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早鳥優惠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風評:到底是誰卡住了韓國瑜?

2019-04-24 07:20

? 人氣

高雄市長韓國瑜焦頭爛額忙市政,還要應付選不選總統。圖為韓國瑜宴請知名作家瓊瑤。(高雄市政府提供)

高雄市長韓國瑜焦頭爛額忙市政,還要應付選不選總統。圖為韓國瑜宴請知名作家瓊瑤。(高雄市政府提供)

韓國瑜證明一件事:人要從熱烈擁戴者的歡呼聲中,冷靜地進出裕如,的確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在「萬眾矚目」下,他宣布了三百字不到的聲明,回應是否選總統,而且,極為特殊的不給媒體提問。這份他自稱字字推敲的聲明,或許真的耗費他十二萬分心力,但是,結果既未能解決他的問題,也未解決國民黨的問題,而且,還是無法排解韓粉的焦慮,甚至大有機會添油加柴,讓「韓流」站在他所屬的國民黨的對立面。

動念選總統,市長做來還有滋味嗎?

發表聲明後的韓國瑜,夜裡大概一樣難眠,此刻的他應該反問自己幾個問題:一、競選高雄市長,是他真心想做的事嗎?二、當選就任高雄市長迄今,他真心喜歡能為高雄做事嗎?三、他是想選總統、還是想當總統?一旦動念,這個市長,做來還有滋味嗎?

二百多字五點聲明,只表達八個字:「可以承擔,不能初選」,換言之,選總統這件事,他是願意的,但是「現行制度下的初選」,他是無法參加的。其餘,不是廢話,就是敗筆,廢話不能不說,比方感謝大家對他的支持,但為什麼會有敗筆?就不能不推敲。

第一個敗筆,當然是想選總統却又不要參加初選。這是他處境的現實反映,就任市長才四個月,就落跑選總統,不奇怪嗎?直轄市長當然是直攻大位的跳板,不過,四個月就跳,連市政藍圖都沒畫出來,遑論成績,委實快了點;韓國瑜若不動念選總統,不是問題,一旦動念,他就沒辦法不面對這個解釋不過去的問題。

20190423-針對2020年總統大選,高雄市長韓國瑜23日上午發表5點聲明。(新新聞攝)
針對2020年總統大選,高雄市長韓國瑜23日上午發表5點聲明。(新新聞攝)

柯文哲來去自如,高層不能密室協商讓郭三拳

聲明中,他給予理由:「只有台灣好,高雄才會更好。只有台灣能改變,我才能真正改變高雄!」這個敗筆顯示他可能低估、也可能輕看了高雄市、和己身職務的能量,柯文哲一句話就足可讓韓國瑜無地自容:「只要台北改變了,台灣也會跟著改變。」柯文哲是素人從政掀起旋風的第一人,還是在韓流席捲藍綠夾殺的「政治倖存者」,不是沒有道理。當然,柯文哲有從容的理由,柯沒有政黨的依靠,自無政黨的羈絆,可以好整以暇坐山觀虎鬥到年底中選會登記前,決定參選與否(前提是做好獨立參選的連署準備與保證金,或者比照郭台銘借殼─親民黨?─上市)更重要的,在選與不選間,柯文哲沒有掙扎,還保持「如來如去」的自在。

柯文哲的「自在」,在九合一選舉時的韓國瑜身上同樣看得到,韓國瑜既有迅猛的競選爆發力,也有不怕輸的從容;如今就任市長,換下草鞋穿皮鞋,韓國瑜既要計較拉不拉得動高雄市政,還要計較黨中央會不會徵召他投入總統大選,心力兩頭燒,豈能不交瘁?

韓國瑜的計較,正是第二個敗筆,聲明中批評「政治權貴」熱衷密室協商,距離人民愈來愈遠,希望黨內高層體察民意關注社會脈動。韓國瑜不待見「國民黨高層」素為人知,這個批評用白話文翻譯,就是不滿為什麼又迸出一個郭台銘要參加初選?在他的認知裡,必是高層密室「喬」出來的;若國民黨直接徵召郭台銘,那麼韓國瑜的批評完全站得住腳,問題是,郭台銘有言在先:拒絕徵召,投入初選,和每一個參選人站在公平的地位,既是初選就難定論輸贏,就算「高層」攛掇出郭台銘,任何國民黨有志之士都可以在擂台上打翻郭台銘,難不成「高層」還能密室協商王金平、朱立倫或韓國瑜讓郭三拳?

沒適應高雄市的廟堂,却耽溺「韓流」建構的聖殿

韓國瑜看到自己處境的為難,却沒看到黨內同志的辛苦,自王金平、朱立倫宣布參選以來,從未得到國民黨中央正眼瞧一下,一個初選九彎十八拐到花樣百出,韓國瑜視國民黨為他解決參選難題(徵召)為理所當然,只因為他民調高,有「韓粉」支撐,却無視參加黨內初選,是每一位黨員的權利;選不上也要參選到底,是每一位公民的權利,不能因為別人參選就視為是自己的擋路石。更重要的,此刻的王金平是一枚陽春立委、朱立倫是一介平民,要論「權勢地位」都比不上直轄市長來得金貴,遑論網路和媒體聲量,韓國瑜批評高層權貴的同時,要不要順便看一眼兩位「弱勢同志」呢?

諷刺是的,韓國瑜對初選頗有抱怨,郭台銘則越洋聲明,國民黨的民主初選是要讓選民對比目前胡作非為的民進黨:「黨中央大可將韓市長所表達的意願納入考量,為他打造方便參加初選的前提或規則…」,這已經不是讓韓三拳,簡直是開空門,只要韓國瑜上擂台,遊戲規則順韓意,像不像民進黨為蔡英文連改兩次、公告三次初選時程,郭台銘成了隨你怎麼打的賴清德,韓國瑜倒成了坐等徵召的蔡英文,這敗筆敗得一塌糊塗。

所謂「心為形所累」,居廟堂、處江湖,一旦有計較,就做不到「不為物喜,不以己悲」的泰然,韓國瑜的江湖已遠,他還沒適應高雄市政府的廟堂,却耽溺於「韓流」建構的聖殿,就算韓流幫他爭來黃袍,他也不再是空手打江山,唯真唯快的那個韓國瑜了

本篇文章共 14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1,150

喜歡這篇文章嗎?

主筆室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