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雙十,展演,女人參政

2015-10-15 05:50

? 人氣

中華民國104年國慶典禮,馬英九總統偕夫人周美青一同出席。(顏麟宇攝)。(顏麟宇攝)

中華民國104年國慶典禮,馬英九總統偕夫人周美青一同出席。(顏麟宇攝)。(顏麟宇攝)

聯合新聞網有兩則新聞「 國慶雙嬌周美青、蔡令怡『兩抹藍』愛台灣」(下稱雙嬌文)與「 國慶這樣穿 3姝誰最靚」(下稱三姝文),雙嬌文評論 中華民國現任正副總統法定配偶-周美青與蔡令怡的穿著;三姝文則是分別評論周美青、蔡英文、洪秀柱的穿著。雙嬌文與三姝文兩者都把焦點放在典禮中女人的衣著上,對他們穿什麼禮服品頭論足。

副總統吳敦義賢伉儷出席中華民國104年國慶典禮。(顏麟宇攝)
副總統吳敦義賢伉儷出席中華民國104年國慶典禮。(顏麟宇攝)

試著想想,為什麼在重要的典禮上,女人的衣著總是萬眾矚目的重點呢?難道女人作為人,比起他們穿著什麼衣著,他們的事蹟與典禮中的行為,不是更重要、更應該被討論的重點嗎?尤其是雙嬌文整篇都是對周美青與蔡令怡的衣著描繪,甚至把他們的穿著打扮形容成「愛台灣」,好像他們什麼都不用做,只要顧著在典禮上妝點自己給(男)人看就好了!那典禮的目的究竟是什麼?女人又為何出現於此呢?

已故女權作家、運動者-Andrea Rita Dworkin,曾在一次的宴會上,穿著平時穿的吊帶褲與球鞋,就因此屢次遭到眾人的嘲笑,但也有支持者稱讚他「這正是她對充滿隱性色情文化的當代社會的不妥協態度:不取悅媒體,更不取悅男人」。因此,我們必須知道色情不只出現於性工業中,連在各種場合都被用來要求女人如此展演。也就是說,雙十典禮同時也是給(男)人觀賞用的色情活動,縱使這可能不是主要目的,但可以確定的是,女人的穿著正是當中最吸引(男)人的「娛性節目」!

除此之外,三姝文更是把焦點放到蔡英文與洪秀柱的衣著上,諸如「蔡英文穿了一雙霧面平底鞋,這樣的鞋子一看就知道好穿好走,但是出席國慶大會就顯得太休閒」、「 對於洪秀柱的穿著,陳孫華表示,感覺好像在參加『母姊會』,衣服沒有展現領袖風範 」。如此之舉著實令匪夷所思,蔡英文與洪秀柱並非「XX夫人」,不是透過與有政治地位的男人成婚取得政治地位,而是兩大黨的總統候選人,為何三姝文會把他們兩人跟現任中華民國總統夫人的周美青放在一起比較呢?

洪秀柱王金平蔡英文宋楚瑜郁慕民於中華民國104年國慶典禮中唱國歌。(顏麟宇攝)
洪秀柱王金平蔡英文宋楚瑜郁慕民於中華民國104年國慶典禮中唱國歌。(顏麟宇攝)

當這些問題肆無忌憚的發生在女性政治人物身上時,便象徵著政治的厭女情節。就連女人要參政,都還要彰顯自身的「可被幹性」(fuckabity) 來迎合眾人(特別是男人)與媒體,縱使女人成了政治人物,甚或國家元首,父權社會依舊會將他們視為性玩物,雖然被要求的形象與平凡女人不同,也頂多只是比其他女人「高級」了些!就有如女性主義法學家- Catharine A. MacKinnon 所述:「做一個女人就是做一個被X的人」。也正是如此,才會有這麼多針對女性政治人物的色情攻擊,女人在參政上必須遭遇遠勝於男人的重重困難,一直處於政治弱勢的處境中,必須透過婦女保障名額等「矯正歧視措施」 (affirmative action) 才能確保女人在政治上的一席之地。

這些都顯示出,女人作為一種群體,無論女人在性別以外的任何身分與行為,都不如「外貌」才是社會評斷其價值的重點。而且這種評斷是透過男人制定的審美標準,無時無刻審判、刁難女人,無關乎女人的認同與感受。因此女人在任何場合,就連在政治上,都會或多或少被當成「花瓶」,有如展示品般對待。而這就是所謂的「男性凝視」(male gaze),並非單純只是男人在「看」,除此還要以男人的標準加以「評論」,甚至直接地影響了女人於這父權社會中的生存與發展前程,是一種男人對女人的「積極監控」。即使這可以被其他努力補足,但依然是父權制度建立給女人的重大障礙,要求女人必須依照男人的期待存在。

如果我們追求性別平等,便必須積極打破這樣的框架,把對女人的評斷標準回歸到他們的所做所為,讓女人能夠與男人平起平坐的出席各種場域,與在政治上競爭。

*作者為恐性與受暴連線召集人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