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珍專欄:競逐大位者,成了亡台亡國的焦慮製造機

2019-04-26 06:20

? 人氣

韓國瑜(右)4月23日的聲明,讓藍營期待他和郭台銘(左)組成勝選雙箭頭破局。(蔡明志攝)

韓國瑜(右)4月23日的聲明,讓藍營期待他和郭台銘(左)組成勝選雙箭頭破局。(蔡明志攝)

二0二0的台灣,到底可能「淪落」到什麼處境?讓藍綠政黨全部亂了套,一個理當最簡單不過,而且行之有年的提名初選,國、民兩黨競相比亂,志在大位者的焦慮感,激活支持者更狂熱的焦慮,國家興亡若真能隨著少數人意志而移轉,台灣民主未免太脆弱了,政黨選舉爭勝固為不變的定律,但不擇手段毀棄民主程序的爭勝,正在摧毀他們聲稱要捍衛的民主價值。

初選協調的前提,不應該只有「勸退」

前行政院長賴清德面對黨內初選舉棋不定,終於說了重話:「過去見面通通不談程序,『然後就要我退』,這不是民進黨該有的作為,…民進黨如無民主,「跟『惡』的距離就是零了。」登記初選之初,賴清德應該做好充分的心理準備,面對挑戰現任者必然會有的巨大壓力,但他大概沒有想到,壓力他能承受,結局却可能是「沒有初選」。

賴清德再感慨,民進黨好歹還通過了初選辦法,他是正正式式登記的參選人,初選不論怎麼「喬」,他就是和蔡英文一起在天秤上掂量的競爭者;不論協調有多困難,民進黨好歹還勉力維持一個公平中立辦選務的形象和立場,秘書長羅文嘉強調,初選不能再延;黨主席卓榮泰強調,確定要走民主機制,一定要把流程走完。相形之下,四個月變形十數次,好不容易確定五月送初選辦法進中常會的國民黨,災難似乎才開始。

20190425-前行政院長賴清德25日出席「全民反併吞,護主權」記者會。(顏麟宇攝)
前行政院長賴清德說,上次協調見面不談程序,就要他退。(顏麟宇攝)

這實在是極為反常的現象,國民黨是九合一大勝政黨,却陷入「形勢大好,黨內大亂」的局面,七早八早宣布參選的前立法院長王金平和前新北市長朱立倫,等不到一個公平的初選,還沒等到「登記」的機會,就得承受長達四個多月「二軍」的羞辱,因為黨中央「只想等一人」─韓國瑜,而韓國瑜「不方便參加(現行制度的)初選」;更尷尬的是,他們終於可能有初選了,却因為黨中央竟「等到了第二人」─郭台銘,而郭台銘不要徵召只要初選。

「相對正常」的競爭者,却等不到公平初選

要不要初選?怎麼初選?國民黨想法百變,而志在遵守遊戲規則參加初選的王金平和朱立倫,對初選甚至沒有話語權;王金平說:「當下政局,集體聚焦在『過度追求獲勝、量身打造規則、因人設事的迷思』,一再變換規則,犧牲了核心價值,反而撕裂了政黨。」朱立倫說,「不管是徵召、初選或者其他方式,國民黨必須堅持程序正義,讓外界看看,我們是一個真正堅守民主價值的政黨。」兩個「相對正常」的競爭者,却很可能連完整表達政見或辯論的機會都沒有,就被民調踢出擂台之外,因為國民黨最後拍板的「協調式初選」,把「主動參與」、「被動有意」者,都納入全民調,勝者提名,看不出過程中會不會安排政見發表或辯論?而他們在最近的民調裡一直都排不進前段班。

本篇文章共 5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330

喜歡這篇文章嗎?

夏珍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