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云軍事
  • 現正熱映
  • 小資投資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劉性仁觀點:中國面向西方的獻禮─開放外商投資法制化

2019-05-01 07:00

? 人氣

作者認為,大陸不只一帶一路走出去,更需要吸引外資走進大陸,讓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正常化,以達成投資促進、保護、管理及相關法律責任釐清的目的。(資料照,美聯社)

作者認為,大陸不只一帶一路走出去,更需要吸引外資走進大陸,讓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正常化,以達成投資促進、保護、管理及相關法律責任釐清的目的。(資料照,美聯社)

《中華人民共和國外商投資法》這部令西方世界期待的法律,以不到三個月的時間立法通過,具有多方面的指標意義,殊值探討。這部從2018年12月23日草案提請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七次會議初次審議,歷經2019年1月29日,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八次會議進行第二次審議,就在今年3月15日,十三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表決通過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外商投資法》,並由國家主席習近平簽署第26號主席令予以公布,自2020年1月1日起施行。

這部以超級快速審議討論及通過的法律,展現出時效的緊迫性,由於此時有環境的需要,一是大陸的實力及自信,二是國際社會對於中國處理智慧財產權的憂慮,三是中美貿易戰的壓力,雖然對大陸來說,外部壓力並沒有辦法成為快速立法的主要原因,但《中華人民共和國外商投資法》確實有它的必要性和重要性;也因為重要及必要,大陸內部並沒有太大的意見分歧,使立法過程十分順利,這是中國大陸改革開放四十年的獻禮,也是第一個百年前十分重要的舉措。

因為要改善中國大陸的營商環境,必須也要靠外資,要外資進入就必須法律健全且政策具有可預見性,這部《中華人民共和國外商投資法》具有政策性及法律性,有政治發展的動機,也有打擊貪腐的意向,就在中國大陸面臨的經濟下行壓力和國際市場經濟復甦面臨的挑戰,內外因素交迫下使《中華人民共和國外商投資法》具有明顯的時代特徵及解決問題的任務導向。

這部法律同時也終結了《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外合資經營企業法》、《中華人民共和國外資企業法》、《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外合作經營企業法》,顯見對於外商投資,已經成為唯一規範的法律,透過法律的出台,除了杜絕外界對於不確定性的疑慮,打造一個穩定的、透明的、平等的、可預期的營商環境,在智慧財產權和技術保護及移轉問題上,包括負面清單、市場准入和國民待遇問題,節制大陸地方政府的權限,這些都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外商投資法》出台的亮點,其後續的執行落實與成效探討,仍有待觀察。

中義簽署「一帶一路」備忘錄。(美聯社)
中義簽署「一帶一路」備忘錄。(美聯社)

過去當中國大陸經濟實力和經濟情況仍未成為外資首選,當時大陸的市場開放深度與廣度都不足,使《中華人民共和國外商投資法》並沒有明顯而立即的需要。但如今當大陸選擇全球化的開放道路,必須要與西方對話釋疑,並且與西方各種投資法律進行制度接軌與銜接,此時的大陸無論是針對市場准入,或者是資本市場的開放,都已經有足夠的實力、經驗和人才等配套,所闕漏的正式法律。回顧大陸四十年來的改革開放經驗,中國大陸已經有了經驗、人才和資源,因此出台《中華人民共和國外商投資法》正逢其時。

當然《中華人民共和國外商投資法》是重大的制度變革,它是法制化及國際化的必然道路,但西方社會及港澳台如何在2020年元旦生效前充分的瞭解這部法律,顯然是一項重要的任務。因為這部法律展現大陸擴大對外開放的企圖心,表明積極促進外商投資的態度,強調保護外商投資「合法」權益,「不合法」者的權益則不予保護;同時對於規範外商投資管理,推動形成全面開放新格局,促進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健康發展,這部法律都起到重要的作用,因此我們可以說,這部法律就是大陸為了加強對外商投資合法權益的保護的一部時代性法律。

在這部六章共四十二條條文的內容,點出大陸的不足,也表達大陸期盼實行高水平投資自由化及便利化政策,建立和完善外商投資促進機制,營造穩定、透明、可預期的投資環境的同時,既明確對外商投資實行准入前國民待遇加負面清單管理制度,又明確國家支持企業發展的各項政策同等適用於外商投資企業;制定與外商投資有關的法律、法規、規章應當聽取外商投資企業的意見和建議,與外商投資有關的規範性文件、司法判決應當依法及時公佈;同時也建立健全外商投資服務體系,替外國投資者和外商投資企業提供法律法規、政策措施、投資項目信息等方面的諮詢和服務。

藉由巴拿馬運河與鐵路,中國「一帶一路」計畫進入拉丁美洲(AP)
藉由巴拿馬運河與鐵路,中國「一帶一路」計畫進入拉丁美洲。(AP)

更重要的是,明確外商投資企業平等參與標準化工作和政府採購活動,也明確外商投資企業可以依法通過公開發行股票、公司債券等證券以及其他方式進行融資。對於大陸內部的意義在於使地方各級人民政府可以在法定權限內製定外商投資促進政策,各級人民政府及其有關部門應當進一步提高外商投資服務水準,不外乎從加強智慧財產權的保護、強化對涉及外商投資規範性文件制定相因應的規範;同時促使地方政府守約依法履行各類合同;完善外商投資企業投訴與維權機制。這些內容無疑說明大陸當局的決心與企圖。

總之,《中華人民共和國外商投資法》是大陸改革開放四十年後的具體產物,也是兩個一百年前的獻禮,大陸將主動權操之在己,回應西方的期待,雖然西方仍不見得滿意及釋疑,但有做總比沒做好,這部可預見性的法律正好見證大陸改革開放的軌跡,回應對於過程中所出現的各項投資問題,大陸不只一帶一路走出去,更需要吸引外資走進大陸,讓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正常化,以達成投資促進、保護、管理及相關法律責任釐清的目的。

*作者為中國文化大學國發大陸所副教授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