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年前台灣女性心目中,誰是最偉大的人?一份日治時期問卷,結果令人訝異啊

2016-11-21 09:00

? 人氣

透過問卷,我們聽到年輕女性直率的傾吐,句句洋溢著那個舊時代的感性...(圖/麥田出版提供)

透過問卷,我們聽到年輕女性直率的傾吐,句句洋溢著那個舊時代的感性...(圖/麥田出版提供)

1930年7月,大夏天的,煙草工場神來一筆,管理係為了要了解女性員工,做為訓練和福利的依據,進行了大規模的問卷調查……問最偉大的今人是誰,答案裡的第一名令人拍案叫絕……

現在台北火車站正後方,到華陰街和承德路口之間的區域,交九轉運站的高樓聳立,日本時代,那裡原是一大片的紅磚工場(工廠)。每天有千人進出,規模在台北數一數二,正式名稱「專賣局台北煙草工場」,民間管叫它「台北煙草局」,國父紀念館後方的原松山菸廠,當時還沒蓋,台灣民眾抽的本島香菸,像10年代就有的香菸牌子「新高」和「高砂」、30年代的「曙」和「Red」,都由這個官營的煙草工場製造。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不同時代有不同熱門香菸,日治後半期的知名香菸就是「曙」(あけぼの),念做「akebono」。(圖/麥田出版提供)
不同時代有不同熱門香菸,日治後半期的知名香菸就是「曙」(あけぼの),念做「akebono」。(圖/麥田出版提供)

1930年,台北煙草工場有300多名第一線女性作業員,負責捲菸葉、包裝等需要雙手靈巧的工作。在那個婦女剛走出家庭的時代,若要觀察當時台北的職業婦女,煙草工場可說是個大窗口。剛好,這一年7月,大夏天的,煙草工場神來一筆,管理係(管理股)為了要了解女性員工,做為訓練和福利的依據,進行了大規模的問卷調查。所謂問卷,並非讓女工看著一疊紙,逐題回答,而是由男性台籍職員口問,事前表明調查與升遷、績效無關,然後以無記名的方式記錄下來。答案則屬開放性質,非勾選題。

台北煙草工場每天七點上班,五點下班,沒有週末放假,月休二日和十六日兩天。(圖/麥田出版提供)
台北煙草工場每天七點上班,五點下班,沒有週末放假,月休二日和十六日兩天。(圖/麥田出版提供)

331位女工,成功訪得313人,其中日本籍6人、中國籍7人,台灣籍壓倒性的多,有300人,所以,整個問卷調查結果幾乎可以一窺1930年台北台籍職業婦女的內心世界。300位女工中,3/4住在大稻埕,所以,問卷也可說是一張大稻埕女性喜怒哀樂的素描。

煙草女工的模樣,不妨從知名小說《浪淘沙》作者東方白的回憶一窺。1938年東方白在大稻埕出生,上有兩個姐姐,媽媽婚前曾在台北煙草工場上班,推估起來,不出1930年前後。東方白在《真與美》曾說,待字閨中的媽媽在煙草工場上班,「賺錢添了衣裝,經常兩個蓋耳的雲髻,宛如盛開的花朵,也難怪父親一見生情了。」

女工的年齡以20到30歲最多,佔一半以上,30到40歲居次,約70人,20歲以下有44人,40到50歲有34人,五十以上才4人。用現代的標準看,40以下的「年輕」女性有270幾位之多,雖然當時的40歲可能已是祖母。

台北煙草工廠女工絕大多數是台灣人,且多住在大稻埕。她們年紀從十幾歲到五十幾歲都有,年紀稍長者總規規矩矩梳著典型的台式包頭。(圖/麥田出版提供)
台北煙草工廠女工絕大多數是台灣人,且多住在大稻埕。她們年紀從十幾歲到五十幾歲都有,年紀稍長者總規規矩矩梳著典型的台式包頭。(圖/麥田出版提供)

這群女工的教育程度,最高的是靜修女學校(今靜修女中)初等科畢業,有5人。公學校(小學)畢業的有104人,東方白的母親就屬公學校畢業。沒念書的有152人,公學校念過幾年未畢業的則有45人。

她們多半已婚,有229人是別人家的媳婦、媽媽和太太,而且,7成在20歲以前就已經被嫁掉。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