採訪遭逮捕成焦點 林雨佑:當記者是為了解媒體的問題

2015-08-11 13:40

? 人氣

師大大傳所學生、獨立記者林雨佑(照片提供/林雨佑)

師大大傳所學生、獨立記者林雨佑(照片提供/林雨佑)

7月23日,反課綱學生夜襲教育部,3名記者遭警察逮捕,教育部表示將會對學生、記者撤告。其中被捕的獨立記者林雨佑,去年以《新頭殼》記者身分採訪黑色島國青年陣線抗議中國國台辦主任張志軍時,遭警方攔阻而向警方提告。事後警方辯稱他「在旁邊跳來跳去」,被媒體同業戲稱「跳跳哥」。今年,林雨佑再因採訪夜襲教育部被捕而成為焦點。

林雨佑目前就讀台師大大眾傳播所,過去在《新頭殼》擔任記者時負責採訪社運,離職後仍在空閒時以獨立記者身分參與採訪工作。他表示,去年教育部頒布此高中「課綱微調」時就存在程序爭議,他以個人立場反對課綱審議程序黑箱的問題,因此離職後也持續關心此議題。之所以前往社運現場,他說這是一種當記者的慣性,而且如果驅離現場有記者在旁,警察手段就不會太粗暴,這也是一種保護受訪者的方式。

從野草莓開始 林雨佑開始關心公共議題

林雨佑大一時適逢2008年野草莓學運,他當時好奇為什麼有那麼多學生要上街頭,決定到現場看看。以野草莓學運作為起點,他開始關心公共議題,包括紹興、華光社區拆遷爭議、苗栗大埔徵收案等。對於為什麼關心社會運動,林雨佑解釋:「我如果為了別人的家被拆去關心,或許以後換我家被拆也會有人出來聲援吧!反正我還算是衣食無缺,又有拍照的器材和能力,那就去幫忙記錄吧!」

2012年,旺中併購中嘉有線電視系統案、壹傳媒併購案在台灣引發反媒體壟斷的運動,當時林雨佑就讀師大大傳所碩一,他想用傳播的專業參與這場運動,因此在學生組織「反媒體巨獸青年聯盟」負責影像紀錄、宣傳片剪輯等工作。但林雨佑強調,攝影剪輯是他自修而來,與學校無關。

參與社運 父母感到得意

對於參與社運、擔任記者等,林雨佑的父母覺得關心公共議題很好,也不反對。他說父母不太擔心他的安全,但被捕時他還是會打電話報平安。「我連這次被抓進保大,放出來回到家,我爸媽還一副『哇!回來了喔!趕快講故事給我們聽!』的感覺。」林雨佑說道:「我爸很好笑啊!還要求我把電視台訪問我的新聞影片,或是我拍的警察影片放在電腦桌面上,有鄰居或親戚來就要播給他們看,一副就是很得意的樣子。」從言談中,可以看到林雨佑的父母對「兒子上新聞」感到興奮。

就讀台師大大傳所時,林雨佑感覺傳播學界一直抨擊台灣新聞媒體的問題,卻沒有提出解決辦法,因此他決定自己去當記者,了解新聞媒體到底有哪些問題。在《新頭殼》1年多的全職經驗,林雨佑認為記者的勞動權是最要解決的問題,「只要記者不過勞,新聞品質就會提升。」他也認為即時新聞是個問題:「只要能慢一點點發新聞,就比較能做出不一樣的內容。」

「拜託柯文哲別再弄SOP」

對這次台北市警察在學生夜襲教育部的處理,林雨佑覺得不恰當。他說警察逮捕學生和記者前,中正一分局長應該要先通報台北市警察局長,但到底有沒有通報目前仍是一團謎,這方面要請台北市政府查清楚。他也表示突發現場處理的SOP本來就做不到,「可以用SOP的都不會是突發現場,也不會是需要SOP的場合。」事後台北市政府安排的媒體聯絡人,林雨佑認為對記者沒有幫助,他說:「拜託柯文哲不要再弄什麼SOP了。」

林雨佑也表示,警察對抗爭現場的處理方式並沒有因為柯文哲上任而改變。他承認要改變很困難,但他希望警方在濫權執法上罪證確鑿者,一定要受到懲處。以夜襲教育部被捕事件為例,林雨佑指出,中正一分局長張奇文就是在現場指揮的人,他也承認下令逮捕記者的是他,但記者基於職責跟進採訪是無罪的,警方的這樣錯誤,台北市政府應有具體懲處。

未來是否繼續當記者?
林雨佑:風險高薪資低 仍在審慎考慮

由於仍是在學學生,林雨佑現階段希望能盡快寫完論文,順利畢業,未來有考慮繼續當記者。他說他的興趣就是騎車、拍照與社運,記者一職剛好能滿足這些條件。但林雨佑也表示,記者的工作環境差,薪資低、工時長、突發狀況多,被告風險高,因此畢業後是否要繼續從事記者工作,仍在審慎考慮。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