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紀宇專欄:川普X金正恩河內峰會登場 美朝焦點議題、關鍵趨勢一覽

2019-02-26 06:10

? 人氣

2019年2月,第二次川金會在越南首都河內登場,河內川金會,川普與金正恩(AP)

2019年2月,第二次川金會在越南首都河內登場,河內川金會,川普與金正恩(AP)

他和他相隔千里萬里,只見過一次面,地點在新加坡,時間只有一天。但是3個多月後,他公開表白:「我們戀愛了」。又過了5個月,這對有如現代牛郎、織女(或者牛郎、牛郎)的情人,終於又能夠見面了。

美國總統川普與北韓(朝鮮)國務委員會委員長金正恩最快27日晚間就會在越南首都河內相聚,一解相思之苦,想要再見面不知何年何月。當然,這場「河內鵲橋會」其實並不浪漫纏綿,反而各懷鬼胎算計,而且風險比8個半月前的「新加坡鵲橋會」,沒有等到28日晚間聯合聲明或共同宣言出爐,得失勝負難以論斷。

美國總統川普為期中選舉造勢,對金正恩大表「愛意」,自稱與金正恩「墜入愛河」。(美聯社)
美國總統川普為期中選舉造勢,對金正恩大表「愛意」,自稱與金正恩「墜入愛河」。(美聯社)

新加坡川金會 歷史象徵意義超過一切

時間快轉回到去年6月12日新加坡的第一次「川金會」,全球各主大媒體全程轉播,從車隊進入聖淘沙島(Sentosa)嘉佩樂酒店(Capella Singapore)、兩人握手寒暄、舉行會議、共進午宴、庭院散步……數億人(甚至數十億人)觀看這幕史無前例的大戲,想到不過短短幾個月前,兩人還在相互羞辱恐嚇,要以「烈焰與怒火」毀滅對方,真是今夕何夕。

儘管當晚兩人發布的《新加坡峰會聯合聲明》空空如也:金正恩對於最關鍵議題「朝鮮半島徹底無核化」只虛晃一招「堅定承諾」;川普則畫出「美朝新關係」「和平與繁榮」的誘餌大餅。但是「史上第一次」(historical first)終究帶有無限光彩、無限希望。

8個半月過去,觀察家依據川、金兩人性格與作風所做的推論大致準確。川普求功求名心切,不惜開出停止美國與南韓聯合軍演的支票,誇稱北韓對美國本土核武威脅已經消除!但是美國從軍方到情治單位高層都很清楚,這套廣告詞恐怕連川普自己都不相信,北韓的核武與洲際彈道飛彈(ICBM)軍備分毫無損,它仍然是「核武俱樂部」的最新(希望也是最後)成員,美國不想承認也不行。從川普最近的談話來看,只要金正恩的核彈「備而不用(不試爆)」,他可以接受。

2018年6月,美國總統川普與北韓領導人金正恩在新加坡會面。(AP)
2018年6月,美國總統川普與北韓領導人金正恩在新加坡會面。(AP)

金正恩與川普平起平坐 與南韓加強合作 與中國熱絡來往

回到平壤,金正恩的聲威也更上層樓:他做到祖父金日成、父親金正日都做不到的事:與全球唯一超級強權的領導人平起平坐。當然,除了安撫(或哄騙)川普,他繼續停止試爆核彈與試射ICBM(代表相關技術已然成熟可靠,實彈演練已非絕對必要),關閉並炸毀豐溪里核子試驗場(反正6次試爆之後已不堪使用),提升經濟發展力度,強化與南韓文在寅政府的合作,修補與最重要盟邦北京當局冷淡多年的關係。

至於美朝關係中與新加坡會上供奉的那頭「聖牛」:朝鮮半島「徹底、可查證、不可逆的無核化」(CVID)仍然是高高在上或在水之湄,凡人難以觸及。北韓連第一步──提交核彈、核武原料、核武設施、ICBM設施與發射基地的清單──都不願意跨出去,仍然堅持美方必須先承諾「行動換行動」(action-for-action)──北韓作到某種要求,美國主導的國際制裁就鬆綁到某種程度,「美朝新關係」也必須兌現到某種程度。

