩自成一格的霸王心態。然而危機就是轉機,每一個破口都是革興陋習的契機,嚴肅紀律、避免多頭馬車出現,前者展現執行特勤工作需要的專業形象,後者則能權責相符,不讓互相推諉卸責情況的再度發生。

隨著周日(7月28日)國民黨全代會將通過高雄市長韓國瑜的2020總統提名,保六警官隊隨扈進駐,中央層級的安全護衛馬上就要導入候選人日常,特勤安維任務訓練刻正進行,預計11月舉行編成典禮,待候選人正式在中選會完成登記,國安系統立即接管維安工作,時序一個接一個,到頭來,「以身作盾、絕對萬全」的特勤人員能否再次擦亮招牌,還是得靠自己。

喜歡這篇文章嗎?

蘇仲泓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