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緣文化/直擊印度〔代理孕母〕工廠—借腹生子勝過工作一輩子

2018-03-23 10:37

? 人氣

地球另一端的有錢人家開心慶祝新生兒到來,但在印度,這些代孕媽媽卻得日夜忍受生產帶來的疼痛。(圖/言人文化提供)

地球另一端的有錢人家開心慶祝新生兒到來,但在印度,這些代孕媽媽卻得日夜忍受生產帶來的疼痛。(圖/言人文化提供)

話說印度的商業代理孕母產業,一年可為國家帶來10億美元的產值。畢竟對於多年不孕不育的夫妻和失去獨生子女的家庭,他們是不惜花重金,從地下代孕市場尋找出路的。因此在印度,很常都會看到來自各地的夫婦做人錢交易,也有的不遠萬里帶著寶寶趕到當地看望其代孕母親,就這樣,在可用低價雇用代孕者的條件支持下,促使了印度代孕產業不斷發展。

(圖/言人文化提供)
(圖/言人文化提供)

當前,越來越多無法生育的西方夫婦來到印度、泰國等地尋求代孕者,因為這些國家的法律相較寬鬆。

註解說明: 據了解,現今在澳洲、英國、加拿大、美國的45州、香港、荷蘭、以色列、印度、 泰國、韓國、希臘、比利時等33國是允許代孕制度的。 其中,俄羅斯在2014年因為盧布大幅貶值,許多俄國年輕女子為了賺錢,紛紛轉做代理孕母。 由於俄國代孕價格比其他國家便宜,境外需求也急遽攀升,還形成代孕產業在俄國興起的現象。 根據從事代孕服務的診所及仲介公司統計, 從2015年以來,俄羅斯各地區有意做代理孕母人數成長了50%。

印度著名的「嬰兒工廠」—阿坎克斯哈不孕不育醫院

對於印度很多的女人來說,代孕已經成了她們一種謀生手段,面對貧窮她們無計可施,只能用自己的身體去賺錢。

(圖/言人文化提供)
(圖/言人文化提供)

阿坎克斯哈不孕不育醫院被稱為「嬰兒工廠」,上圖為80餘名代孕母親休息的寢室,她們懷孕期間大部分時間都在這裡度過。在代孕醫院附近的招待所內住著十幾位代孕母親。

(圖/言人文化提供)
(圖/言人文化提供)

其實找人代孕在印度是比較普遍的事情,很多人早已見慣不怪了,據悉,印度女子代孕一次可獲得8000美元的酬金,這些酬金比她們辛苦勞作一生賺得都要多。因此代孕這行業,在印度已成為一項蓬勃發展的產業。約1000家診所向國外借醫療旅遊來到印度的代孕需求者提供服務。去年有2000名代孕嬰兒在印度誕生,英國成為代孕服務的主要客源地(佔總客源的一半)。

儘管許多評論家批判「借腹生子」的做法是西方發達國家對發展中國家的變相剝削,由於許多印度代孕女人大多數都認為,代孕一次可以獲得巨額酬金,但是卻不知道代孕的風險其實也是很大的,如有不小心代孕婦或招致終身不孕。有專家表示:代孕誕下的孩子容易存在缺陷,而代孕行為也會影響孩子的生長。

什麼是代孕呢? 簡單來說就是把在實驗室裏培養好的胚胎放在找來的代孕媽媽子宮內, 並且懷胎十月生下來,但是生下來的寶寶不屬於生母,而是屬於花錢找代孕媽媽的那一方。

去4年間,科瓦爾斯基夫婦遭受了近20次人工授精失敗的打擊,已經花了3萬美元(近台幣百萬)。(圖/言人文化提供)
去4年間,科瓦爾斯基夫婦遭受了近20次人工授精失敗的打擊,已經花了3萬美元(近台幣百萬)。(圖/言人文化提供)

據英國《每日郵報》10月12日報導,在花費3萬美元,嘗試了20餘次人工受孕均宣告失敗後,美國加州的科瓦爾斯基(Kowalski)夫婦遠赴印度,在被外界稱作「嬰兒工廠」的代孕(代理孕母簡稱)中心成功「借腹生子」。該夫婦認為這是雙贏方案,印度代孕母親由此獲得的收入比其勞作終生都多,而夫婦二人則可以獲得擁有自己遺傳基因的孩子。

只是他們或許不知道,現年29歲的代孕者馬妮莎起初對「出賣」自己的身體倍感羞恥,但代孕的酬勞能極大改善家人的生活窘境。此次科瓦爾斯基夫婦支付給她2.5萬美元。

(圖/言人文化提供)
(圖/言人文化提供)

凱爾出生數日前,他的代孕母親和自己3歲的親生女兒在代孕中心。

(圖/言人文化提供)
(圖/言人文化提供)

凱爾一出生,坎克斯哈代孕中心助理哈婭(Hansa Harjan)便將他抱給他的母親珍妮佛和他的祖母蘇(Sue Kowalski)看。

(圖/言人文化提供)
(圖/言人文化提供)

第一次見到由代孕者產下的兒子凱爾。在夫婦二人眼中,凱爾就是上天賜予的禮物。

(圖/言人文化提供)
(圖/言人文化提供)
(圖/言人文化提供)
(圖/言人文化提供)

科瓦爾斯基夫婦在代孕中心,興高采烈的打開兒子凱爾的代孕母親送來的禮物。

科瓦爾斯基先生背後有該中心的另外兩名代孕母親圍觀。

(圖/言人文化提供)
(圖/言人文化提供)