川普法螺吹得太響,回音的寂寥反而顯得刺耳。8個半月下來,美朝部長級談判不見進展,金正恩顯然重新得到中國的經貿資源挹注,來自南韓的合作不無小補,經濟發展頗有起色,川普政府沾沾自喜的「極限施壓」(maximum pressure)政策的效力有時而盡。

2月26日,北韓(朝鮮)國務委員會委員長金正恩抵達越南河內的美利亞酒店(美聯社)
2月26日,北韓(朝鮮)國務委員會委員長金正恩抵達越南河內的美利亞酒店(美聯社)

川普在國內四面楚歌 亟需外交成就撐場

另一方面,已經滿兩周歲的川普政權,在國內除了大規模減稅(企業受益最大)之外,還是拿不出什麼像樣的政績。對外除了以貿易戰壓制中國,也沒有多少可以誇口的成就。而且去年民主黨奪回眾議院,旗下各委員會對川普本人、家人及其統治集團磨刀霍霍,司法部「通俄門」(Russiagate)調查可能很快就會提出極具殺傷力的報告。因此,今日的川普非常非常需要一場外交勝仗,而且必須是歷史性的規模。

事態至此,第二場川金會勢在必行,而且各方期望值更高。但是如果河內的「川金會2.0」還是只能交出一紙自欺卻難欺人的聲明,或者川普按捺不住又作出狗急跳牆式的巨大讓步(白宮去年底至今已在調整立場),恐怕連新加坡川金會的歷史光環都將黯然失色。

儘管如此,如果兩國行前準備工作夠紮實,川普能聽從幕僚的規畫照表操課,議程比新加坡多一天的「河內川金會」還是有希望談出比較具體的成果,為後續的談判工作奠定堅實的基礎。

河內川金會越南懸掛美國與北韓國旗(AP)
河內川金會越南懸掛美國與北韓國旗(AP)

無核化「階段性」已成定局 金正恩手中有清單、寧邊兩張牌

首先來看最核心、最關鍵但也最無解的議題──無核化。美方顯然已不再堅持「一步到位」,而是默認平壤主張的「階段性、同步」無核化──北韓做多少、美國給多少。河內川金會上,金正恩應該會開出比較具體的支票,除了提交核武與ICBM軍備清單,另一個選項就是廢棄寧邊核子設施。寧邊位於平安北道,長期以來都是北韓核武計畫的核心,擁有從鈾濃縮到生產鈽的完整結構,廢棄這些設施對於無核化進展具有重要意義。當然,無論是提交清單或者廢棄核子設施,北韓都必須接受國際組織的查核,這又會是一個討論曠日廢時的議題。

在美國這邊,華府鷹派如白宮國家安全問波頓(John Bolton)仍然反對在北韓交出所有核武(利比亞模式)之前就鬆綁制裁,但開展雙邊關係正常化進程則可能被列入議程。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報導,華府與平壤正積極討論互設聯絡處(Liaison Office)。美國與中國建交(1979年)之前,1973年即在北京設立聯絡處,3年後主任位階提升為大使,美國與北韓或許也適用此一模式。

2017年8月29日,北韓試射「火星-12型」洲際彈道飛彈(AP)
2017年8月29日,北韓試射「火星-12型」洲際彈道飛彈(AP)

美國可望提設聯絡處、簽終戰宣言 北韓期望經濟利益 

但這並不是美朝雙方第一次討論互設聯絡處。1993年朝鮮半島核武危機首度爆發,1994年10月兩國在瑞士日內瓦(Geneva)簽署《美朝框架協議》(Agreed Framework),內容就包括「在對方首都互設聯絡處……逐漸將雙邊關係上升到大使級別。」之後美朝互派人員訪問平壤和華盛頓,考察聯絡處地點,美國還內定前任國務院韓國事務處處長理查森(Spence Richardson)接掌第一任駐平壤聯絡處主任,美朝甚至互換文書正式啟動互設聯絡處的程序,但最終還是宣告擱淺,《美朝框架協議》也在2003年1月化為廢紙具文。

