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云軍事
  • 現正熱映
  • 小資投資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許劍虹觀點:中共為何要挑釁海峽中線?未完成的「光復台灣」任務

2019-05-12 07:20

? 人氣

中國人民解放軍南部戰區空軍航空兵某旅殲-10戰機接續升空(新華社)

中國人民解放軍南部戰區空軍航空兵某旅殲-10戰機接續升空(新華社)

2019年3月31日,兩架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的殲-11戰鬥機出現在海峽中線上空,為已經不平靜的兩岸關係投下了一顆新的震撼彈。緊接著到了4月15日,又有空警-500、轟-6K、運-8、蘇愷-30及殲-11等各型共軍機種以大規模編隊出現在台海周邊空域。

共軍編隊雖然並沒有像大陸網民宣稱的那樣,大舉入侵台中清泉崗空軍基地空域,可是這兩起事件形同宣告,未來解放軍空軍跨越海峽中線的活動將成為一種常態。戰爭是政治手段的延伸,中共軍機挑戰海峽中線,背後釋放的當然有強烈的政治信號。

向美國展示中共戰機有能力出海,還有壓制台灣島內的「分離主義」聲浪固然是有之,但是在台海上空展示「八一五角紅星」軍徽,更重要的目的還是要向海峽兩岸、港澳以及海外具有「中國認同」的大眾傳遞一個訊息,那就是「中國空軍的飛機是有能力收回台灣的」。

沒有完成的任務

其實早從2016年12月開始,宣揚解放軍空軍有能力巡弋台灣周邊空域的政治攻勢便已經啟動。中共除不時派出包括轟-6K戰略轟炸機在內的機種挑戰中華民國防空識別區外,還於今年2月在網路上公佈了一段名為「我的戰鷹繞著寶島飛」的MV,傳達解放軍空軍有能力「收復台灣」的政治訊息。

值得我們注意的是,在這些宣傳攻勢中,共軍強調自己並不只是代表1949年成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或者是當今的統治者中國共產黨「收復台灣」,而是代表包括2,300萬台澎金馬地區人民在內的全體中華民族。所以在「我的戰鷹繞著寶島飛」中,還特別使用了原住民的曲調,並提及反共作家余光中。

讀者們在這裡可能會問,難道台灣不是早在1945年10月25日就已經為中華民國政府所收復,回歸了中華民族的大家庭嗎?目前在台澎金馬地區實施的《中華民國憲法》,不也是強調海峽兩岸同屬一個國家的「一中憲法」嗎?怎麼在中共的認知中,台灣會是一個還沒有「收復」的地區?

關於這點,其實筆者早在《二戰之後,中華民國何以成為四強?》一文中就有過介紹。那就是二戰時的中國戰場,確實在消耗與牽制日軍兵力上對盟國的勝利有所幫助,並且在政治方面破解了「大東亞共榮圈」的神話。但一個不可改變的事實是,中國並沒有在軍事上真正戰勝日本。

F6F地獄貓戰鬥機,在1944年的台灣航空決戰中有吃重的表現。(圖/作者提供)
F6F地獄貓戰鬥機,在1944年的台灣航空決戰中有吃重的表現。(圖/作者提供)

確實在美國的協助下,中華民國空軍在抗戰末期逐漸恢復戰力,並奪回中國戰場的制空權。不過整體而言,國民政府的海空軍實力還是相對有限,不要提對日本本土實施登陸,就連收復失土台灣都沒有辦法。台灣與澎湖的主權,基本上是做為羅斯福肯定中國牽制日本之「戰利品」,被轉送給中華民國的。

