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告別平成和平,德仁天皇面對狂飆、保守拉鋸時代

2019-05-02 12:00

? 人氣

明仁退位,未來身分成為「上皇」。(美聯社)

明仁退位,未來身分成為「上皇」。(美聯社)

日本新天皇德仁五月一日即位,他的父親明仁前一天主動退位,這是皇室兩百年來第一次,明仁之後的身分是「上皇」。

台灣在戰後七十年來逐步轉型成民主社會,對「天皇」的認知幾乎空白。究竟天皇在現代日本是什麼樣的存在?最近日本媒體上可以看到不少震撼畫面。

兩倍於民主國家總統的支持度

四月十八日,明仁天皇帶著象徵皇室法統的三神器,親自到伊勢神宮向祖先報告自己即將退位。神宮外,成千上萬名日本民眾揮舞著小國旗等待皇室車隊,他們從各地跑來,還有上了年紀、坐著輪椅的阿嬤,專程排隊向天皇揮手道別。

車隊沿途都有密密麻麻的民眾等候迎接,天皇夫妻溫和微笑略略揮手、表情真切,電視鏡頭拍到不少民眾喜極而泣。

日本社會跟天皇的連結,外人很難理解。台灣是移民社會,人民性格奔放、情緒表達直接,歷史不長缺乏中心,連國體都不明確;日本幾乎是另一個極端,社會保守傳統,以天皇為中心的集體意識深刻。即使一度政局混亂,首相年年更換如走馬燈,但國家有官僚跟天皇支撐依然超級穩定。

《朝日新聞》最近調查民眾對皇室的感受,有高達七六%的受訪者回答「覺得親近」,台灣總統的滿意度經常不到這個數字的一半。日本皇室受愛戴的程度,民主國家元首大概望塵莫及。

五月一日上午德仁開始一連串即位儀典,其中最重要的「劍璽等承繼之儀」,代表他取得皇室神器繼承皇位;接著舉行「即位後朝見之儀」接見國民代表,德仁以天皇身分首次發表談話,正式開啟「令和時代」。

被保守宮內廳壓制的皇后們

日本天皇不介入政治,但皇室對政治超級敏感。如五月底新天皇預定接見的第一位外賓,是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這代表日本最重要的盟邦還是美國。接見看起來只是例行活動,卻曾經鬧出不小風波。

習近平在二○○九年以中國國家副主席身分訪日,卻沒有依慣例提前一個月知會日方要晉見天皇。後來習近平還是見到了天皇,媒體傳出是執政的民主黨幹事長小澤一郎施壓,結果習車隊進皇居當天,日本民眾聚集抗議民主黨「政治利用」天皇。

德仁是日本第一二六任天皇,是皇室千百年來第一位喝過洋墨水的太子,是個什麼樣的人?他曾經寫過一本小書《泰晤士運河與我》,記錄牛津大學兩年生活。書裡聊到老外同學問他日文皇太子怎麼講,德仁正經八百地回答:「『殿下(日文音denka)』,不要講錯變成『電燈(日文音denki)』。」結果同學就開始叫他電燈。

這本書後由英國駐日大使科塔茲(Hugh Cortazzi)翻成英文出版,但因日本宮內廳阻撓,溝通過程異常艱辛。他們擔心皇室過度曝光變成公眾話題,過度消費後又被輕易拋棄,宮內廳認為皇室應該維持朦朧感,跟社會保持距離。這種強大的保守思維,一直是日本皇室掙扎痛苦的根源之一。

德仁的婚姻也不能倖免。他堅持娶哈佛畢業的外交官雅子為妃,承諾一生守護她。雅子長期在西方生活,思想進步開放,最終點頭下嫁,希望帶給日本皇室新氣象。結果她不敵宮內廳等日本社會巨大保守壓力,因適應不良極少露臉,幾乎都在「休養」。

雅子不是唯一一個吃盡苦頭的皇室成員,她的婆婆美智子當年嫁給明仁皇太子也「有苦難言」。美智子出身私人企業豪門,她打破傳統堅持自己帶小孩、自己做飯,營造普通家庭氛圍,結果受昭和天皇太太香淳皇后等保守意見壓迫,造成她一度失語沒辦法講話。

日本從明治維新至今一五一年,皇室經歷大正、昭和、平成,如今邁入令和時代。昭和任內承擔侵略、戰敗、國家被美軍占領差點亡國,又迅速復興爬上經濟巔峰,但《共同社》披露昭和天皇到晚年還在為戰爭責任痛苦掙扎。

兩代天皇活在敗戰陰影下

或許正因如此,接下來的平成天皇以彌補和平為自己的使命。不久前他在一場記者會上罕見地語帶哽咽吐露,平成終於以「沒有戰爭的時代落幕,由衷感到安心」。雖然沒有說破,但明仁天皇像承接父親昭和背負的陰影,苦心守護日本萬萬不可再捲入戰爭,到了自己八十五歲高齡,總算放心交給兒子德仁繼位。

日本戰敗投降至今七十四年,三代天皇走過軍國主義時代、泡沫經濟膨脹,到現在網路、手機無處不在的民粹風潮狂飆時代,令和天皇要如何與日本傳統拉鋸,走入人民心中?將來的挑戰看起來不見得比平成年代更容易。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