互設聯絡處並不困難,問題在於北韓如何看重這一協議。目前北韓最期望的還是美國鬆綁制裁,至少讓兩韓重啟鐵路與公路連接現代化、開城工業園區、金剛山旅遊等合作計畫。相較之下,互設聯絡處雖然很有象徵性意義,但是在經濟領域並沒有多大實質利益,美國可能要加碼,例如簽署《韓戰終戰宣言》,向北韓展示建構新型雙邊關係、實現朝鮮半島停戰體制轉為和平體制(但與是否撤離駐韓美軍脫鉤)、保障北韓金氏政權安全的決心。

河內川金會:北韓會採取越南模式推動改革開放嗎?(AP)
河內川金會:北韓會採取越南模式推動改革開放嗎?(AP)

文在寅:兩韓經濟合作打前鋒 美國不花一文錢

但是許多南韓專家認為,美國恐怕還是必須在經濟議題上有所表示。美朝之間最重要斡旋者、南韓總統文在寅19日與川普通電話時表示:「兩韓從鐵路與公路對接到經濟合作計畫,只要川普總統提出要求,南韓隨時可以出面發揮作用……這樣做也能減輕美國的負擔。」文在寅顯然有意做球給川普,利用可以解釋為「制裁豁免」而非「鬆綁制裁」的「兩韓經濟合作」,讓北韓得到重啟鐵路與公路對接、開城工業園區、金剛山旅遊合作計畫的實質利益,並且呼應川普「不會重蹈向朝鮮提供數十億美元援助覆轍」的宣示。

有鑑於金正日時期的北韓動輒撕毀承諾與協議,不少人擔心金正恩會有樣學樣、出爾反爾。目前看來,國際社會似乎有一些樂觀的理由。朝鮮勞動黨機關報《勞動新聞》13日刊出一篇評論〈金正恩將軍書寫和平新歷史〉,強調金正恩推動的半島無核化是一條「不回頭、不後退的道路」,有如「亞歷山大大帝(Alexander the Great)揮劍斬斷戈耳狄俄斯之結(Gordian Knot),強調「和平之路充滿艱難險阻,同時還伴隨著昂貴的犧牲」。此文用意明顯,一方面要平息北韓內部對無核化的擔憂和不滿,一方面要向美國表明金正恩的無核化決心。

2019年第二次川金會,越南首都河內登場,河內川金會 (AP)
2019年第二次川金會,越南首都河內登場,河內川金會 (AP)

金正恩越南取經「社會主義主導的市場經濟」

經濟發展是金正恩第八年任期的重中之重,這回他到越南除了會見川普,也要對這個共產黨友邦進行國是訪問,分析家認為他將近距離觀摩所謂的「越南模式」──越南自1986年開始推動的「革新」(Đổi mới),或者「社會主義主導的市場經濟」。南韓媒體推測,三星手機工廠所在的北寧省、越南國產汽車「VinFast」工廠所在的海防市、大規模度假村雲集的下龍灣,可能都會吸引金正恩大駕光臨。

「越南模式」也是川普在河內峰會上的主要訴求與籌碼之一,他到越南後發了一則推文說:「越南蓬勃發展,世上少有;北韓只要無核化,他們也可以做到,而且一日千里。對我的朋友金正恩而言,北韓潛力雄厚,擁有絕佳的機會,史上罕見。我們很快就會知道結果──有趣極了!」

重演雷根與戈巴契夫經驗?美國領導人素質低劣是一大障礙

韓戰停戰至今近66年,朝美兩國關係累積了超過70年的劍拔弩張、互不信任,破冰之旅的確是如履薄冰。有分析家援引冷戰末期1985年至1987年間,美蘇領導人雷根(Ronald Reagan)與戈巴契夫(Mikhail Gorbachev)大幅降低全球緊張態勢的三度高峰會,認為川普的確有機會締造諾貝爾和平獎等級的成就。

但問題是,金正恩頗有梟雄之概,川普則是出了名的剛愎自用、衝動行事、輕忽專業,連當雷根的部長都不夠格,更是美國近代才具最低劣、眼光最短淺的國家領導者,美朝關係最大的變數就在他身上。

喜歡這篇文章嗎?

閻紀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