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珍專欄:陷入兩難的國民黨,到底要走向何方?

2015-10-06 06:40

? 人氣

換柱?換朱?隱隱牽動國民黨路線之爭。(葉信菉、林韶安攝)

換柱?換朱?隱隱牽動國民黨路線之爭。(葉信菉、林韶安攝)

換柱?或挺柱?這是洪秀柱的難題,也是朱立倫的難題,凸顯的則是國民黨的困局。當網路發起「總統換秀柱,立委票棄選」活動或「擠爆黨部挺柱行動」的同時,隨著洪秀柱民調支持度一再探底,在基層早已經有三個半月哀鴻遍野。

非國民黨員的沈富雄甚至在臉書大嘆,恨不能將他三個月談及選舉的六十篇文章全數撤回,他自陳犯了三大錯:高估了洪秀柱的潛能;低估了國民黨的失能;錯估了宋楚瑜的萬能。他還呼籲洪秀柱退選,好結束這場「淒美的錯誤」。沈富雄的錯估,也是當初扭捏做態之國民黨天王的錯估,他們錯估的還不只是洪秀柱初選民調漂亮的數字,而是台灣的民意氣候,一路從去年太陽花學運錯到九合一選舉大敗,迄今都未能真正醒轉。

更不可思議的是,這個困局自兩蔣遷台始,歷經李登輝改造國民黨,迄今猶未解。不論是中國國民黨或台灣國民黨,唯一的問題是:落腳於台灣的國民黨,到底要走向何方?要不要與在地接軌?還是跳躍式地回到一九四九?

洪秀柱做為所謂的「鐵桿藍」,到現在她大概都還不明所以,為什麼她的「一中同表」或「憲法的終極統一」,會引起偌大疑慮。更不要提她所信賴的學者主張的「一中三憲」,至少在現階段的台灣,不可能為主流民意所接受。民主政黨當然必須與時俱進,否則不可能通過民意的考驗,洪秀柱一而再再而三探試民意底線,結果就是讓她自己的民調莫名所以的從曾經有過的百分之四十六,一掉就是三十個百分點不止,簡直是失血性下滑。

國民黨從創建興中會起算,肇因於帝國之衰頹,蔣介石領導北伐到抗日,追求國家之統一富強殆無疑義,故對岸為抗日戰史翻案,也不能不肯定蔣介石是一位民族主義者。但是,不要忘了,民國元年同盟會、統一共和黨、國民公黨、國民共進會、和共和實進會,五個政團就合併為國民黨達成協議時的宣言:「共和之制,國民為國之主體,吾人欲使人不忘其義,故言其名曰國民黨。」

民主,才是國民黨一貫追求的理想,不論是推翻滿清、抗日戰爭、乃至國共鬥爭,除了所謂國家復興之外,最重要的還在於「國民為國之主體」,國民黨之不敵共產黨,就因為國民黨被型塑(不論真假)為專政政黨,諷刺的是,六十六年過去,國民黨民主化到快要失去政權三次,共產黨依舊一黨專政,如果洪秀柱相信國民黨還應該是那個追求中國終極統一的政黨,她應該號召黨人往赴北京發展地下黨組織,推動孫中山嚮往的民主中國,而非輕信她的學者幕僚。

國民黨到台灣來,即使經過很長一段時期的威權統治、白色恐怖,但開放基層選舉不無是在政權危疑中,逐步落實民主的意思,蔣經國晚年確立政治開放之政策,強調自己也是台灣人,其心念就是讓國民黨接地氣,紮根於台灣,斷了這個地氣,國民黨在台灣還有何吸引力可言?兩蔣俱往矣,一九四九遷台流離之人終究將凋零殆盡,能留一口文化的血脈已屬難得,怎麼可能強求第二代、第三代扛起這個虛幻而遙遠的中國包袱?

中華民國憲法隨著一九四九搬過來,從臨時條款開始,這部憲法就處於有限適用的情境,更不要提肆後的七次修憲,除了基本人權,凡屬治權需求者,無不明列於增修條文,保持一中精神,那是因為台灣國際處境堪憐,然而,這部一中憲法絕對不是做為與對岸協商統一的依憑,最重要的,兩岸終極走向,不是任何一個黨、一位權力者都能獨斷,遑論總統參選人,洪秀柱民調持續下探,不能只怪黨人不團結,她得問問自己,為什麼探查不到民意的氣候?

當民進黨都知道擁抱主流中道民意,將台獨黨綱入檔存參,熱烈靠攏中華民國,國民黨為什麼不能放下一九四九的逃難憲法,擁抱中華民國在台灣?國民黨本土派,不能只是樁腳派系的本土派,必須確立築基於台灣的政黨論述,而懷抱中國意識的國民黨,不能不徹底認知他們心中那個神州大陸,不在台灣,一代凋零一代興起,過度急切緬懷虛幻已經不存在的「大中國」,只會把年輕世代更加推離,這是國民黨希望的嗎?

從總統李登輝繼任總統與國民黨主席以來,二十八年過去了,國民黨還沒搞清楚到底要走向何方,這正是國民黨必敗之由。

喜歡這篇文章嗎?

夏珍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