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韓流」引爆,國民黨啓動自毀機制?

2019-04-29 07:20

? 人氣

高雄市長韓國瑜在韓粉誓師大會,請支持者再給他一點時間。(新新聞林瑞慶攝)

高雄市長韓國瑜在韓粉誓師大會,請支持者再給他一點時間。(新新聞林瑞慶攝)

一個星期變化可以有多大?國民黨人氣王高雄市長韓國瑜證明,「韓流」所及,風捲殘雲,就在他發表「願意承擔,不能初選」的五點聲明後,根據不同機構的民意調查,韓國瑜個人支持度滑落三到五個百分點,受傷最重的鴻海董事長郭台銘則一掉十個百分點,國民黨唯一可以慶幸的是,民進黨不論是蔡英文和賴清德,民調變化不大,都在統計誤差範圍內維持平盤,國民黨失去的支持度部份到了台北市長柯文哲身上。

當「韓流」從內聚轉為排他,如何再「海納百川」?

套用柯文哲的話,「就算他(韓)下滑,還是贏我十幾個百分點,這有什麼?」值得注意的是,根據《美麗島電子報》的區域分析,韓國瑜在南台灣(南高屏)支持度已經落後於賴清德,如果數據屬實,不能不說是一個重大警訊,這意味著九合一韓國瑜為國民黨在南台灣沙漠打出的天下,一周內「歸隊」,韓國瑜和國民黨該如何解讀民意趨勢的「巨震」?更嚴重的是,聲明發出後的一周內,國民黨「內鬥」已經不只是「茶壺裡的風暴」,從上綱上線的權貴說、血統論、階級論,每一句都可以從韓國瑜或挺韓人士(包括名嘴和學者),直接複製到民進黨口中,用之於未來一整年,到「雞毛蒜皮」的四千萬政治獻金或版稅爭議,儘管摧毀不了韓國瑜形象,却足以摧毀支持者的耐性。

先說「雞毛蒜皮」的「錢事」,版稅爭議不論是七十萬或一百五十萬,版稅不論是百分之十六或二十一,都屬出版社與傳主和撰稿者的契約行為,撰稿者當初願意自動放棄版稅,全部讓渡給韓(妻),表示她支持韓國瑜以版稅做公益的想法,也是支持韓國瑜的一份子,問題來了,若非「韓粉」的無理糾纏,撰稿者何須此刻翻出「往事」與韓妻對質?這件事反應的是「韓粉」(暫且不論真假)對曾為支持者嚴重干擾的冰山一角,當狂熱韓粉由巨大的內聚力轉而為強大的排他性時,曾經「海納百川」的「韓流」,就不再是那個可以超越藍綠的韓流,民調數字必然有所反應,特別是在南台灣。

20190427-台北流行音樂中心表演廳今(27)日舉行功能測試,台北市長柯文哲赴音樂廳外測量噪音。(方炳超攝)
高雄市長韓國瑜滑掉的民調支持度,到了台北市長柯文哲身上。(方炳超攝)

早在韓國瑜五點聲明之前,已有民調顯示北高兩市都有五成以上的受訪民眾不支持柯文哲和韓國瑜選總統,韓的聲明既表露選總統的心思,又如何叫原來的支持者一籃子全部轉向?這個民調對國民黨的傷害更大,因為韓國瑜和國民黨用具體行動表現:原來國民黨還是那個國民黨,而且,「權貴說」還是出於韓國瑜之口。

