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建山專欄:這個國家領袖換班,該要韓流還是台風?

2019-05-01 07:10

? 人氣

作者認為,2020總統大選倘若韓國瑜勝出,代表臺灣經濟社會還是延續2000年以來,繼續停駐在「反菁英治國類型」領袖當家模式,祇是從「極左激化理盲濫情民粹」治國向右轉移成為「務實民粹」治國類型而已。  而倘若得由郭台銘勝出,則代表在臺灣的「治國典範移轉」上出現極其重大的再質變趨勢現象,亦即郭台銘是以「商業英雄」被多數選民支持成為臺灣新菁英治國類型。(資料照,蔡明志攝)

作者認為,2020總統大選倘若韓國瑜勝出,代表臺灣經濟社會還是延續2000年以來,繼續停駐在「反菁英治國類型」領袖當家模式,祇是從「極左激化理盲濫情民粹」治國向右轉移成為「務實民粹」治國類型而已。 而倘若得由郭台銘勝出,則代表在臺灣的「治國典範移轉」上出現極其重大的再質變趨勢現象,亦即郭台銘是以「商業英雄」被多數選民支持成為臺灣新菁英治國類型。(資料照,蔡明志攝)

被無端去名「這個國家」的2020領導人,究竟該要韓流(韓國瑜)抑或應該要台風(郭台銘)來承擔,是今年四月中旬以來,最受各方探問詢訊的夯熱話題。

偽民主專制獨裁搞壞了「這個國家」

距離2020年1月11日大選,儘管還有不算太短的八個月之遙,但是整個臺灣社會看似已然早早就陷入了集體焦躁、浮動不安的茫動氛圍之中。

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出於過去這短短三年,在歷經過蔡英文政權的假自由民主行真獨裁專制治理「這個國家」,公然冒用民主制度的假面卻為真切實質翼護,以一骨子裡的強硬霸道,毀憲亂政、橫施惡法、清算鬥爭摧殘社會一切反對力量、加深加重格切撕裂族群、惡搞離析分化、荼炭各級社會階層、強徵橫斂搜刮民財、掏空國庫入私庫、濫肆揮霍耗費公帑、徹底頹壞國家經濟發展及國計民生福祉,迄今早有超過八成臺灣民意顯示,已然喪失對蔡英文領導主掌國政的繼續支持;在既往八個月期間,不同機構之迭次民意調查數字,足以充分顯現此一大趨態勢,更從2018年11月24日地方大選,具實看得到今天臺灣政治社會的全民最大黨,已然是「討厭民進黨」。種種切切實證,概皆同樣映現幾乎一致的大風向訊息。

社會正待亢奮迎接「再變天時刻」

正因為如此,整個社會才會就此「夢幻地」激越亢奮起來,越來越多人以為,即將在八個月之後到來的2020大選,應該就是當下時刻唯一一次可以群策群力「撤換國家領導人」的關鍵機遇,今天臺灣人民百姓心理以及整個社會大氛圍中,已經全面性浮凸「迫不及待」,亟欲擺脫「武娘坐天」惡極窮兇魔爪的猴急樣態。

就在既有超過八成以上臺灣人民傾向不再支持蔡英文領導治國掌政的前提下,2020年最可能接班繼任中華民國總統的人選,當然就屬迄今聲勢最為特出領先的韓流(韓國瑜)與台風(郭台銘),迄今也最受整體社會的莫大聚焦矚目。

固然在韓流與台風之外,我們也不能完全肯定排除八個月之後的2020大選,不會另有其他可能彎道超車,且又突兀飆出領先而當選為新屆總統的意外人選。

未來真正掌權掌政的人

不過,對於誰或怎樣子人選,才是更佳更妥適於2020接班繼任掌政臺灣經濟社會的新領導人,應該猶然是當前臺灣社會的普遍最關注,也最不容易在一時三刻之間,就可以率爾搞定的夯火熱議課題。

2020年臺灣大選擇擢新領導人的「全民抉擇」應有思維模式,其實與全世界,自從1990年代後期以來所普遍盛行的「接班計畫」、「接班議題(succession issues)」是一樣的。

「接班人(successors)」乃未來一定時間實際承接「掌權」或「掌政」的領導人,這樣的「領導人」是足以決定一個組織機構成長發展、利害互替與存亡興衰的人,與一般所謂殊指「人才(talent)」或泛稱的「人力資本(human capital)」完全不同;一般泛稱的人才、人力資本,都可以教育學習成長而來的「該得」或是「必得」,但是,接班人卻是天賦秉性與歷練磨合,乃有可能「偶成」「偶得」。

