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云軍事
  • 小資買房
  • 現正熱映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媒體自由不自律 台灣能否驅離紅色陰影?

2019-04-04 21:10

? 人氣

(德國之聲)

(德國之聲)

台灣基於其脫離黨政專制的歷史背景,對政府干預新聞自由尤其警惕。然而在中國有計劃地在世界各地推展「媒體新秩序」的同時,政府應當扮演何種角色,才能既維護新聞自由,又維護新聞自主,陷入兩難之中。

台灣監督媒體與的主管機關—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其主委詹婷怡因假新聞爭議於4月3日請辭。她的離職顯示出台灣作為提倡新聞自由的土地,在遭遇假新聞泛濫與中國勢力干預的危機時,對於政府應當扮演何種角色,難以給出明確的答案。

從2018年底的選舉開始,台灣島上關於假新聞的討論便不絕於耳,乃至於3月17日,台灣行政院長蘇貞昌出面批評NCC達到頂峰。作為新聞監理的機關,NCC陷入兩難:若放任媒體用聳動標題誤導民眾,將有害閱聽環境;但若介入開罰,又會被批評是政府干預新聞自由。

3月27日,NCC罕見動用裁罰權,判定中天新聞二月份的2則報導未盡查證職責,共罰新台幣100萬元。這是NCC從2014年以來的最高處罰。

然而,鑑於行政院長發表批評只在短短十天以前,NCC又巧合的在裁處罰鍰的同一天,要求中天新聞台限期改正「報導特定政治人物比例過多」。各個事件綜合起來讓NCC的決定被詮釋為具有政治意義,受罰的中時集團特別大幅報導相關批評。另一方面,也有人認為中時集團已經是「慣犯」,NCC的裁罰不夠及時、不夠有力。

公民自發大型民調

在NCC被左右夾攻的同時,一個民間自發組成的團體「新聞頻道轉台運動」成立了,並發起一場網絡串連:從3月11日起,邀請各地民眾填寫問卷,回報公眾場所播放什麼頻道,以及在主動詢問是否允許轉台時店家如何反應。該調查為期兩周,搜集有效回復共1367份。

4月1日,「新聞頻道轉台運動」公布非正式調查報告,結果顯示TVBS新聞台、中天新聞台兩家新聞台就佔去78%的播放率,播放該兩家新聞台的店家也有特別高的比例,拒絕民眾的轉台請求。

台灣大學新聞所教授張錦華接受德國之聲採訪時,對這份報告表示贊賞:「這個民意調查,我覺得是這個國家顯示,自由民眾本身在某種專業素養度以及公民自由表達度上面,理性公開態度的一個很好的示範。」

她指出,雖然在網絡上徵集網友意見的民意調查,可能無法避免「 比較關心媒體滲透的人會更積極回復問卷」的偏差狀況,但是這份調查的確具有參考價值:一是利用網絡工具,可以有效避開傳統民調的成本高昂的問題;二是在數據量大的情況下,給予民眾一項警訊。

這也呼應到「新聞頻道轉台運動」接受德國之聲採訪時所說的:「這個調查不只是統計調查,而是社會運動。」該組織也說,希望有更專業的統計學家、社會學家,針對相同主題做出更符合專業、更正確的研究。

中國擴張的烏雲

事實上,台灣擔憂中國勢力滲入媒體,已經有十年以上的歷史。台媒《天下雜誌》報導,2008年旺旺集團董事長蔡衍明在收購中國時報、中天電視、中視之前,曾與時任國台辦主任王毅見面,獲得王毅的正面響應:如果集團將來有需要,國台辦定會全力支持。

除了蔡衍明本人與中國政府關係密切之外,旗下媒體的報導方向也與中國越靠越近。從那之後的十年之間,該集團雇用的資深媒體人有的主動辭職、有的被開除,還有的在離職之後披露中國時報內部違反新聞道德的事件。旺旺中時集團的媒體因此被貼上「中資媒體」的卷標。

台灣中研院社會所研究員林宗弘認為,倘若一家媒體不遵守新聞倫理,例如凡是想要執行媒體自律的總編輯或主編都會被換掉,而政府力量又不介入處理,這家有如「黑心企業」的媒體就很可能會「劣幣逐良幣」,傷害整個產業,最後受害的還是閱聽眾。

然而,中研院社會學者林宗弘認為,在傳統媒體收入下滑,面臨存續壓力的時後,要求媒體自律十分困難。「廠商自律在有公共媒體資金的媒體比較容易運作,例如公共電視或有公共資金的集團,因為他們沒有那麼大的市場壓力。」

他告訴德國之聲說:「你要把責任推給自身難保的廠商,或不了解媒體運作的閱聽人,也不太可能影響媒體的生態。」

因此,林宗弘認為,重點在政府的懲處應該要更及時、更容易實施﹕「其實還是要再修法再立法再管,處罰的手段要更常實施才行,這跟黑心食品、黑心奶粉是一樣的。你都不處罰,叫廠商自己來弄,也說不通。」

新聞危機擴及全球

台灣的媒體不是中國勢力擴張的唯一受害者。

在無國界記者發布的報告當中,中國是在180個國家當中,新聞自由排行倒數第五名的國家,但是其國營媒體的播報範圍卻擴及140個國家。中國也以收購媒體、收買記者的方式,將影響力擴及美國、英國、澳大利亞、南非、墨西哥、柬埔寨等國。

當時,深諳中國媒體擴張的資深媒體人林慕蓮 (Louisa Lim) 接受德國之聲採訪,所持看法也與社會學家林宗弘相似:「他們(中國政府)資本雄厚,剛好現在西方媒體都在為資金短缺所苦,所以有中國資金進來,通常都蠻受歡迎。」

她指涉華盛頓郵報、華爾街日報等知名媒體收取廣告費,允許人民日報的關係媒體「中國觀察」(China Watch)在其報紙中放入夾頁,很可能讓讀者誤信為真實報導:「我認為北京非常擅長利用自由媒體的弱點,所以媒體才會願意接受中國資金,派記者去中國或是接受中國觀察放入夾頁到他們的報紙裡面,而沒有去思考這代表什麼意義。」

林慕蓮認為,由於中國主導下的媒體是為國家服務的宣傳工具,媒體若要維持監督政府的理想,透明度十分重要:「我認為媒體背後的資金,以及新聞在什麼背景下被寫出來,都需要更高的透明度。最重要的是我們開啟更多討論,並開始提出質疑。」

她也認為,記者本身也扮演重要角色,對自己的公司行之有年的「慣例」提出質疑。

無國界記者東亞辦事處執行長艾瑋昂也呼籲記者挺身對抗編輯部。他不支持由政府介入管制媒體:「雖然一個民主政權想要保護自己十分正常,但是如果台灣以法律之外的途徑來保護自己的民主,那麼它就反而往中國那種獨裁更靠近一步。」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