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被嫌不是處女、只管叫男友「主人」…北大高材生吞藥自盡引爆話題,心理師揭背後潛藏危機

2019-12-22 08:30

? 人氣

《南方週末》日前刊登報導「『不寒而慄』的愛情:北大自殺女生的聊天紀錄」在中國掀起討論熱潮(示意圖/Unsplash)

《南方週末》日前刊登報導「『不寒而慄』的愛情:北大自殺女生的聊天紀錄」在中國掀起討論熱潮(示意圖/Unsplash)

幾天前,《南方周末》刊登了一個令人不寒而慄的自殺故事:北京大學法學院大三學生包麗,於今年10月9日服藥自殺、陷入昏迷,並被醫生診斷為「腦死亡」。

透過聊天記錄,包麗的母親發現,女兒與高一級的學長牟林翰經歷了一段「不尋常的戀愛關係」。在這段關係中,牟林翰介意包麗不是處女。當牟林翰強調「女孩的第一次是最美好的東西」時,包麗曾委婉反駁:「我最美好的東西是我的將來」;但一個月後,她完全變了。包麗對牟林翰的微信備註是「主人」,而牟林翰稱包麗為「媽媽」;輕生前,包麗給牟林翰發微信說:「遇到了熠熠閃光的你,而我卻是一塊垃圾」。包麗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變成這樣:「我自己都害怕了,我已經不是我了,我已經不為自己活著了」。(原報導標題為 「不寒而慄」的愛情:北大自殺女生的聊天記錄)

(圖/簡單心理)
(圖/簡單心理)

目前暫未有更多事實和細節,但從已曝光的聊天記錄來看,男方很有可能在對包麗實行一種類似「PUA」的控制——Gaslighting(煤氣燈操縱)。這是一種毀人心智,殺人無形的情感操縱,且大多並非出自操縱者本意。

健康的關係,建立在愛、平等、尊重的基礎上。今天,我們重新推送這篇有關「煤氣燈操控」的文章,希望能助你遠離身邊的「煤氣燈人」。

如果你身邊也有類似的朋友,深陷這樣的關係而不自知,或者與包麗一樣,已經出現了輕生的念頭、嘗試,請一定為他聯繫到專業的醫療和心理干預。你的行動,對他很重要。

1. PUA,其實就是一種煤氣燈人

現今意義上的PUA,上可追溯至1944年,由美國導演喬治·庫克執導的一部驚悚片《煤氣燈下》(Gaslight)中的主角安東。

在電影中,鋼琴師安東(CharlesBoyer飾)為了將妻子寶拉(Ingrid Bergman飾)所要繼承的大額財產據為己有,一面將自己偽裝成瀟灑體貼的丈夫,另一面又不斷使用各種心理戰術,聯合家中的女傭企圖將妻子逼瘋。在丈夫縝密的心理操縱下,寶拉逐漸變得神經兮兮,懷疑現實、質疑自己,最後在精神上幾乎完全依附於安東。

這種試圖破壞他人對現實的感知的情感操縱,也因該電影而得名為Gaslighting煤氣燈操縱)。下面我挑選了幾個經典的Gaslighting片段讓大家參考:

Part 1 信息封鎖:在一段時間內不斷重複強調某一信息

安東和寶拉新婚滿三個月時,外出去倫敦塔遊玩。出門前安東送給妻子一枚小巧的白色胸針,聲稱是母親去世前留給他的,並囑咐寶拉把它收好。此時安東略顯刻意地強調了一句:「你可能會弄丟,你知道的,你經常丟三落四」。這是電影中安東第一次對寶拉實施Gaslighting,也是寶拉初步對自己產生懷疑。

但是在二人離去之後,兩位女傭之間的對話又再次佐證了,寶拉從未體現出任何異常。但是男主人安東,卻不斷向他們傳輸「女主人生病了」這一信息。

如果說此時,僕人們還對女主人生病一事尚有所懷疑。那麼接下來的事情,就令他們對於這一言論深信不疑了。

當天遊玩結束後,安東便以飾物常年未佩戴、需要修理為由,向寶拉索要胸針。由於安東從一開始就並未將胸針放入寶拉的手包,而是偷偷將其藏在手心轉移至別處,寶拉自然無論如何都找不到胸針的踪影,還以為是自己不慎遺失,十分懊惱。

安東藉此機會再次強調寶拉「記憶力不好」一事。「你真的有將它放進去嗎」,寶拉不甘心地又問了一遍安東。安東並沒有立刻反駁,而是反問寶拉,「你連這也不記得了? 」此時,因丟失胸針而產生的內疚、自責,外加安東使用虛假信息進行的旁敲側擊,使得寶拉對自己記憶力的信心徹底動搖。家中女傭在親眼見證了此事後,也開始相信寶拉確實「有病」了。

