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法國漢學家方文莎》中國大使館「請喝茶」讓官員噤聲 歐洲議會制裁決議流於形式

2019-12-22 09:10

? 人氣

關注維吾爾議題的法國漢學家方文莎(簡恒宇攝)

關注維吾爾議題的法國漢學家方文莎(簡恒宇攝)

「歐盟很清楚維吾爾人的處境,知道下一步要怎麼做」,研究維吾爾議題的法國學者、比利時布魯塞爾自由大學東亞研究中心主任方文莎坦言,儘管歐洲議會日前通過決議,要求制裁迫害維吾爾人的中國官員,「但這流於形式」,因為要全體會員國同意才可實行制裁,而部分歐盟會員國與中國關係密切,成為當前難題。她也透露,中國會「問候」歐洲國家政治人物,迫使他們噤聲。

關注少數民族議題的方文莎(Vanessa Frangville),曾在中國北京中央民族大學做研究,並學習維吾爾語,也認識了一些維吾爾人,但2018年4月訪問北京時,只聯絡得到1名維吾爾友人,且該友人透露,自己的公公被送進「再教育營」,自此方文莎開始聚焦維吾爾問題,並與曾長期待過新疆、通曉維吾爾語的學者共同合作,透過數百份訪談,拼湊出維吾爾人慘遭迫害的面貌。 

維吾爾人亟需正義 現在制裁中國太遲了

美國聯邦眾議院12月3日通過修改版的《2019年維吾爾人權政策法案》(Uyghur Human Rights Policy Act of 2019),不僅要求美國國家情報總監(DNI)、聯邦調查局(FBI)、美國全球媒體署(USAGM)及國務院,就中國政府迫害維吾爾人情況向國會提交報告,還要求美國總統川普依據《全球人權問責法》(Global Magnitsky Act),制裁壓迫維吾爾人的中國官員。

美國通過法案有助於解決維吾爾問題嗎?方文莎20日接受《風傳媒》專訪時稱,維吾爾人當前面臨的處境,與二戰時期的波士尼亞危機相似,「維吾爾人亟需正義,中國要為此負責」,但她也坦言,制裁應該1年前就執行,現在為時已晚,且長期來看,制裁無法解決問題,因為目前還不知道最高層幕後元兇、再教育營內的幫兇身分,以及營內的管理方式,「制裁只是一部分,最後仍需要和解」。

歐盟採共識決 說服全體支持制裁有難度

問及歐洲對維吾爾議題的態度,方文莎表示,歐盟很清楚情況,而歐洲議會12月19日通過決議,要求制裁迫害維吾爾人的中國官員,「但這流於形式」,主要是歐盟決策採取共識決,必須獲得全體28個成員國一致同意,且部分成員國與中國關係密切,「中國擅長製造分裂競爭」,就算有些國家知道中國的企圖,仍不想落後鄰國,爭搶與中國經貿合作,因此難題在於說服各成員國認同支持。

身為法國人,談到法國政府對維吾爾問題的立場,方文莎直言,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認為有些議題不用公開發聲,選擇閉門討論,「這會是個問題,對此感到很失望」。她提到,由於德國有不少維吾爾人,因此德國地方議會很關注此議題,而法國鮮少有國會議員對此議題發聲,加上中國使領館會直接打電話給歐洲國家政治人物「問候」,迫使他們噤聲。

國際調查記者同盟取得中共內部機密文件,揭露新疆維吾爾人在再教育營內遭受思想灌輸及監獄式管理。(AP)
國際調查記者同盟取得中共內部機密文件,揭露新疆維吾爾人在再教育營內遭受思想灌輸及監獄式管理。(AP)

請喝茶、問候家人 中國施壓歐洲官員噤聲

方文莎說,中國使領館人員不會直接公開威脅,但會以「關心對方家人情況」的方式,暗示掌握對方家人資訊,或是出手闊綽招待政治人物訪問中國吃好住好,換取政治人物不去談論維吾爾議題。她亦稱,中國使領館會寫信給媒體總編輯,痛斥關於維吾爾人的報導沒有進行「事實查核」,也會致函教育機構,批評學者「散布謊言」。

方文莎提到,不少維吾爾人從土耳其到歐洲尋求庇護,這些維吾爾人主要靠偷渡和轉機2種方式到歐洲,但歐洲國家發現漏洞,現在已不太核發過境簽證。「粗估平均每個月有10至15名維吾爾人到歐洲尋求庇護」,方文莎告訴《風傳媒》,由於主要是依據國籍統計,因此具體維吾爾人數難以確認,而社會福利好、生活品質高的芬蘭、瑞典、挪威等北歐國家,是許多維吾爾人想去的目的地。

中國在新疆設立再教育營,關押逾百萬維吾爾人、哈薩克人、其他少數民族穆斯林(美聯社)
中國在新疆設立再教育營,關押逾百萬維吾爾人、哈薩克人、其他少數民族穆斯林(美聯社)

一切都是為了「領土」 維吾爾人成迫害目標

為何維吾爾人會淪為中共迫害目標?方文莎強調,這一切都無關宗教信仰和政治因素,「領土」才是主要原因,因為中國推動的「一帶一路」路線中,分別經過烏魯木齊及喀什通往歐洲、中亞、南亞。另外,新疆蘊藏豐富自然資源,加上廣東工人示威後,不少工廠遷至新疆,維吾爾人成為勞動力來源,為了保住新疆領土,民族意識高的維吾爾人慘遭迫害。

「現在很多維吾爾人講述自己的故事」,方文莎表示,各國的維吾爾協會及世界維吾爾大會因太政治性,大眾不會覺得很客觀,但這些不是政治人物的維吾爾人出面發聲,且自身故事很觸動人心,「像是有個維吾爾媽媽帶4名子女到比利時駐中國大使館申請庇護,他們想留在使館內,大使館卻叫中國公安抓人」,此案例就引發比利時人的關注。

方文莎也指出,維吾爾社群內部非常分歧,尚未找到共同發聲的模式,若要持續獲得國際社會的關注,「一致立場會比較有效」,建議維吾爾各方要先坐下來談談,對向國際發聲方式達成共識,避免失去爭取支持的機會。至於中國宣布再教育營被關押者「畢業」是真是假?她直言,之前中國就有類似的宣布,「有人獲釋或許是真的,但這樣的案例依然極少」。

喜歡這篇文章嗎?

簡恒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