國家級接班人的必須條件

國家級領袖接班人依其層次屬性,可以分成為兩類型:掌權的是握持宏觀層次的主理權(principal)人或統理權(governance)人;掌政的是握持微觀層次的經理權(administration)人,包括公私組織機構的經理權或公共部門的行政權,都是。 

宏觀層次所謂「領袖接班人」,包括公共部門的國家總統、國家主席、委員長,私部門組織機構則為董事長、理事長等;微觀層次的所謂「領袖接班人」,包括公共部門的國家總理、行政院長、部會機關首長等,乃至私部門組織機構的所謂總經理、執行長、秘書長、總幹事等。

至於選擇領袖接班人之採擇決定,其所適用之緊要關鍵變數,對於總統(董事長)與總理(總經理)之間,並不一致相同,至少兩者在若干人格特質及學養能力上,各有相當不同的判準(criterion)。

韓流與台風的聲勢飆上

在宏觀層次的領袖接班人條件,主要強調三大項:一是「政治能力及能量」、二是「調和鼎鼐加上融合洽聯能力及能量」(特別是不得撕裂族群且能有效團結國民百姓為一整體)、三是「領袖的威、勢、氣、力之秀異組合」。

在微觀層次的領袖接班人條件,則強調四大項:一是「前瞻遠識的視野格局」、二是「政事/事業永續動能之鞏固與發展能力」、三是「政事/事業吸引力與市場競爭力之開創與加值能力」、四是「制度運作的效能與效率性」。

過去二十多年,美國哈佛大學甘迺迪政府學院的「領袖計畫專班(Leader and Leadership Program)」,所招收的學員,基本上就是依此判準為錄取與否的指標。哈佛大學領袖碩士班學生的招募與納受,是依其「領袖特質」來決定的,而不是依其學力與學位、學分來取決的;以至於既有碩博士或高官職高官位者,不一定會被哈佛大學所錄取,反倒是許多看似混混的「街頭小霸王」,卻很容易被錄取。從既往二十多年的臺灣情況,得位當上中華民國總統及行政院長的「領袖接班人」,至少最近接連的三位台大法律系總統,基本上都是不合格入選「領袖計畫專班」。

現在當家的不夠格當家之嚴苛問題

相對而言,我們今天所見的韓流(韓國瑜)與台風(郭台銘),卻是極其必然會被哈佛大學甄錄納受為「領袖班」學生的人選。

從這些「接班人計畫」的判準中,來引申2020臺灣大選所應該拔擢選任的領袖接班人,起碼都要具有能夠落實體現以下五大特色績效要求者才行:

第一是,要以「國家利益」為第一或為優先者;

第二是,要能標舉「國民安全福祉」為首要優先之執政價值者;

第三是,富有「國家整體化魅力」,不但要能凝聚團結,使全體國民眾志成城,同時亦能吸引更多方的錢人能人都來「投資臺灣」;

第四是,能夠帶動促進並有效拉高「國家競爭力」者;

第五是,能夠有效拉抬提高「整體經濟社會正向發展成長動能」者。

韓流與台風不同但卻同樣適格適任

從這五項良否適任合格的領袖接班人的判準來看,過去三年蔡英文掌權掌政的「成果績效」,幾乎可以慘不忍睹來說,無一不與上述五項判準指標大相逕庭,不但完全無一有所作為,甚至擇惡固執之極,更可謂是「根本不合格」!這也難怪會有超過八成以上臺灣人民傾向不再支持蔡英文之繼續領導治國掌政。

倒是從韓流與台風身上,卻可以肯定,兩者同樣能獲致比較一致的滿意結果。

對照韓流與台風的既有特質屬性,比較可以相對明確具體可徵的彼此差異是:韓流比較確切契合為「宏觀層次接班人」條件能力與表現;而台風則比較契合擔綱適任「微觀層次接班人」。

不過,正由於中華民國修憲之後,行政院長已然成為附屬的「總統的執行長」,或者李登輝狂妄讕言謂指「行政院長」祇不過是總統的「差遣跑腿之人」罷了,行政院長再也不是等同於內閣治國家之「總理」地位的國家「最高行政首長」。

