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做一樣的事」 去年318、323無記者被捕

2015-07-24 22:00

? 人氣

晚間無保獲釋的獨立記者林雨佑(前起)、《自由時報》記者廖振輝、苦勞網記者宋小海等,對於新聞自由被限制均表示不解。(曾原信攝)

晚間無保獲釋的獨立記者林雨佑(前起)、《自由時報》記者廖振輝、苦勞網記者宋小海等,對於新聞自由被限制均表示不解。(曾原信攝)

因採訪反課綱學生翻牆進入教育部過程而遭逮捕的《苦勞網》記者宋小海、《自由時報》記者廖振輝及獨立記者林雨佑堅持拒絕認罪、交保,檢方24日晚間決定改將3人限制住居後無保請回,3人獲釋後接受在場媒體採訪。

廖振輝表示,昨天因值晚班,長官派他前往拍攝,他進入教育部純粹是為拍攝新聞,並非無故侵入住宅,也沒有毀損物品,「因為新聞發生了,所以我跟著學生進去,想要了解事情發生的經過,而非像教育部所說的與學生串謀,我不認識任何一位抗議人士。」

他強調,自己僅是一如往常採訪,像是去年318、323佔領事件,一旦發生群眾衝突,媒體為採訪新聞一樣會隨之跟進,「我只是做了一樣的事情,以前沒有記者被逮捕,或是當成現行犯,可是今天卻發生了。」

宋小海批評,他從事採訪新聞工作以來曾多次進入官署,但這次由官方指控記者侵入住宅並提出告訴,讓他非常遺憾與不解;對於教育部或警方限制記者發稿、不讓他們與所屬新聞組織聯繫,違反新聞自由的作為,他個人感到相當不齒。

先前曾因採訪民眾抗議國台辦主任張志軍事件,與警方爆發衝突的林雨佑也說,自己並非第一次成為新聞事件主角,但他認為這次很誇張。他回憶,當時他們在教育部大廳,中正第一分局長張奇文都知道他們是記者,甚至還說「我知道你們是記者,但現在這邊是教育部,教育部又沒有邀請你們來採訪,你們怎麼可以進來?」

「媒體身為監督的第四權,本來就是在監督警察行使公權力的過程有沒有違法,所以這種理由我們完全不能接受。」林雨佑質疑,倘若此次教育部對所有人提告侵入住宅的罪名成立,代表未來每位記者至各個部會採訪突發事件,均須經過部會的同意,「這是很荒謬的事情」,呼籲同業一起嚴厲譴責此次事件。

喜歡這篇文章嗎?

林彥呈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