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葭專文:站在國境線,向祖國深深的道歉

2016-07-21 07:10

? 人氣

不滿南海仲裁,中國大陸多處發生肯德雞圍堵事件。(取自網路)

不滿南海仲裁,中國大陸多處發生肯德雞圍堵事件。(取自網路)

移民才是最高形式的愛國

葭案:719的稿子被刪除了。理由是「涉嫌誘導分享」,大概是因為那句「是中國人就轉,不轉下輩子還是中國人」,據說是被舉報的。我今天把「不轉下輩子還是中國人」那句話刪除了。或者我就坦然承認,我其實不知道人到底有沒有下輩子,但共產黨人是認為人沒有下輩子的。

寫這篇文章純湊熱鬧,昨晚跟幾個朋友吃飯,聊起來咪蒙《永遠愛國,永遠熱淚盈眶》這篇文章,大家都覺得這不過是為了商業的雞賊罷了。夫子說過,鄉願,德之雞賊也。我們正在討論的時候,網上在瘋傳十來個城市愛國群眾圍堵肯德基的圖片,場面異常壯觀。

不滿南海仲裁,中國大陸多處發生肯德雞圍堵事件。(取自網路)
不滿南海仲裁,中國大陸多處發生肯德雞圍堵事件。(取自網路)

圍堵肯德基根本不算什麼,九九年南聯盟大使館事件的時候,愛國群眾早就砸過肯德基了,是真砸。南京新街口的肯德基整面玻璃牆全碎。那時候,現在這幫愛國小粉紅們可能還在穿開襠褲吧。今天網易一針見膿地說:「吃頓肯德基就不是中國人了?哪有這麼便宜的事,你們想多了。」今天早餐我去肯德基吃了,吃完了發現我還是個中國人,真是好懊惱。這群騙子。

網路截圖
網路截圖

我想起四年前的秋天,郭小四(按:作家郭敬明)曾經在微博上發了一面國旗,說什麼「我就是曾經在天安門看升國旗哭了的人」,後來有讀者留言說:「誰特麼(他媽的)一米四的時候不愛國啊?」說實話,我身高一米一的時候就開始愛國了,真可謂歷史悠久。不過後來,愛著愛著,我就發現,身為一個中國人,給祖國真是添了太多麻煩,離開中國,才是真正愛國。

取自微信號。
取自微信號。

我也曾要打倒美帝

我記得小學六年級學校搞什麼演講比賽,家裡人請唐江澎老師(唐老師現在是全國教改傑出校長了)寫了一篇演講稿,至今我都能背出來其中一部分,比如「大火足足燒了三天三夜,大半個北京城籠罩在濃濃的煙霾之中。」那篇演講稿從火燒圓明園開始聊,講述中國近代的種種恥辱,以及我們如何報效祖國。那次比賽拿了一個第一名,是我小學時代為數不多的豐功偉績。

上大學時,我有次想到這篇演講稿,找出《北京條約》前後的相關書籍看了個大概,並沒有覺得那是多麼深重的恥辱。條約體系把近代中國帶入現代文明,進入全球化進程。我沒有為大清朝的衰亡感到多麼遺憾和惋惜,我不需要熱愛大清朝,那個王朝與我的生活關系並不大。我也不清楚大清朝的人民是否熱愛大清朝,但至少想推翻大清朝的人們,並不怎麼熱愛。

後來,推翻大清朝的人,都成了大英雄,有的成了國父,有的成了主席,有的成了院長,有的成了死囚,有的成了冤魂。總之那時沒有人指責他們不熱愛大清朝。要是大家都熱愛大清朝,大清朝怎麼會傾覆呢?孫中山不愛大清,大清也不愛他,幾乎全球通緝。舊的不去,新的不來。後來民國了,不愛民國的人也很多,但民國允許人們不愛這個國。也正因為有人不愛民國,才有了共和國。所以咪蒙愛的這個共和國,正是一群特別不愛國的人建立的。

記得九九年南聯盟炸館事件,我跟著不明真相的圍觀群眾遊行,到了南京鼓樓廣場,漫山遍野的紅旗和人潮。當時許多學校有學生在鼓樓廣場的花壇上義憤填膺的帶領大家喊口號。我們學校的隊伍裡,就有人說咱們這個隊伍也應該有人站花壇上面說兩句。大概我站的位置比較靠前,有人提議說那賈葭上去說兩句吧,我頭腦發熱,就站上去了。

說實話,我當時就覺得挺懵逼的,因為我完全不知道要對幾千學生說什麼。大概就象徵性的譴責了美帝國主義的行徑,號召大家好好讀書報效祖國之類的吧。最後振臂高呼,大約是「打倒美帝國主義」「血債血償」之類的(寫到這裡,希望美帝大使館不要吊銷我的簽證),然後就一頭霧水下來了。

