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戀合法,學校就會開始教肛交」為何韓國人如此恨同志?台灣人絕對傻眼

2017-03-27 15:40

? 人氣

首爾同志遊行,警力層層戒護(圖/作者提供;攝影︰Gim Myung Jin,kamj9438@hotmail.com)

首爾同志遊行,警力層層戒護(圖/作者提供;攝影︰Gim Myung Jin,kamj9438@hotmail.com)

在台灣,我們能公開說「我是同性戀」、上街爭取結婚的權利,是多麼難得的事?一名旅居韓國的上班族Fion,整理自己所見所聞與數據,感嘆起韓國對於LGBT族群的保守:

在韓國,不只沒幾個人敢公開出櫃,就連表態支持同性婚姻也會被圍剿到丟工作;反同志陣營的聲量極大,甚至能在街上高舉「同性戀合法的話,學校就會開始教肛交了」、「允許同性戀將亂無綱紀,擴散愛滋,金正日笑呵呵」等標語,主流社會都是這樣的聲音,讓人無奈……

從國、高中時期開始,我身邊就有一些陰柔氣質的男性朋友,或是陽剛氣質的女同學。進入大學後,我念的傳播科系,更不乏成雙成對的同性伴侶們。當時參加系女籃的我,超級崇拜校隊一位學姊,而且所有系隊成員都知道。對我來說,同性相戀,一直是很自在的一件事。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但我跟一些人談到同性相戀的話題時,才發現在他們心裡,這並不正常。早年就到美國念書的長輩露出不以為然的表情︰「同性戀並不自然。」和我相熟的某金控主管,在我問他︰「你有想過你(氣質陰柔的)兒子可能是gay嗎?」之後,臉色一暗,說他不想討論。

這幾次回台灣,在媽媽介紹下,我固定會去找一位美容師做臉。那位美容師是個近40歲的女生,自己一個人住。我和媽媽每次去找他,都會帶點小東西,韓國的零食,或是最近南部親戚送來的水果。做臉的2個小時裡,我們也會天南地北的聊。那樣的關係很近又遠,我們知道彼此許多私事,卻不會一起吃飯喝酒,就是遙遙地關心彼此,淡如水不甜膩的君子之交。

第一次做完臉,我回家就跟媽媽說︰「美容師喜歡女生吧。」媽媽還笑著叫我不要亂說。後來愈聊愈多,美容師的對話裡,頻繁且固定地提到一位「朋友」。媽媽竟然比我更敏銳:「那位『朋友』就是美容師的女友吧。」

後來台灣風起雲湧地開始了關於多元成家的討論,以及一些低級無下限的發言。我以為是保守派的媽媽,卻邊看著護家盟的發言邊說︰「這些無聊人,管別人結婚幹嘛!」我有點出乎意料媽媽的看法。想了想,啊,那是因為她身邊有了同志朋友。

對她來說,同志再也不是「那群同性戀」,而是「跟我朋友一樣,也喜歡同性的人」。同性相戀,是與朋友切身相關的事了。朋友被歧視的苦痛,我們也會感同身受的難過。

先前我的臉書,被「婚姻平權」給洗版了。可惜我人在韓國,無法到台灣的遊行現場支持。我能做的,就是寫字吧。時間不夠我研究透徹,尚無法寫出架構完整的文章。把一些我蒐集來的資料,稍微羅列整理,給大家看看了。

先說小結

我認為韓國對於同志的接受度,比台灣更低。我下這判斷的依據是,同志公開活動的規模較小、公開表態支持的人數較低、反對團體比台灣更激進。

喜歡這篇文章嗎?

Fion喝杯咖啡,

告訴我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