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益中專欄】你相信反課綱學生嗎?一個公民老師的現場觀察

2015-08-12 11:28

? 人氣

身在第一線的教育工作者對反課綱學生的觀察(圖/ 余志偉)

身在第一線的教育工作者對反課綱學生的觀察(圖/ 余志偉)

日本著名作家村上春樹曾回信給一名參與香港雨傘運動的年輕女生,他說:「你們為民主而走的路,最終絕不會白費。你們走過的路,已化作事實留下來。今後,請你們繼續努力,一點一滴改變這個世界。我仍會為你們加油。」

我也要在此感謝這些英勇的少年/少女們,也許你們不認為反課綱運動有達成目標,但我要說,你們深化了教育覺醒,這絕對是空前巨大的成就。

為期七天的反課綱佔領教育部行動,總算退場告一段落。這場由高中生自發展開的全國串聯運動,最早是今年5月1日由台中一中開了第一槍,而後是中和高中、新竹高中,接下來共三百多所的高中職紛紛成立臉書專頁,也陸續在校內外展開一連串的反課綱宣講或遊行。三個多月來,學生們一路看著教育部長官欠缺誠意的溝通、一再跳針的制式回答,逐漸升高抗爭形式,最終採取了某種「公民不服從」的佔領,並引發了社會的高度關注。

筆者身為第一線的教育工作者,本身也參與反課綱運動,在與這些學生的互動過程中,我發現外界對他們有許多不理性的汙名化,有必要在此澄清:

大人們說:這些學生是被政黨操縱,後面有人在利用他們

實情是:如果說民進黨拿1495元贊助學生買雨傘就能操縱,第一,那學生也太廉價了,這樣就出賣自己的靈魂?第二,國民黨記得也來贊助,或許錢多花一些,可以買到更多學生的心?

按照我親身的觀察,某些公民團體的確提供必要的物資後勤支援,例如開會場地、帳篷、麥克風音箱等,但誠如學生們所說,如果教育部願意提供場地,他們也很樂意在教育部開會阿!事實上,只要是理念一致,任何公民團體都願意提供支援,若說這樣就可以操縱學生,那真是外行人說法,現在的高中生自主性極高,怎麼可能這麼容易被控制。

大人們說:這些學生連議題都不懂,只是盲從跟人家上街頭

實情是:臉書粉絲專頁「藍教頭」團隊曾在7月22日學生包圍教育部當天,前往現場進行街訪,訪問學生知不知道課綱微調內容?影片呈現出部分學生無法回答,只能尷尬傻笑。

我有兩點要說明,第一,這種隨機採訪再經由剪輯以凸顯學生無知的影片,本身就沒有客觀性可言;第二,就是因為不懂才更要來街頭索取資料、聆聽演講,並與夥伴們進行討論阿!學生主動求知是社會進步的動力,我們應該感到欣慰而不是苛責。

大人們說:這些學生連孝順都不懂,甚至還毆打父母

實情是:周天觀同學的畫面上了新聞,引發部分家長擔憂。不論什麼理由,毆打父母就是不對,我們沒必要去幫忙掩飾過錯。

但不能因為一個同學的脫序行為,就連帶認為其他學生也是如此,這對其他人不公平。至少我所接觸的學生們,上街頭都有取得家長的同意或諒解,而且懂事、有禮貌、待人謙虛且和善。

大人們說:這些學生年紀還小,學生的本分就是好好在學校念書

實情是:教育失敗的可能是大人而不是學生,幾十年來教育的目的就是要塑造一批服膺體制、順從權威的「好」國民,所謂的「好」學生就是認真讀教科書,只要考試成績高分,將來畢業考上明星學校就是傑出校友。我們真的想教出這樣的學生嗎?

我所期待的學生是具有獨立思考人格,能主動發掘問題,能關心公平正義。今天,高中生主動關心社會議題,甚至採取行動來阻止黑箱課綱上路,做到許多大人們都做不到的事情,我們真的應該多給他們鼓勵,而不是一昧地展現威權家父長式的責罵來凸顯我們的自以為是。

日本著名作家村上春樹曾在網站上回信給一名參與香港雨傘運動的年輕女生,他說:「你們為民主而走的路,最終絕不會白費。你們走過的路,已化作事實留下來。今後,請你們繼續努力,一點一滴改變這個世界。我仍會為你們加油。」

我也要在此感謝這些英勇的少年/少女們,也許你們不認為反課綱運動有達成目標,但我要說,你們深化了教育覺醒,這絕對是空前巨大的成就。因為有你們,我知道教育仍有希望,將來,讓我們一起努力,推倒「順民教育」的那座高牆!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