過了幾天,好像是政治課上,老師讓大家談談對這次事件的感想,找了幾個人上講臺去談。可能因為我在鼓樓廣場振臂高呼過吧,老師就讓我上去說幾句。那個時候,我已經自己思考了幾天,覺得炸館這個事情沒有那麼簡單就是一個誤炸,背後肯定有什麼故事是我們圍觀群眾絕對不知道的。美國人扔了兩顆精確制導導彈,一顆炸了一個窟窿到地下室,另一個順著窟窿進去地下室再炸一下,看上去絕對是有精確的打擊目標的。

但在發言的時候,我就說,我們國力尚弱,不足以與美國抗衡。美國人既然說是誤炸,目前我國當然不接受,但也不能不接受,為今之計,只能利用當前的民族情緒,多要一些賠償,也就是這樣了。我話尚未說完,我的同班同學,有幾個就把早餐沒吃完的豆漿罐子、麵包、生煎包子就扔到講臺上了,然後大呼我是賣國賊,滾下去之類的。

後來很長一段時間,我與砸我的那幾個同學都沒有說過話。我覺得他們是傻逼,羞與為伍。但這件事,我也做得不夠漂亮,在鼓樓廣場大喊愛國口號,到小範圍的集體討論,就號稱要理智要考慮現實政治。當然,這也是我當初政治不成熟的表現。但是說我是賣國賊,我就特別不同意。這國是我的嘛我就能賣,賣誰去啊。這件事給我一個教訓,在公開場合的發言一定要深思熟慮並且前後一致。

我畢業後去了光明日報工作,聽到了一些關於許杏虎、朱穎夫婦的事情。回看當初,許多拼圖逐漸完整起來,也慢慢對一些事情有了自己的判斷。尤其是愛國這個事情,後來經歷了2008年的314事件、汶川地震、奧運會、三鹿奶粉等事件,思考得更多。我的一個大學同學,我們在討論314的時候,她跟我絕交了。她在msn上留給我的最後一句話是:我永遠站在黨和政府一邊。

我都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了。

對不起,給祖國添麻煩了

這幾天,戴立忍和趙薇的事情持續發酵,一群小粉紅在微博上逼各種人表態。這種義和團的行徑姑且不去說,拿著愛國的招牌就可以暢行無忌,這肯定是不對的。胡適說過,愛國有兩種,一種是民族的愛國,一種是民主的愛國。在我看來,前者是感性的,後者是理性的,但胡適這兩種愛國還不夠愛國。我認為真正的愛國,就得像張愛玲對戀人的那種感覺,把自己放低,很低很低,低到塵埃裡頭,開出花來。

趙薇換角戴立忍,不應視為突發事件。(取自趙薇微博)
趙薇換角戴立忍,不應視為突發事件。(取自趙薇微博)

這種感覺真是與時俱進。也許我一生下來,就給祖國添了麻煩吧。我是二胎孩子,違反了計劃生育政策,家裡通過各種跑關係,勉強把我保住了。小時候唱《讓我們蕩起雙槳》,裡面有一句歌詞說:「我問你親愛的夥伴,是誰給了我們幸福的生活?」我當時就自省說,黨和國家養我們太不容易了,我又那麼淘氣。

地理老師和外交部發言人天天強調,中國用占世界7%的耕地,養活了占世界22%的人口,真是太不容易了。我覺得,這種口氣好像就是我們這些調皮孩子根本不應該來到這個國家。祖國還煞費苦心編了那麼多課本讓我們心存感激,要報答養育之恩云云。我從小就不愛欠人東西,但我感覺欠了祖國很多。

我記得剛到北京那一年,因為租房子的事情跟仲介打架,後來報警了。員警叔叔把那些仲介趕走後,批評我們給他們添麻煩了。我嬉皮笑臉地說,別介啊,我把那些人砍了,不更給您添麻煩了嘛?員警叔叔笑著說,那倒真沒有,真砍了人,歸刑警,不歸片兒警。但我依然堅持認為,那還是給祖國添了麻煩。

2011年,北京的人大代表在北京人代會上說,外地人妨礙了北京的發展,一些盲目進京人員從事灰色行業要加大管制云云。作為當年盲目進京的我,被嚇出一頭冷汗,一個月後就滾去香港了。我每次在海澱政務大廳辦正事,總被教訓說這事情是給政府添麻煩,比如港澳通行證補辦比如補繳公積金醫保之類。