Part 2 激起寶拉嫉妒心,再批判這種情緒不正常

安東在與寶拉二人獨處時,慫恿她喚女傭上樓點燃煤氣燈。而當年輕貌美的女傭點燈之餘,安東便湊過去言語輕佻地與其大肆調情。此時寶拉已極為不悅,表面上故作鎮靜地看書,實則是在旁聽著二人的對話。

待女傭走後,寶拉便質問安東為何要這樣同女傭說話。安東解釋稱,自己只是「想將她當成平常人,而不是下人」。如果說到這裡也還算解釋得通,接下來安東進行的就是騷操作了。

當寶拉委屈地表示,安東與女傭這種過分親密的相處模式會讓她們瞧不起自己時,安東卻將矛頭轉向寶拉,直接坐實她「精神出了問題」這一說法。「你又在胡思亂想了……你生病又妄想,我會很難過。」安東的反應真的是「是你想多了」的無敵高階進化版,堪稱語言操縱大師。

Part 3 關係封鎖:限制寶拉社交,將其禁錮在自己身邊

當鄰居老太太要來拜訪二人(尤其是舊交寶拉)時,安東顯得十分暴躁,生氣地說,「別讓他們總來煩我們了」。並且由於擔心日後無法全面控制寶拉,命令女傭以「夫人身體微恙」的理由,拒絕這位不速之客的來訪。

而當寶拉委屈地詢問丈夫,為什麼要這麼做時。安東換上一副關切的面孔,將其歸咎於寶拉的表述不清,「我以為你只是禮貌回答而已,你想見她為什麼不告訴我呢」。

在之後的一次宴會上也是如此。安東不願意讓寶拉出現在眾人面前,在未告知寶拉的情況下就拒絕了主人的邀約。寶拉得知後十分生氣,堅持要出席。安東嚇唬她說,那你只能一個人去了。可是這句話並沒有阻礙寶拉,她表示自己一個人也可以去。

見妻子如此堅定,安東只好立馬轉變態度,表示自己只是開了一個玩笑。 說完憂心忡忡地上樓,一邊穿衣一邊思考對策。安東前後反差極大的態度,被這黑白影片中搖曳的煤氣燈影襯得更顯可怖。

這種把事實刻意扭曲、選擇性刪減,持續使用否認、矛盾、誤導和謊言等方式,使被操控者懷疑自己的記憶力、理智和精神狀態,乃至自我存在價值的操縱方式,不就是傳說中的PUA教程的核心嗎?

而當這種情感操縱的對像不再僅局限於陌生異性,而是進一步延伸到朝夕相處的朋友、同事、伴侶、甚至是家人身上時,PUA一詞就顯得過於局限而不再適用了,將其定義為「煤氣燈人」則更加準確。

2. Gaslighting比你想像的更常見

「對某人進行情感操縱」並非大多數煤氣燈人的本意,畢竟,極少有人會處心積慮地想要折磨自己愛的人。
 
然而,陷於各種複雜關係中的人們,多從相處初期的「我愛你,所以我甘願為你付出」,逐漸發展到打著關心的旗號不斷進行要求和索取,認為自己做的都是為了對方好,從而演變成「我愛你,所以你應該聽我的」。而這一看似被正當化的出發點,讓自己的愛在不經意之間就慢慢變了味,成為令人窒息的Gaslighting。

一些煤氣燈人可能從未注意到其所作所為產生了負面效應,但他們能明確感知到,自己想要控制他人行為的強烈衝動。

這類人在親子和夫妻關係之中較為常見。例如,一些父母在日常生活中與孩子交流時,習慣性地對其進行打壓,否認孩子自己的感受、認知和判斷,使得這樣的孩子自幼年起便從內心對父母造成非正常的心理依附,認為自己「做什麼都是錯的」,從而全盤接受父母的安排。

想想你是否也聽過、或曾說過這樣的話——

「你很馬虎,數學也不行。」

「你可不可以不要疑神疑鬼的了?你想多了,我和她什麼都沒有。」

「你的腿好粗啊,真是個小胖子。」

「你要是愛我的話當然就該做出這些改變啊,不然你就是不愛我……你是不是不愛我了?」

「可是我是你的男/女朋友啊,你難道不應該xxx嗎?」

「你脾氣太差了,除了我沒人受得了你。」

「……」

 一旦這些話從身邊人的口中聽得多了,人們便會在潛意識中開始相信——我永遠也學不會數學;我的疑心病太重了,這是在主動破壞我們良好的關係;我又胖又醜,要把腿上的肉遮起來才能見人;我在感情中做得不夠好,我是一個差勁/失敗的人;沒有人會喜歡我……。

雖然說以上現象並不一定出自主動的Gaslighting。但是,隱藏在這些話背後的,就存在著操控者想要改變你,使你順從的意圖。你的負面情緒便來自於這些,外界只因一時的判斷就為你貼上的標籤。它們有失偏頗,但又影響深遠。

