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豪人專欄:義人世代的終結

2019-03-03 07:00

? 人氣

作者稱已故牧師高俊明(圖)為義人,是面臨不義、無知與媚俗會自然而然地站出來的人。(資料照,甘岱民攝)

作者稱已故牧師高俊明(圖)為義人,是面臨不義、無知與媚俗會自然而然地站出來的人。(資料照,甘岱民攝)

高牧師與馬薩長老都是我所謂的義人。我所謂的義人是面臨不義、無知與媚俗會自然而然地站出來,指出這是、以及為什麼這是不義、無知與媚俗。但這個時代與世代都結束了。

臥病中傳來泰雅族的馬薩道輝(黃榮泉)長老辭世的惡耗。

馬薩長老是泰耶爾民族議會初代議長,一九三二年生,小高俊明牧師三歲。這兩位分別代表台灣原、漢民族最知性、人格最高貴的老前輩相繼離開,似乎象徵了由戰前日式教養主義者所構成的世代,其影響力終於徹底地永別台灣。如今,台灣就全面歸於黨國丑學所訓練出來的「馬吳朱王柯韓蔡,族繁不及備載」世代所掌握了。

義人只是不義者不敢正視的常識人

依稀記得,曾經有過一個義人的世代。我所謂的義人,和神學家對新舊約聖經裡的定義之爭無關,只是一種隱喻。撇開〈羅馬書〉保羅的義人否定論不談,《舊約》〈創世紀〉裡面,上帝說「我若在所多瑪城裡見有五十個義人,我就為他們的緣故饒恕那地方的眾人」中的「義人」(the righteous),根本不可能是馬丁路德「因信稱義:全面遵循主的誡命」的義人──這種人在護家盟裡面也很多,有什麼稀罕?如果認定稍為寬鬆一點,連許密特(Carl Schmitt)跟希特勒(Adolf Hitler)大概也是。要求教師們授課不要惹毛國台辦的輔大教務處也是。

我所謂的義人,只不過是那些令希特勒與國台辦羞慚不敢正視的常識人。面臨不義、無知與媚俗,會自然而然地站出來,指出這是、以及為什麼這是不義、無知與媚俗。
高牧師與馬薩長老都是我所謂的義人。庇護十九世紀中葉巴黎的尚萬強(Jean Valjean,雨果小說《悲慘世界》主角),與庇護二十世紀七○年代台灣的施明德,絕非出於相同的勇氣。

庇護尚萬強的是自己人,而且是自己人裡面的特權階級。庇護行為,無非再確認內部秩序與階級依然健在。但庇護施明德,則必須承擔叛國賊之罪名,而且背後無拳無勇、全憑知識與良心。而此知識良心一經確認,逮捕者的敗德立現。這是高俊明牧師。

啟蒙主義義人勇氣來自信念與知識

另一方面,斥責日本靖國神社供奉高砂義勇隊的台灣原住民,與斥責前者「要把靖國神社裡高砂義勇隊牌位帶回部落自己供奉」的論調「愚蠢媚俗且背祖」的台灣原住民,也絕不出於相同道德基礎的民族認同。前者通俗,但其通俗源自於媚俗,媚俗又必先犧牲真相、知識與美感。所以居然愚蠢到以為原住民有「牌位崇拜」,同時倒也有臉跨海接受「二○○六年中國傑出女性第二名」表揚;後者則多了一點啟蒙精神,因此具有知性的清明,所以能夠堅定而悲憫地直斥前者「不是原住民」,只是「民族企業家」。這是馬薩長老。

高牧師與馬薩長老都溫文爾雅、謙沖平和,看不出是具有絕大勇氣的人物。現代日本人往往驚訝於他兩人戰前日語的典雅(艱澀)。

高牧師在京都演講時,把〈馬太福音〉中的「山上寶訓」直接用戰前的翻譯「山上垂訓」;但戰後日文新約聖經走白話路線,已經改成「山上說教」──結果全場只知說教的耶穌,不知垂訓的耶穌。

馬薩長老手頭永遠拿著一本日文的《理番誌稿》,不斷與我確認他的日文閱讀是否正確。我後來不得不跟他告白,說他的日文是知識分子的日文,而我的日文只是市井流氓的日文。

啟蒙主義型義人的勇氣既來自信念,也來自知識。所以沒有譁眾取寵的手段與必要。他光是敢講實話,就嚇死一國黨國控制下的膽小鬼了。為義付出代價並不是義人的宿命,而是不義者、敗德者的宿命。

國民黨監禁高俊明並非因為他不義而是國民黨不義;如果不監禁高俊明,等於國民黨既不義又自承不義。監禁、放逐或屠殺義人,原是不義敗德者掩耳盜鈴,替自己壯膽的下下策與唯一策。因為他們無法與義人同一空間而仍泰然自若。他們會羞慚沮喪、坐立難安。這個貫穿古今東西的普世性,目前盡得精髓的當然就是中國共產黨。就此而言,挨馬薩長老痛批的原住民牌位女立委,人前人後均不敢回嘴,可謂識得羞恥。

「哲人日以遠,典型在宿昔」,但這個時代與世代都結束了。現代台灣人講究「文哲我阿北,總統在愛河」,兩種風氣各擅勝場。這是各世代養士的不同與其結果,只好自己承擔,並多少禍延/澤及後代。

義人的時代與世代都結束了

例如網路社會的現代屁孩,喜歡把話講到盡頭。對於他人的不德,動輒以死相贈。看似道德勇氣驚人,說穿了只因能夠匿名。換句話說,就是躲在暗處放冷箭,而且箭箭欲置人於死地。叫他單獨站出來,那是絕對敬謝御免。

另一方面,「刑法唯一死刑」原本是自詡腦袋清楚的傳統法律人冷嘲熱諷,結果卻往往一語成讖,獲得譁眾取寵的立法院全面支持。這類input匿名民意等於output具名政客,再input具名政客等於output匿名民意的民主循環現象,雖然亞里斯多德(Aristotle)說只是暴民民主而非憲政民主。但誰管她娘的亞里斯多德?亞里斯多德去死吧!

*作者為輔大教授,本文原刋《新新聞》「白目豆沙包」1669期,授權轉載。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購買本期《新新聞》

➤加《新新聞》LINE好友

喜歡這篇文章嗎?

吳豪人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