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買家要活命,我要錢」 中國器官捐贈黑市揭密

2015-08-11 17:32

? 人氣

BBC探討中國器官捐贈黑市。(取自推特)

BBC探討中國器官捐贈黑市。(取自推特)

「有台車把我接走,司機示意要我戴上眼罩,約莫半小時後,當我脫掉眼罩,我發現置身農場,一旁有設備齊全的手術台,醫護人員以及等待我捐腎臟的婦人,當我再次醒來,我身處不同農場,身上已少了顆腎臟」。

21歲不具名中國黑市捐腎者

中國器捐現狀

在中國人的傳統價值觀中,「死留全屍」是個重要的概念,除了轉世輪迴以外,還事涉尊重祖先的慎終追遠原則,如此一來,也造成了中國器官捐贈的低比例。

根據《英國廣播公司》(BBC)的統計,中國器捐的人口比例全球最低,每百萬人的器捐比例僅0.6人,相較於西班牙的37人,望塵莫及。

尤以在中國宣布暫停死囚器捐的作法後,更使得中國的器官捐贈顯得珍貴,據悉,中國目前約有30萬人等待器官捐贈移植,但今年合法的移植手術約1萬2000件上下,供給遠遠不及需求,造就了中國器捐黑市的更加熱絡與猖獗。

中國政府今年下令,各級醫院僅能接受合法來源的器官捐贈,也成立了器官捐贈庫,為有需要的病患篩選最適合的器官進行移植,但讓人詬病的是,在講求關係的中國社會中,如果有辦法,等待器捐的排序往往與熟識的官員層級有關,官位越大,越快等到合適的器官。

一顆腎臟21萬元

BBC駐中國記者馬騰(Martin Patience)透過關係,訪問了1名21歲的中國黑市的捐腎者。

這名捐腎者告訴馬騰,為了償還賭債,他透過網路與器捐黑市接頭,以7000美元(約新台幣21萬元)的代價賣掉自己的1顆腎臟。

「成交後,我先到醫院驗血與進行健檢,然後讓醫院去配對合適的器官受捐者,其間約莫數周」,捐腎者還將T恤拉開,讓馬騰看他身上摘除腎臟後留下的手術縫線。

捐腎者對馬騰表示,他與受捐婦人從見面到手術完成,都未交談,「買家要活命,我要錢」,如果不是因為中國器官捐贈過於短缺,黑市交易不會這麼熱絡。

 

 

母親的痛苦抉擇

現年51歲,住在中國福建廈門的連蓉華(Lian Ronghua,音譯)育有兩子,目前面臨了兩難。

26歲的長子李海青(Li Haiqing,音譯)與24歲的么子李海松(Li Haisong,音譯)都罹患了尿毒症(uraemia),也就說,兩人每周必須到醫院報到3次,進行血液透析(俗稱洗腎),面臨慢性腎臟衰竭的命運。

連蓉華的丈夫罹患高血壓,無法捐贈腎臟救助愛子,而連蓉華也只能捐贈1顆腎臟,但要給哪個兒子?「我不知道為何我的兩個兒子都生病,」連蓉華接受馬騰訪問時淚如雨下的說。

 

 

不考慮黑市器官

最後,難題由長子解決。李海青表示,由於弟弟年紀較輕,術後恢復力較佳,「媽媽的腎臟給他」。

儘管對於找到合適的健康腎臟已不抱希望,但他期盼在還來得及治療前,能夠獲得適合的健康腎臟,不考慮接觸黑市,「萬一還是沒有,那就繼續洗腎」。

李海青自小夢想成為1名商人,擁有成功的事業,不過現在看起來,他若要圓夢,必須先獲得1顆健康的合法腎臟。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