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早鳥優惠
  • 買車必看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兩個苦難,李麗珍的故事:《聆聽時代的變奏》選摘(1)

2019-04-26 05:10

? 人氣

高李麗珍過去曾隨傳道士至日本留學,後返台獻身山區宣教,才促成了高俊明與李麗珍的緣分。圖為牧師高俊明(左)以及其妻子高李麗珍(右)(截自youtube@台灣展翅協會ECPAT Taiwan)

高李麗珍過去曾隨傳道士至日本留學,後返台獻身山區宣教,才促成了高俊明與李麗珍的緣分。圖為牧師高俊明(左)以及其妻子高李麗珍(右)(截自youtube@台灣展翅協會ECPAT Taiwan)

◎到日本留學

二二八事件後,李麗珍的父親許水露成為彰化長老教會的牧師,攜家帶眷從高雄搬到彰化。李麗珍轉到彰化女中,從初中二年級第二學期念到三年級畢業。進入高中就讀一年後,二年級時前往日本教會的高等學校留學。

臺灣的教會在日治時代,就與日本教會關係緊密。臺灣的長榮中學校與長榮女學校是長老教會的學校,戰爭時是由日本的長老教會派遣校長與老師來臺灣執教。李麗珍的姊姊就讀長榮女學校時,校長是番匠哲夫,與父親許水露是朋友。戰爭時期,番匠哲夫校長回到名古屋的教會學校金城學院;戰後,李麗珍恰巧是前往這所金城學院留學,可見她與教會有著奇妙的緣分。

李麗珍之所以留學日本,與她父親從高雄教會異動到彰化教會,拜訪「斯堪地那維亞自由基督徒使節」的挪威女傳教師克絲汀.哈根(Kirsten Hagen)直接相關。

哈根是本來要前往中國大陸傳道的挪威宣教團的團員,因為遇到共軍佔領大陸,宣教團因此移到臺灣。由於臺灣當時已經有很多教會了,宣教團的挪威本部認為沒有留下宣教的必要,催促她回國。但哈根抱持著「將自己奉獻給亞洲」的想法,決定前往教會較少的日本傳道。

李麗珍當時相當仰慕單身的哈根女士。赴日本傳道前,哈根與李麗珍的父親會談遊說,讓李麗珍帶著妹妹一起到日本唸書。為了在傳道地先安頓好,哈根先出發到日本,之後不久,就叫李麗珍姊妹過去。

李麗珍姊妹的留學地點,根據哈根的傳道地點來決定。若鄰近東京,就去青山學院,若為名古屋,就選擇金城學院。最後,哈根決定在尾張瀬戶 傳道,李家姊妹便在名古屋的金城學院高等學校留學。留學期間的餐費與生活費,由哈根負責,學費由家人支付。

入學金城學院後,李麗珍讀高校二年級,小兩歲的妹妹許麗娟則讀一年級。臺灣與日本的學期制不同,因此妹妹提早入學、李麗珍則晚了一些,兩人因此相差一年級。一九五三年三月畢業後,李麗珍繼續就讀金城學院短期大學文科英文科,一九五五年三月短大畢業時,還拿到了中學校英語教師的資格。金城大學短期大學部所頒給的「畢業證書」中寫著:「昭和三十年三月十七日」、「臺灣省 李麗珍」,愛知縣教育委員會在同一天所頒給的「中學校教師二級普通資格證」記著:「外國語(英語)」、「本籍地 臺灣」。

短大畢業後,李麗珍留在尾張瀬戶傳道,兩年後回臺灣,與牧師高俊明結婚。高俊明一九五二年畢業於臺南神學院,結婚當時,正傾注心力在臺灣的山地傳道。

因為養父病倒,李麗珍短大畢業後沒多久,曾被短暫叫回臺灣。當時,她在雲林斗六伯父的教會擔任日語翻譯。伯父的教會在山區,以原住民居多。日語不太好的伯父以臺語宣教,但山區的人聽不懂:在日本統治時代下接受教育的臺灣原住民,能理解日語,卻聽不懂臺語。