科瓦爾斯基夫婦抱著兒子凱爾等待酒店派車,準備離開阿帕拉看護中心。

(圖/言人文化提供)
(圖/言人文化提供)

珍妮佛在溫泉度假中心守著熟睡的新生兒凱爾看電視。

(圖/言人文化提供)
(圖/言人文化提供)

在他們的喜悅背後,卻忘了在阿坎克斯哈不孕不育醫院的床上,代孕母親帕爾馬忍受剖腹產後帶來的陣痛。說真的,印度身為世上產婦死亡率最高的國家,這樣的孕母產業….不無影響。

(圖/言人文化提供)
(圖/言人文化提供)

在印度的溫泉度假中心,新生兒凱爾的祖母蘇幸福的為兒子一家三口拍照。

(圖/言人文化提供)
(圖/言人文化提供)
(圖/言人文化提供)
(圖/言人文化提供)
(圖/言人文化提供)
(圖/言人文化提供)
(圖/言人文化提供)
(圖/言人文化提供)

珍妮佛在舊金山國際機場開心的將孩子凱爾第一次帶給其外祖母艾米(Amy)看。

(圖/言人文化提供)
(圖/言人文化提供)

代孕母親出院後,其丈夫拉曼帕爾馬(Raman Parmar)懷抱3歲女兒,準備乘坐火車回家鄉卡哈特(Khambhat)。

(圖/言人文化提供)
(圖/言人文化提供)

兩個小時的火車旅途後,回家的帕爾馬夫婦一同休息。

(圖/言人文化提供)
(圖/言人文化提供)

帕爾馬從代孕中心回鄉後,要面對來自親友和鄰裡的冷遇和非議。

(圖/言人文化提供)
(圖/言人文化提供)

地球的另一方,卻是不同的景象。

珍妮佛回到加州,幸福的抱著孩子卡爾。

(圖/言人文化提供)
(圖/言人文化提供)

出生卡爾僅11天後,帕爾馬就開始打掃剛剛用代孕掙來的7500美元翻新過的家。

(圖/言人文化提供)
(圖/言人文化提供)

期待外界給予尊重

許多人拒絕相信一個女人可以沒有透過性交就生小孩。只有極少數的代理孕母得到自己家人完全的支持。

「我的社區應該以我所做的為榮,而非批評我。」代理孕母莎布奴姆說,她的雙親已經和她斷絕關係。

商業代孕在印度雖然合法,在保守的社會卻仍受爭議。各國常見有專題去做報導,包括台灣。

不難發現,代理孕母的問題很多,但為什麼全球卻仍然擋不住這風潮?因為代理孕母一年創造的商機已高達20億美元,這就是為什麼代孕者寧可承受風險,也要幫人生孩子。就連全球最大代孕國—印度,有鑒於代孕問題層出不窮,擔心逐漸演變成國家問題,因此印度也開始制定法律,增加代孕的限制。

立法者盼制定規範

一直到2015年十月,印度政府即表示,有開始在計畫禁止外國人到印度尋找代理孕母。當然,此舉可能對繁榮且有利可圖的代孕產業帶來沉重打擊。只是印度政府在致最高法院的聲明中說:「政府不支持商業代孕。」激進派的立法者想要為這個勃興卻毫無規範的領域引進某些秩序。其中一個措施將會是強迫即將為人父母的人攜帶證明,表明任何代理孕母生的嬰孩都會自動取得他們祖國的公民權,以避免麻煩的法律戰爭。第2個措施則是不准醫療院所進行找人、供給並自行照顧代理孕母等醫療程序。

印度最高法院正就對此產業提出的陳情案進行審理。聲明指出,「外國人不應因印度代孕服務受益」,並說,「只有印度伴侶」能尋求代孕服務。畢竟許多母親和渴望為人父母的人,遭到肆無忌憚的仲介剝削。所以該法案還有限制代理孕母的年齡為35歲以下,並且規定最多只能懷孕5次,其中包括她們自己的小孩,還規定強制性的醫療保險。不過這項產業目前未受規範,是否剝削貧窮女性的爭論日漸升高,引發請最高法院採取行動的請願。

台灣—代理孕母

在台灣呢?代理孕母在台灣還不合法,因為有太多關於倫理問題需要被討論,如血緣認定、身世及能否有償交易。畢竟代孕議題總是在法律跟人情倫理之間擺盪。

許多婦女團體就認為,代理孕母等於是把女性的子宮商品化、階級化,讓有錢的人能夠以金錢交易方式,讓經濟困難的弱勢女性出借子宮。加上國外也曾出現過代理孕母懷胎後,原生父母卻棄養寶寶的個案,或是代理孕母不願交出寶寶的狀況,因此不能貿然開放。不過另一方面,也有許多人認為,「代孕」是許多不孕夫妻能當爸媽的希望,除了補足女性生理上的遺憾之外,也是給同志家庭擁有小孩的新選擇之一。

整體來說,代理孕母爭議真的很多,因此無論是我們,或是印度與其他國家,若想推動代理孕母合法化或是合理化,免不了在道德與需求中爭論與遊走些時間。儘管飲補的商業性代孕行為引發不少爭議,但仍有不少婦女藉此改善生活,晉升為「有產階級」,對與錯之間,這永遠都會是個灰色地帶。

文/言人總編輯  JC LIN
本文/圖經授權轉載自言人文化

責任編輯/鐘敏瑜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