有次我在外地買房,為了在北京辦一個未育證明,在街道辦事處、居委會、派出所幾個地方之間來回被踢皮球,這倒罷了,最令我慚愧的是,居委會發現我作為一個三無人員,居然沒有在他們那裡做過任何登記!而這顯然不是他們的錯,而是因為我沒有主動彙報我是一個三無人員!於是再一次給祖國添了麻煩。我好悔恨沒有及時向祖國彙報。於是我有次專門對著區公安分局大門口的國旗杆子,鄭重向祖國道歉。

北京霧霾的時候,我看到一個新聞:一個什麼專家組組長說,正是因為自行車太多,影響了城市的道路交通,致使道路的利用率不高,機動車運行緩慢,尾氣排放量增加,城市空氣污染加劇。我感覺我又給祖國添麻煩了,因為我騎自行車啊。有次開車遇到大暴雨,水太深熄火了,後面車子都堵了,被交警叔叔呵斥「不會涉水駕駛」。這樣一來二去搞來搞去,反正都是我的不對,我錯了行了吧。

還有一次,我不小心銀行卡被盜刷了好大一筆錢,在銀行和派出所之間也是折騰多次。最後的員警叔叔的結論是,怪我在外面亂用Wi-Fi,這種案子多半破不了,不要抱希望,也不要浪費他們寶貴的辦案時間。我又又又錯了。還有一次在西單地鐵遇到一個員警查證件,我說他不符合《公安機關執法細則》以及《身份證法》第十五條,他憤怒地指責我給政府添了麻煩。

還有就是每次公佈國內居民人均收入,我都發現給祖國拖了後腿。我的朋友們都是在拖後腿。這些故事,相信大家都會遇到不少。給我結論就是:因為我的存在,給祖國添了不少麻煩,沒有我,祖國可以發展得更好更快。為了更好地愛國,只能離開祖國了,別無選擇。

出去愛國更方便

至於那些愛國小粉紅和老粉紅,我也覺得他們在國外比國內的愛國作用更大。比如他們移民出去,就可以砸了肯德基麥當勞必勝客總部,而不必在中國肯德基拿一坨屎來威脅食客。他們也可以去華盛頓白宮抗議美國的南中國海政策,而完全不必擔心被員警抓起來。

尤其是小粉紅們,可以直接註冊twitter、facebook跟臺灣人開幹,而不用辛辛苦苦翻牆買vpn才能去蔡英文的fb下面留言破口大駡。可以直接在國際通用的社交媒體上黑何韻詩和杜汶澤了,想想不是一件很爽的事情嗎?有些懶人還可以在外國坐吃福利低保,只要人數夠夠的,分分鐘吃垮帝國主義真心不是什麼難事。

不滿南海仲裁,中國大陸多處發生肯德雞圍堵事件。(取自網路)
不滿南海仲裁,中國大陸多處發生肯德雞圍堵事件。(取自網路)

正當中國崛起,很多事情要在外面辦,沒有人怎麼行。你想想看,北京奧運會火炬那會兒,要不是海外愛國華人吃了愛國便當以肉身阻擋騷擾,火炬哪有那麼順利的傳遞?祖國需要小粉紅啊,尤其在境外。因為境外媒體都是壞蛋,都有不可告人的目的,需要華人在境外不斷說中國好。

再說了,你不出去,怎麼能夠領略祖國的好?只有出去看見帝國主義的惡,才能念叨社會主義的好,就像咪蒙那樣,吃西餐吃得嘴裡淡出鳥了想念火鍋於是變得更愛國了。沒有夜生活,打車太貴,也變得更愛國了。你還可以隔兩年回來跟鄰居閨蜜梨花帶雨地哭訴一番:都別說了全是一把淚還是祖國好啊。假如你沒有出國而說自己愛國,確實可以被懷疑不夠愛國的。

郁達夫在日本萌發了真正的愛國心,發出了「祖國啊你怎麼不強起來」的時代最強音。孫中山也是在海外才真正團結了愛國人士,捐錢捐物最後建立了民國。就像一部分黨員幹部,雖然他們人在國內,可是要讓老婆孩子更加愛國,於是就送出去留學定居。你以為他們都是智障嗎?所以只有走出去才能更好的愛國,才能真正的愛國。

還記得李肇星部長的諄諄教誨嗎?「你是一個中國人,還有什麼比這個更光榮的?」你到了海外,就代表了中國人,你愛國,你在全世界各地都還能愛中國,沒有比這個更光榮的了。

最後記住,要是吃頓肯德基就能不是中國人,那我還兢兢業業勤勤懇懇找海外朋友給大家寫這些移民和海外指南幹毛啊?祝大家早移民早發財。

突然想起偉大領袖毛主席的一句話:現在談愛國,愛誰的國?少數人的國,少數人去愛吧。

*作者為專欄作家,授權轉載。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