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正熱映
  • 海外置產
  • 風云軍事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夏珍專欄:沒有韓國瑜的國民黨,千斤重擔無處安放

2019-04-05 06:20

? 人氣

高雄市長韓國瑜把國民黨當兄弟,國民黨把韓國瑜當葉克膜。圖為韓國瑜出席中職開幕。(高雄市政府)

高雄市長韓國瑜把國民黨當兄弟,國民黨把韓國瑜當葉克膜。圖為韓國瑜出席中職開幕。(高雄市政府)

「選舉不能成為唯一的寄託。」說這話的不是高雄市長韓國瑜,而是鴻海總裁郭台銘,下一句是:「要和世界拼搏不容易大家一起做實事。」還要猜郭台銘要不要選總統嗎?不論最終他會不會選?是驚喜或驚嚇?郭台銘不是二0二0總統的必要選項。

「有登記就有選,沒登記就沒選。」說這廢話的也不是韓國瑜,而是台北市長柯文哲,下一句是,「活該,這就是我要的,要他們(國民兩黨)浪費時間。」還要猜柯文哲要不要選總統嗎?此刻自我調侃「已經被邊緣化」的柯文哲,同樣也不是二0二0大選的必要選項,但大選舞台上有他,變數增加,相對好玩。

二0二0大選的必要選項,只有國、民兩黨,不論兩黨最終提名誰,是強是弱,都得站上擂台,套用柯文哲的話,台灣還是要建立比較正常的社會,「不要老是用急救。」民主(政黨政治)台灣需要兩黨之外的領導人,比方無黨的柯文哲,「就真的很慘,很可憐」。柯文哲言過其實,但台灣民主即便「急救未達」,但「不正常已滿」大概是合乎事實的。

20190402-台北市長柯文哲2日上午在市府內簡短接受媒體聯訪。(方炳超攝)
台北市長柯文哲不表態是否參選總統,就要讓朝野兩黨「活該去緊張」。(方炳超攝)

民進黨不正常:選前人事大異動

民進黨的不正常,第一個表徵當然是卸任閣揆挑戰現任總統,結果依「制度」而行的初選從時程到形式,都有變動可能,包括「霸王條款」都重新被端上枱面;初選屬政黨家務事,不論如何爭只要有定奪,交由選民做最後裁判,即使不正常還在可容忍之內。

更反常的是,就在清明連續假期前,執政黨在人事上大動干戈,交通部從事業單位華航董座到二級機關觀光局,動到被「逼退」的文官臉書開砲,實屬前所未見之事;文官被逼退,連獨立機關、有任期制的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主委詹婷怡都能「被請辭」,像極了去年民進黨立委提案決議逼退台大校長一般,兩者最終提案都沒正式送出,但台大為大學自主遴選,喧騰一整年,總算讓台大校長管中閔順利就任,NCC主委是立法院行使同意權之後任命,綠委開駡、閣揆開轟,立委頂不住只能辭職走人。

更讓人驚愕的是,公股行庫大地震─大洗牌,而且,據報導「總統府事前毫不知情」,照常理,行庫人事屬行政權,只要總統信賴,本來就是閣揆可以拍板的權責,但因為以往不照常理,如今閣揆自決,就顯得特別不正常,這個不打緊,重點在總統大選九個月後見真章,被晾在一邊的蔡英文總統若連任,肯不肯繼續不聞不問埋單了事?若總統換人,賴清德肯吞下這個人事嗎?遑論政黨若再輪替,這群沒頭沒腦因為半夜接到電話升任的行庫董總們,因政治而上位,能不因政治而下台嗎?

20190219-NCC主委詹婷怡19日於立院備詢。(顏麟宇攝)
有任期保障、經立法院行使同意權的獨立機關NCC主委詹婷怡都在政治壓力下「被請辭」。(顏麟宇攝)

權力集中的關鍵元素就是人事,人事更迭也要有舖排的道理,有違常理常規,就是警兆,而這一周狂亂的人事異動,就是民進黨執政三年人事亂象的總爆發,當然不正常!

民主政治,不怕執政黨不正常,只要還正常的在野黨,就有可正常運轉的糾正機制,麻煩的是,在野的國民黨看來也不正常。

國民黨不正常:當韓國瑜是葉克膜

國民黨的不正常表徵,也在初選,表態參與總統提名競爭的不論是前立法院長王金平、前新北市長朱立倫,全部被晾在一邊,一門心思都在拱出才就任三個月的高雄市長韓國瑜,如果這只是民眾心聲也罷,爭取立委提名的公職參選人,競相以拱韓為爭取民調的子彈,若為曝光度,或許也情有可原,離譜的是,黨主席吳敦義三天兩頭拋出「初選創意」,從徵召領表、徵召初選到特聘初選,組發會一不做二不休,竟公開呼籲黨籍立委、立委提名人,甚至是十五位黨籍縣市長,對徵召韓國瑜表態。

王金平(左)、朱立倫(右)對黨中央處理總統提名方式都有怨言。(新新聞資料照)
國民黨對已經表態參與提名初選的王金平(左)、朱立倫(右)視若無睹,彷彿他們是「隱形人」。(新新聞資料照)

組發會辦理黨內選務,理當維持公正,民進黨初選再緊張,綠委表態挺蔡英文之後,民進黨主席卓榮泰的呼籲是「希望同志不要過度表態」,其意一在尊重所有參選人,二在維持選務中立,對比之下,國民黨還沒開始領表,就已經放棄尊重與公正,當然大不正常。

套用柯文哲的話,韓國瑜簡直成了國民黨的「葉克膜」,問題是,九合一選舉前奄奄一息的國民黨,或許需要葉克膜,九合一大勝之後,國民黨已經是一個活繃亂跳的大活人,還老用葉克膜是要催命嗎?國民黨真的是一個不正常的黨,沒有韓國瑜的時候,贏都不知從何而贏,有了韓國瑜之後,直如嗎啡成癮,萬事無韓不可。

國民黨還記得沒有韓國瑜的日子嗎?至少有八年全面執政,九合一選舉(至少去年九月)前,既沒有韓國瑜,也沒有黨中央,選舉打得多麼開心漂亮?縣市長候選人自立自強,立法院有限席次的立委全心全力輔選,沒有天王心結,也沒有權力考量,不過贏一次大選,就讓國民黨原形畢露,只想踩著韓國瑜肩膀當選立委者,是出於公心還是自私(利)?才當選市議員的「全員逃走」,爭相競逐立委,還要逼著市長也「逃走」,爭逐大位;國民黨不考量初任市長就直選總統,對韓國瑜而言有多為難、多不正常,就算韓國瑜可以為國民黨粉身碎骨,沒有韓國瑜的國民黨,還記得競選公職的初心和對選民承諾的意義嗎?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夏珍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