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燃煤發電在歐洲走入末路...報廢發電廠該何去何從?改燒「生物燃料」真的比較環保嗎?

2019-02-25 16:00

? 人氣

燃煤電廠該何去何從

燃煤電廠該何去何從

我乘火車去參觀英國最後幾個燒煤發電廠之一,經過了三個正在吸收陽光的太陽能發電廠。我還路過了一個叫艾格伯勒(Eggborough)的燃煤電廠,它幾乎已經停止了運行。巨大的冷卻塔上沒有蒸汽升起。它將於九月關閉。

但我要參觀的這家燃煤電廠不同。它以當地一個村莊的名字德拉克斯(Drax)命名,是西歐最大的發電廠。到2023年,電廠主人計劃完全停止燃煤。他們希望自己的發電廠將只消耗天然氣和生物燃料—碾成粉末的木屑顆粒。

未來幾十年裡歐盟有一些減少污染的重點目標,許多國家已指定關閉燃煤電廠,以實現這些目標。在英國,政府計劃到2025年結束燃煤發電。

類似的故事發生在世界其它地方。包括美國在內的許多國家正在遠離煤炭,因為其它能源變得越來越便宜,而環境法規也讓這種礦物燃料的市場遇冷。

但這留下了一個大的問題:我們該如何處置那些舊的發電廠呢?

過去一個世紀以來,這些電廠一直是全球能源市場的重要參與者。這些電廠接入國家電網花費昂貴,這意味著簡單地拆除它們可能並不明智。許多人,包括德拉克斯電廠的管理層,都堅持認為還有另一種方式。

只有倒下的樹木被能從空氣中吸收二氧化碳的新樹苗所取代時,生物燃料才能減少碳排放。只有倒下的樹木被能從空氣中吸收二氧化碳的新樹苗所取代時,生物燃料才能減少碳排放。

德拉克斯的規模是顯而易見的。在容納鍋爐和渦輪機的巨大建築兩側,矗立著六座米色冷卻塔。白色的蒸汽飄向天空。在廠房的中央矗立著一個高達259公尺的煙囪。電廠背後有一大堆煤——但是工作人員告訴我,現在比以前少了很多。

煤炭被放在這裡,直到它被傳送帶運到發電廠,碾碎並在高溫下燃燒。熔爐把水加熱,使其變成蒸汽,通過複雜的管道系統,使渦輪機以每分鐘3000轉的速度穩定旋轉。這種發電方式很簡單,但污染嚴重。

能量轉換

這在很大程度上解釋了為什麼這裡用煤炭的日子真的屈指可數。今年4月,英國整整3天沒有使用任何燃煤發電—下降的速度遠遠快於許多人的預期。這一趨勢意味著,自2018年初以來,英國總共已經有1000小時不使用煤炭能源,已經超過了去年的記錄。

「2012年,燃煤發電佔了能源組合的45%,」智庫機構「碳跟蹤」(Carbon Tracker)的格雷(Matthew Gray)說。「如今這個比例非常低。」

然而,從電廠運營商的角度來看,替換煤炭並不容易。該公司首席執行官科斯(Andy Koss)表示,這是因為生物燃料是一種比煤炭更難以處理的物質。

「它會堵塞設備,」科斯說,他還記得早期將生物燃料移動到煤炭傳送帶上的實驗是如何導致顆粒分解並產生塵埃的。和煤炭不同,生物燃料必須一直保持乾燥,以免膨脹成無用的粥狀混合物。它甚至很容易起火,因為它會慢慢氧化,所以對於成堆的生物燃料必須經常檢查其溫度是否上升。德拉克斯花了7億英鎊(新台幣280億)進行能源轉換,確保新的生物燃料可以得到小心處理,在發電廠內沿著防雨的通道進行運輸。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