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法國漢學家方文莎》獲得歐洲庇護仍逃不出中國監控魔掌!海外維吾爾人不懼打壓堅持網路發聲

2019-12-22 09:00

? 人氣

3月15日,維吾爾人和他們的支持者在紐約聯合國總部附近舉行示威抗議中國政府的監控。(美聯社)

3月15日,維吾爾人和他們的支持者在紐約聯合國總部附近舉行示威抗議中國政府的監控。(美聯社)

想像一下,住在歐洲的你,在臉書看到某個感興趣的講座活動,順手點選了「參加」。但在活動當天早晨,手機突然收到無名號碼傳來一封簡訊,簡單寫著:「想想你的家人,別做非法的事。」

——此時你猛然驚覺,家鄉的母親失去音信已長達兩年,電話那頭的陌生人如何獲得這支手機號碼,你也懵然不知……。

宛若懸疑驚悚片的情節,過去15個月來,方文莎已經聽了數十甚至數百份。中國政府迫害、關押新疆維吾爾族人,移居海外的維人同樣飽受騷擾。比利時布魯塞爾自由大學(Université Libre de Bruxelles)東亞研究中心主任方文莎(Vanessa Frangville)20日在中央研究院分享,過去10年來逃至歐洲的維吾爾人數量快速增長,但中國政府的監控爪牙不曾鬆手,所幸海外維人愈來愈善用網路與群眾力量,仍持續冒著危險不斷發聲。

關注維吾爾議題的法國漢學家方文莎(簡恒宇攝)
關注維吾爾議題的法國漢學家方文莎(簡恒宇攝)

維族老友全消失 法學者轉向關注維人處境

精通法英中德四種語言的方文莎透露,她原本專注於漢學、少數民族文化研究等領域,曾在北京的中央民族大學就讀碩士,因此結識不少維族朋友,但她近年發現維族朋友一個個消聲匿跡。2018年4月她再度造訪北京,卻聯絡不上任何維族舊識,好不容易碰面的一位老友則無奈表示,自己的公公也失蹤了。

親身遭遇讓方文莎深嘆,「維族的情況比想像中還嚴重。」她接受《風傳媒》專訪時說,自己不太有機會再去中國,不易受到中國政府制肘,於是毅然轉向研究海內外的維人受壓迫情況。方文莎開始採訪在歐維吾爾人的遭遇,包括曾經待過再教育營而後獲釋,或是移居歐洲卻與家人失去聯繫的維人。

中國政府在新疆設立「再教育營」,強迫拘押、逼迫維吾爾人及其他少數民族學習愛國主義及放棄宗教認同,更有凌虐酷刑案例。(AP)
中國政府在新疆設立「再教育營」,強迫拘押、逼迫維吾爾人及其他少數民族學習愛國主義及放棄宗教認同,更有凌虐酷刑案例。(AP)

方文莎與世界各地了解新疆或維吾爾文化的學者共同研究,互相比對訪談資料或外洩文件,目前已掌握數百份維人遭受中共打壓的證言。方文莎沈重表示:「那麼多來自不同地方、彼此不認識的人都說出一樣的事,你就知道這些事情真的正在發生。」

在歐維人移民仍受監控

方文莎透露,2009年新疆烏魯木齊爆發七五事件後,大量維人開始借道土耳其或轉機地點,或合法、或非法地逃到歐洲尋求庇護。他們傾向前往對移民友善的北歐國家,其他西歐國家也有不少維人移民,西歐國家多半都了解維人處境,極少出現庇護被拒的情況。僅管維人普遍持中國護照,不容易判定民族身份和總體人數,但方文莎估計,比利時已有約2萬維人獲得庇護,而且過去半年似乎正以10%至15%的速度快速增加。

然而,獲得庇護不代表逃離中共魔掌。部分來自加拿大、法國與比利時的維人移民表示,他們很多人都被迫與新疆的家人斷了聯繫,無法互通音信和聯絡地址,但都曾突然收到來自新疆的包裹,裡面放著凌亂的家庭雜物,無聲卻殘忍地提醒他們已然破碎的天倫夢。

方文莎表示,部分維人慢慢取得公民身份,中共當局的恐嚇行徑其實等同於威脅「歐盟公民」,維吾爾族的情況早已並非中共聲稱的「內部事務」如此簡單。學者及維人支持團體也正在嘗試喚醒政府意識,期望由這個著力點下手,呼籲歐洲各國採取更積極的作為。

各國穆斯林聲援 海外維人善用網路發聲

不僅學者支持,歐洲和世界各國的穆斯林近來也開始關注維吾爾人的處境,方文莎分享,歐洲許多大學最近都成立了支持維人的活動,穆斯林學生特別關注為人處境;社會名人更無懼中國龐大的商業壓力,運用自身名氣發聲,例如英超知名球星厄齊爾(Mesut Özil)日前公開批評中國以監禁、剝奪信仰等手法虐待維人,更批評其他穆斯林國家的默許縱容;美國也有少女運用抖音海外版「TikTok」,上傳偽裝的美妝教學影片並趁機解說維人困境,吸引數百萬人觀看。

前德國國腳厄齊爾,現效力於英超勁旅阿森納,他因發文批評中國迫害穆斯林而遭中國網友撻伐。(AP)
前德國國腳厄齊爾,現效力於英超勁旅阿森納,他因發文批評中國迫害穆斯林而遭中國網友撻伐。(AP)

方文莎指出,約從2017年開始,海外維吾爾人開始積極說出自身或親友的遭遇,芬蘭一位Youtuber穆拉特(Murat Harri Uyghur)就在網路上傳許多影片,訴說父母失聯、被關押的處境,並和妻子發起「支援維吾爾」基金會,陸續發起「釋放我爸媽」(#FreeMyParent)、「我也是維吾爾」(#MetooUyghur)等主題標籤,吸引群眾注意;美國與歐洲亦有維人女性發起「One Voice, One Step」組織,籌劃活動、遊行等方式維持議題關注度。

新維族運動:無大台、女性當道

有趣的是,方文莎觀察到,現今的維吾爾運動也展現出善用網路、「無大台」的去中心化特性,維人運動份子多數都是平民自發行動,他們不願被視為受某些利益驅動的政黨或政治團體,將焦點放在提升大眾意識。此外,女性也是這場廣大運動中逐漸嶄露頭角的新星,近年愈來愈多受過高等教育、英文流利又積極發聲的維人女性浮出檯面,她們的表達與論述能力都堪數一流,幫助大眾更容易了解維吾爾族的處境。

方文莎最後指出,一些歷史較久的維吾爾政治組織,運動方向仍多有分歧,還未找到一致立場,但這一兩年來,全球社會對維人的關注已經大大提高,維吾爾組織恐怕需要盡快坐下來達成共識,才不會削弱向國際發聲的絕佳時機。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150

喜歡這篇文章嗎?

王穎芝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