建設性的批評是有益於自身發展的,而持續的、負面的批判會嚴重打擊人的自信心。當一個人本身就不夠自信時,他/她就更容易被這些標籤所影響、被打擊,一蹶不振,甚至開始不斷心理暗示自己——我放棄改變了,這就是真正的我

正如Patricia Evans在《Controlling People》一書中寫道,「如果我們總接受別人對自己的定義,就會相信他們的評價更加真實」。

3. 「煤氣燈人」的主要表現

Gaslight中的操控者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會使用一切必要的手段去控制他人。因此,他們往往將自己置於感情中的主導地位,並且希望自己是影響被操縱者的唯一來源。以下是操縱者們會在關係中可能表現出來的9點跡象:

  • 較為自戀、以自我為中心
  • 利用你的弱點進行嘲諷、攻擊,批評你的一舉一動,貶低你的自身價值

  • 樹立權威,假裝自己無所不知地了解你,甚至試著說服你,你所相信的是錯的,是在進行自我欺騙

  • 試圖讓你相信,除了他們以外所有人都在欺騙你,會做對你有害的事情

  • 讓你覺得你的想法和感受並不重要

  • 使你懷疑自己的理智

  • 他們並不一直對你很差勁,時不時地會給你一些甜頭,不斷使用正強化和負強化去操縱你迎合他們的要求做事。這種情緒、態度上的不穩定使你感到困惑,並開始質疑一切

  • 傾向於選擇性記憶,他們有時會否認自己說過的話和做過的承諾

  • 由於認為自身的形象應是「高大的」,一旦出現問題便推卸責任,並通過撒謊、掩飾等方式將錯誤歸咎於你或者他人

  • 善於扭曲事實,並給出一個既長、又非常複雜的論證過程使其更有利於證明自己的觀點

那麼,如果遇到了煤氣燈人,我們該怎麼做才能免遭其控制?以及,如何避免我們自己成為一個煤氣燈人?

4. 如何避免被Gaslight

認清自己,相信第一直覺

在評價自我時,應堅定立場,相信自己的直覺。他人對於我們的評價往往只是基於部分現象所做出的,能起到輔助和借鑒作用,但並非嚴格的定論。若完全通過別人的觀點來認識自我,只能使得對自我的認知更加模糊。

不斷豐富社交圈

一旦封閉自己,就等於削減了自己的信息獲取來源,繼而更容易相信「一家之言」。孤立自己相當於給予別人更多的專斷控制權。因此,我們應讓自己不斷接觸到新的朋友、擴大自己的社交圈,接受來自多渠道的思想。一旦遇到心理上的疑惑,也可將問題拋給一些我們信任的人,以免在獨自解決問題時鑽牛角尖。

擁有犯錯的勇氣

大多數被Gaslight的人,都是極度自卑、害怕缺點被暴露於大庭廣眾之下的人。不願自己做決定,也不敢直面事情的結果,因此過於依賴他人的判斷和評價。那麼,首要事項應是認識到人人都是會犯錯的,接受自己的「不完美」。從小事開始,為自己做決定

學會承擔責任,掌管自己的生活

記錄下生活瑣事、工作任務、行程安排等,從而做到對自己的生活心中有數。這是一個好習慣。保持生活和工作的井井有條,可避免自己過於依賴他人,輕易使自己陷入混亂危機。

永遠愛自己

主動發現和記錄自己的優點,哪怕它很小,很容易被忽視。比如,時常告訴自己,「我彈鋼琴彈得很棒」、「我抓娃娃技術一流」、「雖然這件事我沒做好,但是我在積極尋找補救辦法了」。對於敏感且容易自卑的人來說,學會阿Q式精神勝利法未必不是件好事。

尋求專業人士的幫助

一旦確認自己已經被Gaslight了,我們應盡快、主動地做出一些行動,以打破對方的操縱。操控者之所以能夠持續操控,正是因為我們被引導著做出了他們預想的反應,這使他們發現操控是有效的、能夠達到目的。若我們反其道而行之,不給予他們所要的反饋,則有助於改變這一模式。而當自己沒有辦法完全逃離操縱者的掌控時,積極尋求外界力量。

最後,如果意識到自己也或多或少的,存在著類似的情況,並感到內疚。那麼,請記住我們首先應原諒自己——我們並非聖人,也並非主動去施暴——然後立刻、馬上與你的親人朋友等受害者去溝通,請求他們的原諒、向他們尋求幫助。

永遠不要試圖以愛為名義,去合理化情感操控這一行為。愛應是深深的理解與接受。

美國人本主義心理學家羅傑斯曾說:真正的愛是建立在尊重與平等之上,任何以愛為名的打壓與踐踏都是愛的謊言。

本文、圖經授權轉載自簡單心理(原標題:北大女生自殺:「情感操控」中的PUA受害者)

責任編輯/李頤欣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