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豪人專欄:義人世代的終結

2019-03-03 07:00

? 人氣

作者稱已故牧師高俊明(圖)為義人,是面臨不義、無知與媚俗會自然而然地站出來的人。(資料照,甘岱民攝)

作者稱已故牧師高俊明(圖)為義人,是面臨不義、無知與媚俗會自然而然地站出來的人。(資料照,甘岱民攝)

高牧師與馬薩長老都是我所謂的義人。我所謂的義人是面臨不義、無知與媚俗會自然而然地站出來,指出這是、以及為什麼這是不義、無知與媚俗。但這個時代與世代都結束了。

臥病中傳來泰雅族的馬薩道輝(黃榮泉)長老辭世的惡耗。

馬薩長老是泰耶爾民族議會初代議長,一九三二年生,小高俊明牧師三歲。這兩位分別代表台灣原、漢民族最知性、人格最高貴的老前輩相繼離開,似乎象徵了由戰前日式教養主義者所構成的世代,其影響力終於徹底地永別台灣。如今,台灣就全面歸於黨國丑學所訓練出來的「馬吳朱王柯韓蔡,族繁不及備載」世代所掌握了。

義人只是不義者不敢正視的常識人

依稀記得,曾經有過一個義人的世代。我所謂的義人,和神學家對新舊約聖經裡的定義之爭無關,只是一種隱喻。撇開〈羅馬書〉保羅的義人否定論不談,《舊約》〈創世紀〉裡面,上帝說「我若在所多瑪城裡見有五十個義人,我就為他們的緣故饒恕那地方的眾人」中的「義人」(the righteous),根本不可能是馬丁路德「因信稱義:全面遵循主的誡命」的義人──這種人在護家盟裡面也很多,有什麼稀罕?如果認定稍為寬鬆一點,連許密特(Carl Schmitt)跟希特勒(Adolf Hitler)大概也是。要求教師們授課不要惹毛國台辦的輔大教務處也是。

我所謂的義人,只不過是那些令希特勒與國台辦羞慚不敢正視的常識人。面臨不義、無知與媚俗,會自然而然地站出來,指出這是、以及為什麼這是不義、無知與媚俗。
高牧師與馬薩長老都是我所謂的義人。庇護十九世紀中葉巴黎的尚萬強(Jean Valjean,雨果小說《悲慘世界》主角),與庇護二十世紀七○年代台灣的施明德,絕非出於相同的勇氣。

庇護尚萬強的是自己人,而且是自己人裡面的特權階級。庇護行為,無非再確認內部秩序與階級依然健在。但庇護施明德,則必須承擔叛國賊之罪名,而且背後無拳無勇、全憑知識與良心。而此知識良心一經確認,逮捕者的敗德立現。這是高俊明牧師。

啟蒙主義義人勇氣來自信念與知識

另一方面,斥責日本靖國神社供奉高砂義勇隊的台灣原住民,與斥責前者「要把靖國神社裡高砂義勇隊牌位帶回部落自己供奉」的論調「愚蠢媚俗且背祖」的台灣原住民,也絕不出於相同道德基礎的民族認同。前者通俗,但其通俗源自於媚俗,媚俗又必先犧牲真相、知識與美感。所以居然愚蠢到以為原住民有「牌位崇拜」,同時倒也有臉跨海接受「二○○六年中國傑出女性第二名」表揚;後者則多了一點啟蒙精神,因此具有知性的清明,所以能夠堅定而悲憫地直斥前者「不是原住民」,只是「民族企業家」。這是馬薩長老。

喜歡這篇文章嗎?

吳豪人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