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早鳥優惠
  • 買車必看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風評:郭台銘這句話說對了!

2019-05-02 07:20

? 人氣

鴻海集團董事長郭台銘出席馬英九基金會舉辦的圓桌論壇,直反不同意國民黨組「復仇者聯盟」的說法。(陳品佑攝)

鴻海集團董事長郭台銘出席馬英九基金會舉辦的圓桌論壇,直反不同意國民黨組「復仇者聯盟」的說法。(陳品佑攝)

「復仇者聯盟我不大同意,民進黨人才我為什麼不能用?我們要復什麼仇?」

宣布投入國民黨總統提名初選的鴻海董事長郭台銘,在前總統馬英九主持的一個圓桌經濟論壇中,在最後綜合答覆時發出上述之言,場下響起熱烈的掌聲。圓桌與談的還有表態參與初選的朱立倫、周錫瑋,以及不參加初選但被動尊重黨中央民調安排的高雄市長韓國瑜,面對藍軍(國民黨)熾熱的「復仇」(重返執政)欲望,只有自承「政治素人」的郭台銘,一語打破國民黨的「復仇」迷思。

說是「國民黨的復仇迷思」並不全然公允,因為也曾兩度執政的民進黨,同樣陷入這個迷思而不可自拔,蔡英文總統執政三年,民調低迷,很大部份就是困在這個迷思,甚至復仇的快感中,快速疏離民心。

20190430-馬英九基金會舉辦「突破困境,迎接挑戰」重振台灣競爭力會議,會後大合照。(陳品佑攝)
馬英九基金會舉辦「突破困境,迎接挑戰」重振台灣競爭力會議,會後團結大合照。(陳品佑攝)

兩黨深陷「復仇迷思」,專業領域近乎全面淪陷

黨產會、促轉會固不待言,清剿了國民黨,及無差別攻擊他們認定的「附隨組織」,却讓國民黨取得前所未有的反攻能量;行政院所屬部會,只要佔上選舉的邊,幾無例外,都得捲入「選戰」,成為攻擊手,陸委會、農委會、中央選舉委員會、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不論是不是獨立機關,都必須為政治(選戰需要)服務;監察院因為有了「英系監委」保駕護航查藍不查綠,民進黨一貫主張「廢監院」可以按下不表,考試院閒閒沒事,沒能在年金改革中立下「戰功」,可以莫名其妙修改組織法,一刀就砍掉十九位考試委員剩三員,形同不經修憲而實質廢院,儘管立法院委員會初審的法條,能否在屆期前硬送三讀,還在未定之天,但却反應民進黨對反年改造成九合一選舉大敗的復仇情緒宣洩,而且,全然不講道理。

民進黨為了「鞏固權力」,不擇手段,忘其所以地把所有可能的反對意見一律打成「敵人」,當「敵人」被打到不反擊就活不了的時候,「復仇意識」豈能不油然而生?

更直接的說,台灣民主開放三十多年,政黨輪替在「鞏固民主」的同時,就因為政黨強烈的「復仇意識」,把四年一輪替的大小選舉,愈來愈打得像「內戰」,政黨輪替成為你死我活的權力鬥爭,鬥到沒有人是贏家而不自知,最嚴重的,台灣因此耗費遠超過國家該承擔的成本(包括社會情緒),政治或選舉優位的結果,就是報廢台灣的發展,經濟當然是重災區,政黨鬥爭幾近鬥戰的結果,是各領域盡築藍綠壁壘,從金融到司法,從能源到課綱,從政壇到媒體,理當專業的領域幾無一倖免。

20181009-黨產會9日決議中影股份有限公司為中國國民黨之附隨組織,並由主委林峯正(右)、副主委施錦芳(左)召開記者會說明。(顏麟宇攝)
黨產會對國民黨及他們認定的附隨組織,無差別攻擊的結果,反倒讓國民黨贏得九合一選舉的大勝。圖為黨產會主委林峯正(右)、副主委施錦芳(左)。(顏麟宇攝)

選舉無法結束,韓國瑜成為「復仇意識」的標靶

選舉,不再是民主的盛宴,反倒成了噩夢,不論輸者勝者都在「復仇意識」的漩渦裡載浮載沉,不論勝者屬誰,都沒辦法團結國家凝聚共識,影響所及就是政策無法有效推動,民主無效能在台灣成了淋漓盡致的教材。

更可怕的是,這噩夢的周期愈來愈頻密,「選不完」成為最新現象,「韓流」不退堪稱代表號,高雄市長韓國瑜當選,却無法停止競選,因為「韓流」推著他繼續選下去,「韓家軍」口號一出,「選舉內戰」在藍綠之外又多一隊,群眾激情或忿恨之情甚至讓韓國瑜連續遭到恐嚇,韓妻李佳芬感慨,「選舉不是應該結束了嗎?」

這是個好問題,將軍不退,步將如何退?兵勇不撤,將軍如何撤出戰場?值得探究的是,韓國瑜參選高雄市長,原始立意並非「復仇」,而是「超越藍綠」,他刻意不打藍綠對決之戰,改打民意思變之役,就任市長後留用原市府人馬不少,甚至用了原民進黨人的農業局長吳芳銘,執行他「貨出去」政策的最佳政務官,但是,當他挾人氣必須選下去的時候,韓國瑜無可避免地又成為民進黨「復仇意識」下的標靶。

20190501-高雄市長韓國瑜1日與夫人李佳芬至世新大學演講。(簡必丞攝)
高雄市長韓國瑜遭到連續恐嚇,夫人李佳芬感慨,「選舉不是結束了嗎?」圖為韓國瑜伉儷到世新大學演講。(簡必丞攝)

選舉不是內戰,對手政黨不是侵略的外星人

選舉,是民主制度定期輪替的糾正機制,不論哪一黨、哪一隊(韓家軍或白色力量)當選,要帶領的不可能只有一黨或一隊,而是一整個國家,朝野政黨「團結求勝」,是執政權之爭,不是「內戰」,「復仇者聯盟」是大賣的電影,但別忘了他們打得是地球保衛戰,「邪惡的敵人」是侵略地球的外星人,不論民進黨或國民黨,都是「自己人」。

做為「政治素人」,郭台銘口才普通,但腦筋十二萬分清楚,最重要的,尚未受到惡濁的政治空氣汙染,國民黨人呼籲組成「復仇者聯盟」,與他領導統御的治理邏輯立刻衝突,他沒有為了初選討好國民黨人,可能也沒意識到有討好的必要,直覺提出該組的是「勝利者聯盟」,最重要的,這個聯盟不只是為國民黨打贏選戰的勝利者聯盟,而是帶領國家的台灣勝利者聯盟,「只要真心為這塊土地做事,誰不能用?」

郭台銘即便是全球排名第二十四的大企業家,也未必能通過國民黨的總統提名初選,但是,他這番打破政治醬缸之言,值得各政黨深思,台灣民意氣候巨變,不論是「討厭民進黨」或「不信任國民黨」,根底裡都是基於政黨惡鬥打爛了選民的味口,選總統為的是領導,而非復仇,台灣已經消耗了二、三十年,選舉內戰的惡循環,是時候該轉變(終止)了。

本篇文章共 6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375

喜歡這篇文章嗎?

主筆室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