太平洋戰爭末期,雖然盟軍沒有對台灣發起登陸作戰,但是在打擊與消耗島上日軍的貢獻上,最大的功勞還是美國陸軍航空軍及海軍航空隊。換言之,認真討論收復台灣的功勞是誰最大,恐怕一個中隊的TBM-3復仇者魚雷轟炸機或者F6F地獄貓戰鬥機,功勞能抵過10個國軍的步兵師與整個中共的8路軍。不提國府陸軍第70軍及第62軍是如何來台接收,光是看日本投降之後,第一架降落台灣的盟國軍機,居然是美軍陸戰隊航空隊第232中隊的復仇者式魚雷機,就知道收復寶島的第一功臣是哪一個國家。就連來台灣升起第一面中國國旗的台灣義勇隊副總隊長張士德,搭乘的都是美軍軍機。

所以美國固然承認台灣主權屬於廣義的「大中國」,但是對台灣的政治地位與歸屬,依舊擁有不小的發言權和影響力。這個發言權和影響力的來源,就是建立在二戰時的中國空軍(無論是中華民國空軍還是當時尚未誕生的解放軍空軍)沒有能力獨自收復台灣的基礎上。

美國的海空勢力範圍

對於日本是被美國擊敗的這個事實,中國共產黨始終不願意承認。二戰時潛伏於昆明西南聯合大學,專門對駐華美軍、外交官實施統戰工作的中共幹部李儲文就記得,周恩來交代他的一個重要任務,就是向西方人士反駁日本是被美國用兩顆原子彈擊敗的論點。

周恩來是個聰明人,當然沒有辦法理直氣壯大喊日本是被中國,尤其是中國共產黨單獨擊敗的結論,但是他仍舊批評日本屈服於美國原子彈的論述:「這個說法是不對的,日本帝國主義之所以被打敗,就是因為中國人民、世界各國人民前仆後繼、艱苦卓絕地抵抗帝國主義,這才是根本原因。」

許多國民黨人,雖然仍強調蔣委員長對抗戰的領導地位,但也對周恩來「中國人民擊敗日本」的論點表達讚許,。前國防部副部長王文燮將軍,就在《中華戰略協會》的期刊上指出:「不是每國的原子彈或是蘇聯出兵東北,而是我們中國人打敗了日本人。」

過去共產黨與國民黨或許還有「誰領導抗戰」的糾紛,但是近年來伴隨著中國大陸的崛起,還有北京當局對國民黨抗戰貢獻採取更為寬容的姿態,台灣的深藍族群也更願意放下往日意識形態的對立,採納對岸的論述將「第二次國共合作」後建立的所謂「抗日民族統一戰線」視為中國戰勝日本的主因。然而「抗日民族統一戰線」沒有辦法替甲午戰爭中的北洋艦隊復仇,把聯合艦隊送入海中。也沒有辦法變出第7艦隊,載運第70軍、第62軍或8路軍、新4軍登入基隆及高雄。共產黨無論有多麼心不甘情不願,都無法改變台灣成為美國海空勢力範圍的事實。

從戰後去殖民化,還有美國百姓希望軍人早點復員回家的角度出發,把台灣交給中國人管理,確實是比由美軍直接佔領台灣更符合華府決策者的利益。美國並不在乎把台灣的主權交還給中國,但是要交給哪一個「中國」卻又是另外一個問題。

畢竟1941年12月8日,駐菲律賓的美國陸軍航空隊遭到日本海軍航空隊瞬間摧毀的惡夢,仍然影響著華府決策者們的判斷。而攻擊菲律賓克拉克機場的零式戰鬥機,都是從台灣南部的機場起飛。因此台灣可以還給中國,但絕對不能交到「反美」,或者對美國人不友善的中國人手裡。

中國共產黨在二戰末期,固然與美國有過一段緊密合作的歷史,可是雙方的盟友關係就如同美國與蘇聯一樣,屬於策略性的結盟,並不是意識形態上的深交。即便中共對蘇聯並非100%從屬的一方,排外思想強烈又主張以暴力手段把「帝國主義」驅逐出東亞的毛澤東,也絕對不會是美國的盟友。

