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丁守中「金風車」說讓捐款銳減,李永豐願擁抱他泯恩怨

2019-02-15 16:00

? 人氣

李永豐說:「我總相信,台灣需要和解,世間總有情義。」(郭晉瑋攝)

李永豐說:「我總相信,台灣需要和解,世間總有情義。」(郭晉瑋攝)

「如果你認同紙風車劇團的理念,請幫我一個忙,填寫一下這張認同卡。你每刷一筆消費,銀行會撥○.五%回饋金給紙風車基金會,光這樣就幫我們很多了。」接受《新新聞》採訪這天,紙風車文教基金會執行長李永豐才風塵僕僕從外面募款回來,面對二○一九年的營運挑戰嚴峻,他抓緊每一個能替劇團募款的機會。

選舉跟颱風過境一樣

去年九合一選戰末期,國民黨台北市長候選人丁守中重炮抨擊柯辦總幹事小野公開支持民進黨高雄市長候選人陳其邁;罵完小野還不夠,連帶地牽拖小野曾經參與發起的紙風車劇團,批評紙風車是「金風車」,「到底包了民進黨多少案子」。在選前激情催化下,除了不明就裡的民眾打電話到劇團謾罵、要求退款,甚至也不乏觀風向的學校及企業不敢找紙風車演出。

選舉結束後,政治人物領走高額公家選舉補助款揚長而去,即使落選也不虞吃穿。「選舉就跟颱風過境一樣,過了就好了,日子還是要過。」農曆年前的尾牙中,紙風車董事之一的吳念真這麼安慰大家。但靠著餐風露宿巡迴全台表演的劇團一大家子,無端被選舉颱風這麼一掃,整體捐款銳減近三分之一,劇團運作大受影響。

 

紙風車每次戶外演出,觀眾至少都是2000人起跳。(郭晉瑋攝)
紙風車每次戶外演出,觀眾至少都是2000人起跳。(郭晉瑋攝)

紙風車正職人員約四十幾位,加上接案演員、相關舞台及工程人員,視演出規模大小,是個近百甚至數百人通力合作的大團隊。李永豐當年創設紙風車劇團有一個核心概念,就是要讓家長能夠安心把小孩送到劇團,讓大家無後顧之憂地演戲,賺錢就是給他們安頓。因此,除了在國家戲劇院、劇場演出,舉凡婚喪喜慶、尾牙、建案開工……,「我什麼都做,靠商業營收來支撐劇團營運,我自己都還當過百貨公司周年慶的小丑。」他說。

紙風車基金會的綠光劇團及紙風車劇團,至今仍是台灣票房最好的成人及兒童劇團;紙風車推出的戲碼既具藝術性又能接地氣,老少通吃、雅俗共賞,每次戶外演出,觀眾至少都是兩千人起跳。

「酷酷嫂」周美青是志工之一

這也是為何算盤撥得精的藍綠政治人物都愛找紙風車去演出。以選舉動員兩千人為例,光是遊覽車、便當、旗幟等費用,動輒數百萬元;相較之下,邀請紙風車來演出的費用只要幾十萬元,而且不需要勞師動眾「烙人」,紙風車本身就是票房保證。

過去胡志強、朱立倫分別擔任台中及新北市長時,即連續多年找紙風車演出。不僅如此,現任雲林縣長張麗善上屆參選雖然落敗,但她大方捐出選舉補助款給紙風車。

幾年前,紙風車還征戰到中國,連續多年到對岸進行夏天巡演。「我們在北京國家劇院演出,光靠票房、不需募款就能賺錢,你相不相信?」「我們二十幾年的經驗,戲真的比較好看,這就是我們的軟實力。」但一六年、蔡英文當選總統後,李永豐基於「不想為難對岸的朋友」,就沒再西進演出。

與其牽扯藍綠、統獨,不如檢視紙風車這些年的實績。

紙風車從○六年開跑的「三一九鄉村兒童藝術工程」,及一三年啟動的「三六八鄉鎮市區兒童藝術工程」,百分之百來自民間捐款,至今捐款總金額高達四億五千多萬元,累計觀賞人數達一四四餘萬人,相當於全台灣每十六人就有一人看過紙風車劇團的演出。

紙風車基金會財務暨行政總監溫紹彤透露,從事戶外演出除了要克服酷暑、低溫或下雨,光是SOP就超過四百條,需要很大的熱情才有辦法持續下去。她形容,每次到南部演出,大家就跟旅行團一樣,清晨四時就出發,光是便當錢就很可觀。

吳念真口中「最好大喜功」的人

劇團自己統計,從「三一九」到「三六八」,光是吃過的便當就高達四萬七千個,總共排過九十四萬張椅子,支援的志工高達一萬三千餘人次,最知名的志工之一就是「酷酷嫂」周美青。

辛苦不打緊,紙風車劇團團長任建誠說:「觀眾的反應是很現實的,戶外演出不好看,觀眾馬上掉頭走掉。」如何讓觀眾人數愈看愈多,靠的是長期累積的經驗及創意。

從三一九到三六八,這個瘋狂且自虐計畫的發想者就是李永豐──吳念真口中「最好大喜功」的人。

李永豐透露自己是嘉義布袋人,有一次鄉親想請劇團去演出,因經費不夠去不成。事後他突然心念一轉,「讀聖賢書,所學何用,我竟然不能回家演。」「所以我才立志,在我餘生,我要免費演戲給全台灣孩子看,把戲帶到地方去做戶外演出,讓中下階層的觀眾騎摩托車就能來看戲。」

為了讓全台的孩子都有戲看,幾年下來,劇團上山下海,前往離島還曾經搭過客輪、軍艦、拖板船,總里程數超過四十四萬公里,可以繞地球十一圈。例如到澎湖演出,為了把舞台、設備、發電機等全搬去,船運兩百萬元,從馬公到七美包船去四十萬元。愈是偏遠的地方賠愈大,「紙風車所有賺來的錢,除了員工的年終獎金,都是用來補這個(虧損),我們是很典型的社會企業。」「這些事政治人物完全不懂,我真的很悶。」

 

紙風車團長任建誠(右)說,李永豐(左)頭腦「與眾不同」。(郭晉瑋攝)
紙風車團長任建誠(右)說,李永豐(左)頭腦「與眾不同」。(郭晉瑋攝)

青少年反毒演出也是李永豐「讀聖賢書」覺得一定要力推的事。李永豐說,吸毒是世紀的黑死病,最「好發」的是國中青少年,大家如果繼續粉飾太平,三十年後台灣恐會有一半人在吸毒。紙風車從一二年開始到校園演出,全台九四四所國中已演出六四九場。其中僅一八%經費來自政府,其他都是民間捐款。儘管如此,仍有校長宣稱,他們學校沒有學生吸毒不用來演。

逢人邀簽認同卡,積小成大

如今又被九合一選舉超級颱風這麼一掃,這位唐吉軻德難掩壓力,除了贊助減少,演出也勢必大幅減少,也因此他逢人就忙著要大家簽紙風車認同卡,希望積小成大。

儘管肩頭壓力沉重,李永豐指出,三六八藝術工程每次出去都一定會演《唐吉軻德打風車》這齣戲,身為一個英勇的騎士,本來就要幫助別人,那怕遇到千年怪獸,依然要拿著長矛勇敢地挑戰。

「我如果碰到丁守中,還是想要安慰他(指落選)、跟他握手,跟他說紙風車不是你說的那樣。當你考慮他的心情,願意跟他擁抱,很多恩怨就沒有了。」他說:「我總相信,台灣需要和解,世間總有情義。」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紀淑芳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