「用愛包容促進和諧團結」與「有力提升國家競爭力」各擅勝場

也就是說,經過李登輝無端修憲之後,中華民國總統等同於「兼任行政院長」的「極端總統制」國家「毫無制衡節制」的獨裁專制領袖。

就「夠格的」領袖接班人而言,在今天臺灣社會,韓流與台風都應該合格適格。

倘若韓流勝出,應該可以大大有助於2020年之後,整個國家掌權掌政當局之「用愛與包容促進族群和諧團結協力」「將國家安全與民生福祉列為國政最優先」「提高臺灣安定穩健的更高外資外人吸引力」;至於倘若台風勝出,則必能有效改變未來國家掌權掌政當局,可全面性致力於「提高政府管理機制的效能及效率」「以穩健推動產業經濟之投資開發並促進經濟利潤提升改善國民福祉樣態水準」,而且可以「有力提升國家競爭力普及全球市場」。

韓流與台風二者之國家社會整體貢獻容或有所差別,祇是對外對內不同而已。

前總統李登輝。(新新聞資料照)
作者指出,前總統李登輝曾表示「行政院長」不過是總統的「差遣跑腿之人」罷了,並在修憲之後,使中華民國總統等同於「兼任行政院長」的「極端總統制」國家「毫無制衡節制」的獨裁專制領袖。(新新聞資料照)

「菁英治國」與「反菁英治國」的利國悖論

要想推論2020大選臺灣領袖接班人的擢選之可能發展取向,必須先審視今日臺灣經濟社會的「基本領袖治國類型」究竟如何?乃有以獲致合乎情理的定奪。

自十九世紀以來的現代化國家社會的領袖治國類型,概有三種基本型態模式:一是「菁英治國」類型,包括「菁英式理性治國」及「菁英式務實治國」兩型,這是既往幾世紀,世界主要卓絕強盛國家的治國體制;二是「反菁英治國」類型,包括「理盲濫情民粹治國」與「務實民粹治國」兩型,尤其2010年代晚近階段,反菁英領袖治國,越來越成為先進國際社會的龐沛主流,但是,反菁英治國類型國家,多數終極會越來越走向「平庸衰亂頹敗」之路;三是暴力治國類型,這是軟硬實力皆極壯盛強權國家的「帝國式領袖治國」型態,又可以進一步再區分為「文明導向帝國主義」與「非文明導向帝國主義」兩類型,後一類型通常被稱之為「邪惡帝國主義」,前一類型則為「教化帝國主義」,自從2010年新世紀以來,老態美國與崛興中國,正是這兩種類型「新舊帝國主義」的實體對照映現。

期待在臺灣看得見「典範再再移轉」

臺灣經濟社會的演進,自1990年代末期以來,早已從經典的「菁英務實治國」類型(兩蔣時代),轉進為新興經典的「反菁英治國」類型國家,尤其2000年後,更是中華民國整個國家社會,越來越趨向激化極左民粹傾斜,無論是主政者刻意拉抬「理盲濫情民粹治國型態」,或者祇是當家掌政者的無力抗拒而遭強勢綁架,總之,今天在臺灣所見的現在式平庸領袖治國,已是一種極端惡劣化的最典型。

以這樣子的背景因素,用來映照八個月之後的臺灣治國領袖接班人之大抉擇,就可以看得出來,倘若韓流勝出,則代表臺灣經濟社會還是延續2000年以來,繼續停駐在「反菁英治國類型」領袖當家模式,祇是從「極左激化理盲濫情民粹」治國,向右轉移成為「務實民粹」治國類型而已。

而倘若得由台風勝出,則在臺灣「治國典範移轉」上,正代表了已然出現一個極其重大的再質變趨勢現象,亦即郭台銘是以「商業英雄」被多數選民支持成為臺灣新菁英治國類型,事實上這也將是極為特殊的「兩蔣時代舊典範迴入」現象,類似郭台銘這種「英雄治國」的國家領袖接班人模式,唯其在1980年代之前的「美國文明式帝國主義時代」,猶可以屢屢見之,當然與今天川普所代表的新美國「極右激化理盲濫情民粹治國」類型,還是極端不同的。

所以2020年1月11日大選,臺灣經濟社會治國類型的「出現典範再再移轉」與否,端視全體臺灣選民要如何作出一次重大關鍵性抉擇而定了。

*作者為財團法人環球經濟社社長兼公共政策研究所所長

本篇文章共 2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90

喜歡這篇文章嗎?

林建山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