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的那個進不來,但別人的都可以…」她用20年的無望婚姻,領悟何謂「做愛」

2019-03-25 17:40

? 人氣

為什麼別人都可以輕鬆進入,只有老公的進不來?(圖/netflix提供)

為什麼別人都可以輕鬆進入,只有老公的進不來?(圖/netflix提供)

「陰莖插不進去?你別擔心,這很常見喔!」如果我跟醫生坦白,會得到這樣的答案嗎?但要我開口問醫生這種事,我寧願獨守秘密一輩子。

「性」一向是社會的禁忌,每當性生活遇到問題時,總是覺得難以啟齒,有些人就此逃避,希望永遠沒有人知道最好;有的人稍微積極,會上網查資料、看書試圖解決問題;但真正去醫院求診,接受治療的卻是極少。也因為對性的禁忌,很多人就此活在陰影中,有人因為無法懷孕遭長輩冷嘲熱諷,有人因為下面舉不起來喪失自信,也有女性一輩子沒有體驗過真正的性高潮──也有夫妻同床20年,卻始終無法成功「結合」。

如果永遠不能跟你最愛的人上床,那是多麼令人崩潰的一件事?一名38歲的日本主婦木靈,因為與伴侶之間的性功能障礙困擾一生,他們努力了近20年想要「插進去」,甚至想生小孩,可是換來的卻是下體一次次地撕裂,卻仍不願意放棄這「每個人都能輕鬆做到」的事情,她每次張開雙腿,只想證明自己不是女人中的「瑕疵品」。木靈將與老公相遇相守20年的經歷寫成《老公的陰莖插不進來》(出版社一開始還怕書名會嚇跑讀者?),這赤裸又直白的標題,就像一根尖銳的陽具,將她的人生刺得渾身浴血。而現在這部自傳式的小說也被翻拍成日劇《老公的那個進不來》在Netflix平台上線。(本文有小說&日劇雷

「既然我下面插不進去,要我做什麼都願意」

木靈第一次有性經驗是17歲的夏天,被一個不認識的高中生邀請回家,然後就做了。因為她從小吸收到的觀念就是「性是羞恥的」,覺得自己無法跟男友或是認識的人做這麼羞恥的事情,但隨著身邊的同學一個個脫離「處女」,心中便冒出了「那就跟陌生人做」的想法。

第一次的經驗並不美好,她腦中一片空白,只感到羞恥與疼痛,流了好多血,把陌生人的床單弄髒了,讓她不知所措地,按著受傷的胯下逃離現場。「原來這就是大家口中值得炫耀的事情啊!」

18歲的木靈離鄉上大學,與住在同一棟公寓的學長交往,第一次做愛時,卻發現怎麼樣也進不去,此後的數個夜晚也是如此,不管什麼角度都無法進入,明明一年前成功過,但現在就是不行。木靈找遍了所有成人雜誌、性愛書籍,就是沒有人寫到「進不去」該怎麼辦,只有寫該如何享受「進去」的歡愉,讓她覺得自己被世界遺棄了。

最後男友希望她用口與手來排解,彷彿看見了一線曙光,覺得自己終於不是「一事無成」。

雖然在性事無法成功結合,但他們還是因相愛而結婚了,他們先後成為中學與小學老師,也許生活還算順利,但性生活還是不行。他們試過用嬰兒油和潤滑劑來輔助,希望能夠順利「進去」,結果雖然進去了,陰道卻血流如注,每次完事後都像命案現場。難道我們要洗上一輩子的床單跟性器嗎?不管用什麼東西來輔助,老公的陰莖就像一把刀,一進去就會流血,最後還是回歸「手與口」的生活。

本篇文章共 2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90

喜歡這篇文章嗎?

潘瑜霈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