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勞悲歌》下班8分鐘後又上班 一日本職員不堪超時工作自殺

2016-01-27 08:10

? 人氣

日本厚生勞動省推動各項政策,期望減緩過勞死的比率。(翻攝日本厚生勞動省)

日本厚生勞動省推動各項政策,期望減緩過勞死的比率。(翻攝日本厚生勞動省)

「過勞死」一詞在亞洲國家並不罕見,日本、南韓兩國的超時工作比率,更是超越不少歐美國家。《神戶新聞》報導,一名西日本高速公路的職員,因不堪長期超時工作而自殺。據死者家人指出,他一個月加班時數最高達178小時,甚至出現過下班不到8分鐘,就又要上班的情況,且僱主從未給予加班費。

單月加班時數長達178小時

疑因過勞而自殺的死者,原在九州道路事務所任職,2014年10月調職至第二神明道路事務所,負責該處的維修等業務。2015年2月,被發現於神戶市的員工宿舍自殺身亡。死者家人透露,他在調職後經常抱怨「工作很忙,完全沒有休息時間」、「身體不舒服」,而且每月加班時數最高竟達178小時,甚至曾有下班不到8分鐘,就再次上班的情形。

據第二神明道路事務所安全系統、電腦使用時間推算,死者自2014年10月調職後,一直到2015年1月的每月加班時數分別為150、178、152、108個小時。

相較於歐美國家,日韓兩國的年平均工作時間偏高。(翻攝日本厚生勞動省)
相較於歐美國家,日韓兩國的年平均工作時間偏高。(翻攝日本厚生勞動省)

下班8分鐘後又上班

除日班外,死者也負責監督夜間工事的進行,2014年11月4日的上班時間為早上7點半,下班時間則為5日清晨4點59分,中間僅有短暫的午休及傍晚休息,而後又於同日上午5點7分上班;光11月就有4天工作到隔天清晨5、6點,其中有3天與下次上班時間僅差8分鐘、26分鐘、2小時18分鐘。

日本厚勞省調查顯示,多數員工擔心工作質量及人際關係(包含職場性騷擾、職權騷擾等)。(翻攝日本厚生勞動省)
日本厚勞省調查顯示,多數員工擔心工作質量及人際關係(包含職場性騷擾、霸凌等)。(翻攝日本厚生勞動省)

該名男性工作嚴重超時,但事務所的出勤管理系統,一個月卻僅記錄34至85小時的時數,完全沒有反映實際出勤狀況。神戶西勞動基準監督署表示,死者的家人曾要求事務所支付加班費,卻未得到回應,加上其他職員也有相似情形,該署於2015年提出修正勸告,但西日本高速公路關西分部僅承認收到勸告,未做其他說明。

因勤務問題而嘗試自殺的勞工中,有許多與工作勞累有關。(翻攝日本勞動省)
因勤務問題而嘗試自殺的勞工中,有許多與工作勞累有關。(翻攝日本勞動省)

死者家人:根本是職場霸凌

死者家人表示:「(事務所)加諸過度的工作量於(該名男性),根本就是『職場霸凌』(パワハラ,指上司藉權力向下屬施壓等)。」要求該事務所說明詳細出勤狀況,死者上司則向其家人致歉,並表示:「就(死者)的業務量來看,現在的人手十分不足。」該事務所所長也承認自己有管理上的疏失。

日本厚生勞動省成立職權騷擾應對組織,提供民眾諮詢。(翻攝日本厚生勞動省)
日本厚生勞動省成立職權騷擾應對組織,提供民眾諮詢。(翻攝日本厚生勞動省)

僱主:目前無法斷定是否與業務量有關

西日本高速公路關西分部宣傳科科長赤井健二表示,該案會以「勞動者災害補償保險」來處理。但就企業相關責任部分,他表示:「目前還無法斷定(死者自殺)是否與業務過多有關,所以我們暫不對加班、是否要道歉等做出回應。」

因勤務問題而嘗試自殺的勞工中,有許多與工作勞累有關。(翻攝日本勞動省)
因勤務問題而嘗試自殺的勞工中,有許多與工作勞累有關。(翻攝日本勞動省)

日本政府制定相關對策

超時工作在日本並非罕事,日本政府更於平成27年(西元2015年)7月,以平成26年(西元2014年)開始實施的《過勞死等防止對策推進法》為基礎,制定相關對策大綱。主要內容為:(1)於2020年前,將現今一週工作時數60小時以上的勞工比率,減至5%以下;(2)於2020年前,將有薪假的比率逐年提升至70%以上;(3)將精神健康處理機構比率增至80%以上等,盼藉此達成「零過勞死」的目標。 

為預防勞工因過勞而自殺,日本政府還於去年12月推出「壓力檢測」制度,針對全國職員數超過50人以上的公司,派遣醫師確認勞工的精神狀況。負責設計該制度的近畿大學教授三柴丈典表示:「以機械性的方式檢測職員的壓力,無法解決根本問題,企業方也應培育負責處理精神問題的人才。」「希望勞工工會的福利部門,能針對人事、總務等平常無法介入的議題,制定相關對策。」

負責處理精神健康的機構逐年增長。(翻攝日本厚生勞動省)
負責處理精神健康的機構逐年增長。(翻攝日本厚生勞動省)

勞工支援團體「溫情支援」(あったかサポート),23日於京都市下京區召開座談會,提倡「創造無過勞死、過勞自殺的社會」,與會者包括主辦的社會保險勞務士、各界專家,及過勞死、過勞自殺者的遺屬等,總計約90人參與。「全國過勞死家屬思考會」代表寺西笑子(67歲)表示:「我的丈夫因過勞而選擇自殺,我只希望往後不要再有受害遺屬,我們必須改變大眾的想法,讓他們知道『過勞死是不應該存在』的。」

日本近年因精神問題而申請勞災(勞動者災害補償保險)的件數大幅增加。(翻攝日本厚生勞動省)
日本近年因精神問題而申請勞災(勞動者災害補償保險)的件數大幅增加。(翻攝日本厚生勞動省)

自殺不能解決問題,勇敢求救並非弱者,生命一定可以找到出路。透過守門123步驟-1問2應3轉介,你我都可以成為自殺防治守門人。

※ 安心專線:0800-788-995(0800-請幫幫-救救我)

※ 張老師專線:1980

※ 生命線專線:1995

喜歡這篇文章嗎?

詹如玉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