在伯父的教會中接觸到原住民的李麗珍,被他們吟唱聖歌的純粹、爆發力所感動。不僅透過介紹,也因為獻身山區宣教,才促成了高俊明與李麗珍的緣分。

◎託蔡培火

臺南人高俊明出生於一九二九年六月,比李麗珍大三歲。戰時轉學到東京的小學校,並在那裡就讀中學校,終戰後不久回來臺灣,從神學院畢業後,展開傳道的生活。他的父親在臺南市州廳官署附近開設再生醫院。就讀市區的末廣公學校五年級時,家裡將他託付給姨丈蔡培火,轉學至東京的小學校就讀。蔡培火是教育家,同時也是追求「臺灣的幸福」、政治社會運動的重要角色。

蔡培火(圖/維基百科)
蔡培火為台灣政治社會運動的重要角色。(資料照/維基百科)

一九三七年九月的《臺灣人士鑑》(臺灣新民報日刊五週年紀念出版)中,有關蔡培火的記錄如下:

「明治二十二年五月二十二日,出生於北港郡北港街北港,蔡然芳的四男。明治四十三年三月畢業於臺灣總督府國語學校師範部,在公學校執教鞭數年,之後到東京高等師範學校就讀,大正八年任東京啟發會幹事,九年任新民報幹事,同年三月高師畢業。同年與東京的同志一起組織臺灣青年雜誌社(臺灣新民報的前身),成為主要幹部,創辦《臺灣青年》,擔任發行兼編輯,十一年雜誌改名《臺灣》,變更組織,被推為臺灣島內創立委員兼主事,轉任臺灣支局主任。之後任臺灣文化協會專務理事、臺灣議會期成同盟會理事、臺灣議會請願委員,文化協會分裂後,任臺灣民眾黨顧問,臺灣新民報社取締役等,在政治及社會運動上竭盡心力,為臺灣社會運動的先驅者之一。又以改良臺灣社會為目標組織美臺團,且熱衷於臺灣特殊的羅馬字運動,對當局提出普及許可申請,但不被通過。昭和十一年移住東京,在子女教育之餘繼續傾全力於寫作。興趣是音樂、繪畫、運動。」

接著,有關蔡培火的「家庭」,有以下敘述:

「長女淑惠(二十四)帝國音樂學校(小提琴科)畢業、已婚。次女淑文(二十)臺南長老女學校畢,目前在東京女子醫專就學。三女淑姈(十八)就讀東洋英和女學校,跟著八部羅八女士研究舞蹈。四女淑埕(十四)就讀女子經專高女。五女淑(丸女)(十二)、次男敬仁(九),六女淑皜(六)。」

蔡培火的老家在臺南市幸町二之四十一,但根據上述引文,一九三六年他搬到東京,在這裡照顧來自臺灣親人的子弟高俊明,讓他通學。高俊明於一九三九年轉學到東京的小學校。他手上還留有距離此時不久的一張照片,是蔡培火站在自宅中央,與表兄弟們一起拍攝的照片。照片上還有就讀慈惠醫大 的舅舅侯書宗,及蔡培火的兒子蔡敬仁。

另外,引文中提到的《臺灣青年》、《臺灣》、《臺灣民報》,以及「東京啟發會」、「新民會」、「臺灣文化協會」、「臺灣民眾黨」,是大正到昭和年間的臺灣文化運動,亦即追求「臺灣的幸福」的運動。關於這些,可參考拙著《太陽旗下的青春物語:活在日本時代的臺灣人》第四章「《臺灣青年》發行」、「『臺灣文化協會』的分裂」、「文化運動與女性論」、「《臺灣民報》與女權主義」等小節。

《聆聽時代的變奏》立體書封(遠足文化提供)
《聆聽時代的變奏》立體書封(遠足文化提供)

*作者大谷渡,為關西大學教授,專研日本近現代史。著有《太陽旗下的青春物語》、、《南方戰線的看護士》、《教派神道與近代日本》、《天理教的歷史性研究》、《北村兼子:熾烈的新聞記者》、《大阪河內的近代》等書。本文選自作者著作《聆聽時代的變奏:跨越兩個時代的臺灣人》(遠足文化)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