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這一夜,沈富雄當助理

2016-01-27 09:30

? 人氣

沈富雄「國會助理」還沒就任就放棄了。(顏麟宇攝)

沈富雄「國會助理」還沒就任就放棄了。(顏麟宇攝)

前立委沈富雄要重回立法院,擔任立委鄭運鵬的「助理」,沒想到消息曝光後,鄭運鵬臉書立刻被反對者洗版,惡烏及屋,鄭運鵬差點沒被罷免口水淹沒。不到二十四小時,沈富雄收回前議,臉書公告「不當國會助理了,免得給運鵬添麻煩。」他感嘆,「在台灣,這個國家,就算要不支薪報國,還真的是─門都沒有。」

細看沈、鄭兩人臉書留言,不難探查沈富雄的感慨。相對沈富雄報國無門,前立委田秋堇倒是十二萬分順利地成為新科立委余宛如的「支薪助理」,且得到眾多祝福,余宛如也不是根正苗紅的民進黨,接受民進黨不分區推荐前,她是資深綠黨,至少一以貫之站在「非藍」這一區。沈富雄不能怪反對他的網友言詞難聽,只能怪自己重返國會的算盤沒打精準,想得太順理成章了。

沈富雄不是普通立委,當年沈老大也是創造過旋風的人物,他聰明至極的快人直語本事,絕不在柯文哲之下,然而,十六年政治沖刷,刷出三次政黨輪替,也刷出政治冷暖與現實。他出身自陳水扁創立的「正義連線」,一九九二年首次參選立委就提出「台灣中國,一邊一國」;一九九五年競選連任,他又獨創「四季紅」配票模式,讓民進黨在台北市南區四席立委全上。

「五個可能」,與民進黨漸行漸遠

二00四年陳由豪政治獻金案是他和扁家、和民進黨關係轉變的起點。當時他以「五種可能」迴避了直接證實陳由豪進扁家官邸見吳淑珍,他的一番「聰明話」,卻讓自己在藍綠兩面不是人,綠營支持者痛恨他迴避扁珍不力,藍營支持者認為他在關鍵時刻竟不揭露真相。結果是沈富雄有意在二00六年爭取民進黨台北市長選舉提名,卻被「高層」硬生生勸下;二00八年馬政府就任提名他出任監察院副院長,藍營大反彈,硬是沒能通過同意權的過半門檻。

二00七年沈富雄退出民進黨時,說了一段話,「當民進黨內那些壞孩子對我已經沒有感覺,我留下來也沒任何意義。」想像得到,批評時政砲火猛烈的他,很難不把砲口對準權力者,在民進黨眼中,他就是「背骨」了;沈富雄卻有自己一套計算模式,認為他的言論可以吸引到中間淺藍的一塊,在藍大於綠的台北市是有利的,可惜,政治涉及的不是數學而是人性,愈是精算愈是算不準。二0一四年,他又有意投入台北市長選舉,結果,又是藍綠不著邊,民調沒起色,最後宣布退選。

既為孤鳥,報國何須找門? 

沈富雄的經驗顯示,無法接受政治立場劇烈改變的不只是綠的支持者,還包括中間選民,沈富雄曾經提出國家的病根有三:政黨對立、媒體民粹、治理無方,十二個字藍綠罵盡還包括媒體,而他還是通告不少的名嘴之一。就政黨對立這一項,他說:「民進黨輸的那天開始,從未有想如何以在野身分把國家弄好,只想把馬英九鬥臭鬥爛以拿回政權。」如今民進黨真的拿回政權了,民進黨當然不會承認自己靠得是鬥臭鬥爛這一招,怎麼可能容忍沈富雄重返門牆?

沈富雄不知打得什麼算盤,竟想充任曾為自己助理的助理,鄭運鵬欣然從之,果然惹來麻煩,鄭運鵬敬重前輩的智慧,沒錯;錯的是沈富雄,他沒能認清政治確乎能讓人受傷,而他的旋風歲月早過去了。七十五歲的沈富雄,既有「壯士無暮年」之志,報國不必找門,寫寫文章,當當名嘴,以遣有涯之生,足矣。

喜歡這篇文章嗎?

主筆室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