相對而言,雖然基層國民黨員也有不下於共產黨員的排外情緒,很多黨國元老還基於孫中山先生提出的「大亞洲主義」,在太平洋戰爭爆發後參加了汪精衛政權,但是信仰基督教的蔣中正委員長,尤其是他深受美國教育的夫人宋美齡還是足以讓美國信任的對象。

更何況在1949年失去了中國大陸以後,蔣中正與美國政府在現實上的相互依賴已過於強烈。蔣中正不能沒有美國的軍經支援,美國也沒有辦法在台灣找到適合的人選來抵抗赤潮。雙方一拍即合,以美國在外交上承認中華民國為中國唯一合法政府,換取蔣中正承認將台灣、澎湖納入美國的海空勢力範圍。

海峽中線的來歷

基於台灣被納入美國海空勢力範圍的原因,這陣子在新聞上常被提及的海峽中線,實際上也是由美軍所劃設。但是與大多數人的認知不一樣,這條海峽中線其實不是為了防止國軍「反攻大陸」所劃,而是要約束當時進駐台灣的美軍飛行部隊。

原來劃下這條防線的戴維斯(Benjamin O. Davis)將軍,是二戰時鼎鼎大名的非裔王牌戰鬥英雄。他在韓戰末期被派到南韓,出任第51戰鬥攔截機聯隊的聯隊長,指揮F-86F軍刀機在鴨綠江上空與MiG-15作戰。美國空軍固然是把米格機打得落花流水,但卻也給戴維斯惹過不少麻煩。

劃出海峽中線的非裔美國空戰英雄戴維斯。(圖/作者提供)
劃出海峽中線的非裔美國空戰英雄戴維斯。(圖/作者提供)

根據韓戰時美國遠東航空軍的規定,所有針對米格機的作戰都被嚴格限制在朝鮮半島空域。可當時蘇聯、北韓與中共裝備的MiG-15戰鬥機,都集中在中國東北的丹東基地。他們吃定了軍刀機不敢越界跨入中國領空,在「米格走廊」(MiG Alley)上佔盡了便宜。

每當米格機與軍刀機交戰,落入下風之後,蘇聯、中共或者北韓飛行員就會立即飛回丹東。F-86F飛行員依照規定不能飛入東北,往往讓共軍得到喘息與保留實力的機會。所以一些比較頑皮的軍刀機飛行員,會不顧規定追著米格機一路飛回中國。

許多軍刀機飛行員會趁米格機降落到地面以前,就在半空中將他們打掉。因為從技術上來看,只要米格機還沒有落地,他們就還沒有真正「抵達」中國。這樣的解釋,確實增加了軍刀機擊落米格機的機會,但是卻也讓戴維斯承受極大的政治壓力。

後來到台北工作以後,戴維斯嚴格遵守《中美共同防禦條約》的規定,將台灣與澎湖空域視為美國空軍協防範圍,金門與馬祖則完全交給中華民國空軍來守護。所以海峽中線最早存在的目的,就是要約束美國空軍、海軍以及陸戰隊航空隊的飛行員,免得他們腦子一熱就駕駛飛機跑到金門上空打米格機去了。

1979年美國宣佈與中華民國斷交,並從台灣撤出所有軍隊,但是因為國軍飛行員素質比共軍高,飛機性能也更優異的原因,解放軍相當長的時間仍舊不敢出海。要等到Su-27等先進俄製戰鬥機被引進後,海峽中線的地位才在1999年「兩國論事件」後遭到挑戰。

但是90年代末期的解放軍空軍,還是缺乏與中華民國空軍抗衡的視距外打擊能力,即便是Su-27只要一出海,都會馬上被經國號戰鬥機鎖定。後來解放軍空軍戰力逐步增強,但是又遇到馬英九上台,海峽兩岸關係緩和,出於維持雙邊關係穩定,解放軍空軍暫緩了對海峽中線的挑戰。

