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君祖專欄:亢龍有悔轉為吉,死不認錯終為凶

2019-12-22 05:50

? 人氣

(取自公眾號@劉君祖經典講堂)

(取自公眾號@劉君祖經典講堂)

聖人設卦觀象,繫辭焉而明吉凶,剛柔相推而生變化。

是故吉凶者,失得之象也;悔吝者,憂虞之象也;變化者,進退之象也;剛柔者,晝夜之象也;六爻之動,三極之道也。

是故,君子所居而安者,易之序也;所樂而玩者,爻之辭也。是故,君子居則觀其象而玩其辭;動則觀其變而玩其占,是故自天佑之,吉無不利。

「聖人設卦觀象,繫辭焉而明吉凶,剛柔相推而生變化。」

「設卦、觀象、繫辭」這三個步驟,非限於聖人作《易經》,而是通用於世間學問,若將「觀象」作為世事體察,「設卦」視為符號記載到「繫辭」的研究分析,則由淺近而深刻,這也是研究學問,處事分析的方法論。

 在《易經》中,就人心、社會在到自然界的種種現象,由外而內都需要用「觀」的方式去理解。佛家中有「觀音」的概念,菩薩借由「觀」與「音」的體察,來普渡慈航,解難眾生。因此,「觀」可謂是研究探討問題的一種方式,而「象」除了就實際現象理解外,也可代表掌握符號象徵的意義,也就是「卦」所代表的思想。所以,在《易經》中以「卦」來表現出更深刻的思維,包括社會發展、經濟運行等,以有效的符號體系對應一切現象,來作為綱領性的提要。

(取自公眾號@劉君祖經典講堂)
(取自公眾號@劉君祖經典講堂)

至於「觀象」後的心得,就書諸文字稱為「繫辭」(按:字義即「將意思固定 (系住) 的文字」)。能透過「卦」來掌握「象」中之意,再借由「辭」的分析,能懂趨利避害,則吉,反之為凶。所以,從廣義的角度來看,「設卦、觀象、繫辭」可以說是:一、有「設卦」的假說;二、有「觀象」對問題的深入和分析;三、有「繫辭」的說明及對未來發展的預測和建議。

 說明即使有一套完整的方法,也要能夠有所保留彈性調整,正所謂「陰陽不測」。情勢時刻都在發生轉變,因為「剛柔相推」,在進行的過程中有新的因素加入而導致方向的偏移,這就是「爻變」、「卦變」的概念。因此,卦爻辭的預測,是一個動態的變化,事物持續進行發生中不斷會有新的調整。

(取自公眾號@劉君祖經典講堂)
(取自公眾號@劉君祖經典講堂)

是故吉凶者,失得之象也;悔吝者,憂虞之象也;變化者,進退之象也;剛柔者,晝夜之象也;六爻之動,三極之道也。 

「吉、凶、悔、吝」是四種不同的情境,在後文中會詳述。不過這只是「象」的表現,也就是「看起來好像是…」的概念,是姑且這樣認定,而非究竟的定論,用英文來說,就是as (好像如此) 與is (真是如此) 的差別。所以,《易經》哲學從更高的高度和更長的時間長度來思考,暫時的成敗得失都不是最後的定論,人生不要因短暫的挫厄而失去生命的風度。

 「吉凶」可以以球賽中「每局得分」作喻,即失 (分) 得 (分)。「悔吝」則以「上半場的表現」為參照,後面仍有轉圜的空間,勝負尚未有定論。「悔」就是「剛」過了頭,也就是性情太沖、太猛,所以「亢龍有悔」,在吃了苦頭後如果能開始反省,就可以「以柔濟剛」來獲得平衡。

 人能認錯有悔過是了不起的態度,所以可以彌錯而糾正,轉「悔」為「吉」,若一路錯下去,不知回頭,那才是真的「凶」。「吝」有「文口」(文過飾非) 之象,即過於陰柔而氣勢不能開闊,格局不大,因此須以「剛」濟「柔」。

對於自己的毛病,打死不承認還一味找藉口,所以最後有「凶」。一般來說,「吉凶」是相對的定論,在人生每個段落的成就所顯示的結果。而「悔吝」是未定論 ,屬於中間態,代表目前進行的狀態,仍有調整修正的可能,故稱「悔吝」為「憂虞」之象。

(取自公眾號@劉君祖經典講堂)
(取自公眾號@劉君祖經典講堂)

 「憂虞」從字義來看,兩者互為反義詞,作為與「得失」、「進退」、「晝夜」排比。「憂」與「虞」是兩種不同的心理狀態,「憂」因為在事未發時就預想考慮,而「虞」則有沒想到,意料之外的意思。因此,正是「憂」的考慮,才可避免意料之外的問題,才能有「樂」的可能。

 在《雜卦》中有「比樂師憂」,即是說「交誼聯絡是件開心的事,而發動戰事則會令人有憂慮的後果」,所以,范仲淹說「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這是談君子對國家社會的責任感。人若能悔而憂 ,即因後悔而深切反省,以所反省的德之不夠為憂,悔自然轉化為樂,進而遇事變吉。否則,吝時不以為意 ,即不以此為憂,就可能有意想不到的壞事發生 ,即「虞」。

 孔子說:「德之不修,學之不講,聞義不能徙,不善不能改,是吾憂也。」所以《易經》提醒人,凡事沒有一定的結論,吉凶間可能會發生轉換,陰極轉陽,陽極轉陰,生命中處處有出口,自然會找到屬於自己的生路。

(取自公眾號@劉君祖經典講堂)
(取自公眾號@劉君祖經典講堂)

豫卦中的豫同「預」,有三層意思:

一是預測,能看到事物未來發展的趨勢;

二是預備,在準確預測的基礎上,當下做好準備,即思患預防的意思。三是豫樂,能夠看准趨勢,做好準備,自然以逸待勞,臨事不亂,所以可以「豫樂」無憂。

因此,豫卦所蘊含的意義,與「憂虞」的態度一致,能事先思患,事先有憂,就可以防臨事之意外(即「虞」),以便轉危為安,在下半場扭轉乾坤。

 另外,「虞」字除了有意料之外的意思 (如:「不虞之譽,求全之毀」,指意料之外的讚美肯定,為求完備的批評苛責),還可以作為嚮導之意,在貴族狩獵活動時,混入獸群中發聲作為指引,後引申為事先調研、思慮周密,以免生意外「不虞」。其中「虞」字上「虎」而下「吳」,就是披著虎皮發出如天的大吼 (按:「吳」即口大如天),以驅趕野獸至目標區的形聲字 。另外,「虞」也是指古代熟悉地形地貌、掌理山川的官職名,後以「虞」作為姓氏。

*作者為中華奉元學會理事長,咸臨書院山長。本文為作者《繫辭傳》講座筆記文稿(石粵軍紀錄),原刊劉君祖經典講堂,授權轉載。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