四千萬毀不了韓國瑜,但足可毀了支持者耐性

至於前立委蔡正元「爆」出的國民黨主席吳敦義曾經給韓國瑜四千萬元用於競選,則是可以引爆話題「不可謂小」的事,蔡正元固然事後辯解黨主席為候選人籌款天經地義,但曾為資深立委的蔡正元,不會對政治獻金法完全無知。四千萬用於競選直轄市長,那是最少最少的錢,柯文哲第一次選市長都破億,連任可能花得少一點(也沒有龐大的民進黨協選隊伍幫他花錢),但是,根據政治獻金法,政黨對直轄市長擬參選人每年總額不得超過三百萬,但凡超過就是「違法」;吳敦義自陳不經手錢,基本可信,吳從政多年「不沾鍋」的素習不會比馬英九更寬,那就引出另一個問題,依法選後三個月之內就要向監察院申報,若韓忘了申報,又有「違法」之虞。

韓國瑜「奇蹟式競選」是攤在眾人目光下的,他的捐款帳戶提前關帳,依法他也只能有一個帳戶,競選活動一切從簡,既無總部也無旗幟(只有支持者自發性的國旗),競選小物就是募款之用,四場大型造勢,他只辦了一場,另外三場則是前立法院長王金平為之協辦。估計韓國瑜公布競選明細,不會有什麼天大的秘密,問題是,蔡正元所為何來?為吳敦義的委屈抱不平?還是「韓流」壓力下的轉向?但不論何者,都顯示在韓與非韓之間,國民黨確有分裂之虞。

20190424-世新大學「城市行銷」講座邀請桃園市長鄭文燦演講。(簡必丞攝)
通過「韓流」考驗的民進黨人氣王不會抱怨民進黨不珍惜他,他一心為民進黨守住桃園這個不小的地盤。(簡必丞攝)

韓國瑜或其支持者,對「國民黨不珍惜韓國瑜」或者一肚子火,但是,「珍惜」二字的定義,不能不斟酌。做為負責任的政黨,推薦候選人而當選,自然希望當選人能紮紮實實做出成績以鞏固支持,就這一點而言,希望韓國瑜繼續經營高雄,絕對不能說是「不珍惜」,畢竟打下江山的是韓國瑜,而韓就任才四個月,的確還看不到可以接棒之人。換一個例子,或許可以讓韓粉心平氣和一點,民進黨初選之爭再激烈,民進黨也不會動念徵召「倖存的人氣王」桃園市長鄭文燦選總統吧?鄭文燦也不會抱怨民進黨不珍惜他,相反的,他悶著頭不捲入初選之爭,專心為民進黨守住桃園這個不算小的地盤。

禿子掉到江裡去,一浪一個花頭

「韓流」崛起,有韓國瑜個人特質,也有民意氣候的主客觀因素,靠得的確不是國民黨,但沒有國民黨,韓國瑜的力道能不削弱嗎?當韓國瑜左一句權貴,右一句密室的時候,沒有「(韓腹誹的)權貴級」黨人敢攖其鋒,不是「他是我的兄弟」就是「他是我的英雄」,讓人不能理解的是,就算韓國瑜打破「責任政治」的框架,一定要選總統,參加初選有這麼大委屈嗎?韓國瑜已經有了「韓流」的桂冠,沒人摘得掉,一定要一個量身打造的「徵召初選」,不能成就第二頂桂冠,相反的,倒是給對手─民進黨一個合理化不要初選的理由,畢竟「現任總統優先提名選連任」還可以理解,「現任市長優先提名選總統」是一個什麼概念?

韓國瑜若決志投入二0二0大選,就法論法,雖不宜却沒明定不能,連黨內規章都沒禁止條款,沒人攔得住他,但韓國瑜沈浸在韓粉狂熱激動的情緒中,能沒有一點警惕嗎?喜歡套用諺語哏的韓國瑜,不知道有沒有聽過一個江南農村的歇後語:「禿子掉到江裡去,一浪一個花頭」(唐德剛,〈十八灘頭亂石多〉),正所謂「大江東去,浪淘盡」,民主的最大意義不在創造一灘又一灘的「過灘時代」,而是在制度確保了更迭的穩定與進步,儘管經常是進兩步退三步,站在風口浪尖的韓國瑜,可別被自己掀起的「韓流」打成另一個花頭。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主筆室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