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居易與元稹「床上纏綿」,卻又和劉禹錫傳百首情詩,誰才是真愛?一首詩揭三角戀謎底

2018-10-04 17:06

? 人氣

元稹跟劉禹錫,哪個才是白居易的「真愛」?(圖/維基百科)

元稹跟劉禹錫,哪個才是白居易的「真愛」?(圖/維基百科)

大家高中時都學過唐朝文人白居易的詩文,也知道他有個死忠兼換帖老相好元稹,兩人最有名的事蹟,就是病到快往生的老元聽到老白被貶官的消息,馬上「垂死病中驚坐起」,傳為千古佳話,兩人因志同道合、詩風相近被並稱為「元白」。

但在元稹死後,白居易又另結新歡,曾跟劉禹錫互相寫了上百首詩送給對方,也並稱「劉白」。究竟白居易的「真愛」到底是元稹還是劉禹錫?三人之間又是怎樣的感情糾葛?故事要從他們考上公務員的那年說起…

蓋一條被子了不起?心有靈犀才是真愛

白居易和元稹在同一年考上了國家公務員,那年白居易28歲,元稹小他7歲,但對詩的熱情和對改革社會的意志,讓他們兩人一拍即合,幾乎是一見如故。

如果說李白和杜甫的關係是蓋一條被子、攜手同行,那麼元稹和白居易則已經到了「寤寐思服,輾轉反側」的地步,連晚上躺在床上,作夢都要和彼此相見,甚至還要「夢中握君手」,好甜蜜呀!而且他們還有神奇的心電感應:

有一年元稹到外地出差,在長安的白居易就和李杓直等幾個朋友一起到曲江春遊,酒足飯飽後,白居易不免想念起在出差路上的元稹,寫下「忽憶故人天際去,計程今日到梁州」,推算一下好友出發的時間,現在大概已經到梁州了吧。

沒想到十多天後元稹從梁州來的信,說他在夜裡夢到他和白居易、李杓直一起去了曲江玩。白居易按照送信的時間細細一算,發現元稹做夢的那晚,竟與出遊那天完全一致。這樣心靈相通、夢中同遊,跨越時空限制的情感,實在太不可思議了!

宜昌市三游洞摩崖白居易、白行簡、元稹塑像。(圖/維基百科)
宜昌市三游洞摩崖白居易、白行簡、元稹塑像。(圖/維基百科)

垂死病中驚坐起,滿滿是捨不得你

後來元稹跟白居易因得罪了朝中當權勢力,在同一年被貶官。先被發配的元稹被貶到通州(四川境內),白居易則到了江州(江西境內)。因為從長安到這兩個地方的道路,有一部份是重合的,所以白居易在貶謫路上就在各大驛站(類似休息站)尋找先走一步的元稹是否有留下詩句,然後再寫一首類似主題的附和,用這樣的方法,讓自己感覺元稹陪在他身邊。

而聽到白居易被貶官的消息時,原本覺得自己病到快往生的元稹,一下子就從床上坐了起來,寫下了那首令人動容的《聞樂天授江州司馬》:

「殘燈無焰影幢幢,此夕聞君謫九江。垂死病中驚坐起,暗風吹雨入寒窗。」在這三更半夜,聽說了你被貶謫,忍著還在生病的痛苦坐了起來,冷冷的夜風吹進房間,我感到萬分心痛。

當時的白居易讀到此詩,反反覆覆地看了好多遍,感覺身心都被治癒了。他還在回信裡深情地說:「此句他人尚不可聞,況僕心哉!至今每吟,猶惻惻耳。」這些詩句別人聽了都心痛不已,更何況是我呢!到現在讀起這首詩,我依然能感到那悲傷。

這些感人的故事配上兩人的詩句互動,讓元稹跟白居易傳為千古佳話。

白居易(圖/維基百科)
白居易(圖/維基百科)

從筆友變摯愛,互送情詩上百首

那麼劉禹錫和白居易又是如何認識的呢?最初劉禹錫和柳宗元更為交好,白居易也是文學大將,已名滿天下的兩人有了結識之心,便以書信、詩歌交往的方式聯絡,交流感情,用現在的話來說就是筆友啦!

劉禹錫參與朝廷改革失敗,被貶為連州刺史(廣東境內),走到一半又被趕去朗州(湖南境內),這一貶就是十年。白居易曾寄上百首詩給他,想安慰、鼓勵他,而劉禹錫也回了百首給他,後代人看來兩人像是在比賽一般,但這一唱一和、一來一往之間更多的是彼此詩藝的切磋與情感的交流。

劉禹錫回復的其中一首提到:

「吟君遣我百篇詩,使我獨坐形神馳。玉琴清夜人不語,琦樹春朝風正吹。郢人斤斫無痕跡,仙人衣裳棄刀尺。世人方內欲相尋,行盡四維無處覓。」讀你送我的這百篇詩作,讓我身在異鄉也不感到寂寞,你的詩就像仙人的衣服般沒有一絲瑕疵,哪裡還找得到這麼好的你呢?

由此可見劉禹錫對白居易的欣賞與愛慕。

劉禹錫像(圖/維基百科)
劉禹錫像(圖/維基百科)

愛的結晶:《劉白唱和詩集》

劉禹錫在這二十多年的時光裡,被反反覆覆貶官了好幾次。直到55歲那年才從遙遠的南邊被召回洛陽,同時白居易也自蘇州返回,當了這麼久的筆友,兩人終於在揚州相遇,一起開心地飲酒談心,也互相留下了許多肉麻的詩句。

兩人回京後,因年歲已高,分別做了太子賓客、太子少傅的閒職,成了同事。而此時元稹已經去世,劉白兩人互相扶持,時常聚在一起,還留下了這樣的詩句:「與君發三願:一願世清平;二願身強健:三願臨老頭,數與君相見。」這首白居易寫的《贈夢得》,能看出兩人晚年生活多麼幸福快樂。這段時間他們也整理了先前往來的詩作,集結成了《劉白唱和集》。

白居易回京十多年後,劉禹錫也過世了,痛失摯友的他寫下了《哭尚書劉夢得詩二首》,但最後一句卻暗藏玄機:

「賢豪雖歿精靈在,應共微之地下游。」

明明是寫給劉禹錫的悼亡詩,卻偏偏提到了元稹,覺得劉、元兩人在黃泉彼岸應該能成為好朋友,這到底是什麼意思呢?筆者認為,即使白居易晚年和劉禹錫如膠似漆,元稹可能仍是他心中「最軟的一塊」。

責任編輯/潘渝霈

喜歡這篇文章嗎?

蔡佳妘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