致力於「收復」台灣空域

韓戰時,戴維斯曾親自駕駛F-86F軍刀機指揮美國空軍第51戰鬥機聯隊作戰,對於手下飛行小將越界的行為想必深感頭痛。(圖/作者提供)
韓戰時,戴維斯曾親自駕駛F-86F軍刀機指揮美國空軍第51戰鬥機聯隊作戰,對於手下飛行小將越界的行為想必深感頭痛。(圖/作者提供)

馬英九執政的八年內,共軍航空兵力取得了跳躍性的成長,並開始對距離台灣更遙遠的釣魚台列嶼及南沙群島實施空中巡邏任務。從解放軍空軍飛行員的角度出發,他們是在守護老祖宗的土地。顯然他們沒有辦法忍受,這兩塊本該在抗戰勝利後回歸中國的土地,持續被控制在日本人、越南人與菲律賓人手中。

但是他們更無法忍受的是,事實上已經回歸中國,並且實質上也由中國人統治的台灣,如今仍處於美國的影響範圍之內。由戴維斯將軍在半個世紀前劃下的海峽中線,其實就是台灣仍處於美國勢力範圍的最好證明。這條「楚河漢界」的存在,比美國空軍直接駐兵在台灣都還要管用。

以美軍在沖繩、日本、南韓還有關島都保有強大航空兵力的情況來看,如果美國在台灣的利益遭受大陸挑戰,基本上只需要不到一天的時間就能夠快速將包括F-35在內的先進戰機投射到台灣周邊空域,支援中華民國空軍並壓制解放軍空軍的軍事行動。

今日中共空軍陷入如此被動的局面,在於當年中華民國空軍沒有能力獨自收復台灣,還沒有空軍的8路軍則根本沒有能力來到寶島。所以藉由挑戰美國人劃下的海峽中線,中共試圖逐步塑造新的遊戲規則,告訴世人台灣空域的未來主宰者是中國人民解放軍。

只要共軍能夠將影響力投射到台灣周遭空域或者海域,即便不直接拿下台灣本島.對於中共而言也是巨大的政治勝利。尤其如果對於中共派機巡弋台灣空域或者派艦巡邏台灣海域的行為,沒有遭到美國方面挑戰,則更能強化紅色政權的民族號召力。

現階段,美國也不太可能冒著引起與中共全面戰爭的風險,派機或者派艦攔截巡弋台海的中共軍機與軍艦。美國唯一能夠做的,就是持續派遣軍艦以「自由航行」之名在台灣海峽周遭活動,或者是直接穿過台灣海峽。若等到哪一天,這類「自由航行」任務結束,將等同於台灣海峽轉變為中共的內海。

中共深信時間在自己手中,雖然解放軍空軍整體實力超越美國空軍在可見的未來裡是看不到的,但是憑藉大陸在地緣上距離台灣較近的優勢,他們仍認為自己終有一天會在台灣空域稱霸。到了那個時後,實現台海兩岸的「實質統一」就只是時間上的問題了。

而且這方面的工作,基本上不會停止,無論2020年當選總統的是藍是綠都將延續下去。如果是對台灣較友善者當選,解放軍空軍或許不會直接對海峽中線進行挑戰,但還是會以比兵力投射到東海以及南海的方式,告訴台灣政府與軍方究竟「誰是老大」。

挑戰海峽中線,並在台海、東海以及南海等中國人的「傳統疆域」內制定遊戲規則,事實上也獲得許多台灣「深藍」民族主義者,包括部份50年代在台海空戰中與米格機對抗的中華民國空軍退役飛行員支持。畢竟如前所述,國民黨的基層支持者與共產黨有一樣的民族主義情緒。

尤其是在民進黨政府基於選舉考量,動輒就以「轉型正義」之名對國民黨或者支持國民黨的退役軍人進行汙名化的情況下,更是可能讓與中共合作的聲音擴大影響到現役軍人對國家的向心力。未來若真的爆發海峽衝突,是不是台灣內部自己先打起來了?對此筆者都沒有把握做出結論。

拆解民族主義宣傳攻勢

加強空軍的備戰與訓練任務,並提升與美國空軍的合作關係,是目前中華民國空軍應對共軍威脅時必須採取的政策。然而這些政策只能治標,卻不能從根本上瓦解中共的民族主義攻勢。唯有在政治上破解中共的民族主義,才能確保兩岸關係的長治久安。

20181218-國防部18日下午發布新聞稿證實,共軍多架軍機、2艘作戰艦今接近我東南部海域屏東外海。圖為我IDF戰機伴飛共軍運8型機。(國防部提供)
共軍近年多次挑釁海峽中線。圖為我IDF戰機伴飛共軍運8型機。(國防部提供)

首先台灣不該自決於「中華民族」的概念之外,因為這只會讓大陸人放下對一黨專制制度的牴觸,轉而擁護中共政權收復仍被「實質控制」在外國人手中的「失土」。即便從美國的角度來看,一旦有天台灣自動放棄對中華民國法統的堅持,也將因為失去對大陸的影響力而失去政治作用。

更重要的是,台灣自決於「中華民族」的概念之外,不只將失去對大陸未來發展的話語權,還將讓許多反對共產主義,但是卻懷抱中國認同的台灣人,尤其是大量現役與退役軍人轉而認同對岸。從政治上的角度來看,法理台獨是絕對的自廢武功,把許多好牌讓給中共。

相反的,台灣更要堅持自己中華民國的「法統地位」,因為無論共產黨喜歡或者不喜歡,都沒有辦法否定國民政府領導對日抗戰的事實。確實中共的游擊隊在抗戰時也有部分的貢獻,但是海空軍的力量全部被掌握在國民政府手中,與當時的延安沒有任何關係。

1943年11月25日,中華民國空軍第1大隊第2中隊的B-25轟炸機,更參加了第14航空軍對新竹的空襲行動。雖然這是歷史上唯一一次,中國的飛行員駕駛機身上有青天白日徽的飛機空襲日據台灣,但至少仍是中華民國空軍在收復寶島失土上做的一次努力。

所以日本戰敗與台灣光復,不能簡化為「第二次國共合作」的結果,而是美利堅合眾國與中華民國兩大盟國的共同努力。基於這個原因,中華民國與美國在收復台灣過程中的合作,屬於兩大戰勝國之間平等的合作。國民政府因為缺乏海空力量,透過盟軍幫忙完成接收,並沒有出賣民族主義的疑慮。

二戰勝利後,撤退到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確實仰賴美國的協防維護周邊海空域的安全。但是話說回來,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在建設的過程中,曾極度仰賴日本陸軍航空隊的協助。50年代初期,蘇聯空軍甚至直接派遣MiG-15戰鬥機進駐上海,防止中華民國空軍的空襲行動,這是否又是違背民族主義?

同樣的,今日敘利亞的阿塞德政權,也依賴俄羅斯的保護以抵擋反對勢力還有庫德族的挑戰。阿塞德總統為了保障政權,甚至不惜讓俄羅斯將敘利亞東北部部份國土劃為土耳其的勢力範圍。然而支持中共與俄羅斯陣營者,卻沒有人指責阿塞德違背民族主義,豈不是很奇怪?

中共曾經接受直接侵占中國國土的日本、蘇聯協助建立空軍,都沒有人質疑其民族主義的正當性,那中華民國與沒有侵占過中國國土的美國合作,到底又有哪裡違背了民族主義?更何況自中美斷交以來,美國早就沒有在台灣駐軍,也不再干預兩岸飛機在海峽中線的活動了。

所以正面回應中共在民族主義上的挑戰,並明確指出中共在民族主義上犯下的過錯,是瓦解其政治攻勢的不二法門。除了讓中共沒有理由再把制度之爭轉變為國族主義之爭外,更重要的還是要讓兩岸人士明白,排外的民族主義都是不健康且心態扭曲的,無論排斥的對象是美國、日本還是今天的中國大陸。

*作者為中美關係研究,軍事寫作者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許劍虹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