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彰顯人性的光輝---歐洲各國應分擔管理難民責任

2015-10-01 05:40

? 人氣

敘利亞難民(美聯社)

敘利亞難民(美聯社)

敘利亞的內戰打了超過四年﹐2015年至目前為止﹐已有超過五十萬來自敘利亞和鄰近國家的偷渡客橫越地中海湧進歐洲﹐小艾倫(Alan Kurdi)和家人偷渡翻艇遇溺﹐伏屍海灘的情景叫世人揪心﹐他在加拿大的姑母慨嘆﹐兩個姪兒從沒能過好日子﹐短暫的一生﹐都是在戰亂和逃亡中渡過。

敘利亞人本來都不想太遠離故鄉﹐所以不少人都已在黎巴嫩﹑土耳其和約旦避難個兩三年﹐期盼烽煙散去就可回鄉。剛看過德國電視台Deutsche Welle的紀錄片Transit Camp Friedland﹐一個敘利亞男子到達德國後回憶﹐避居黎巴嫩的時候﹐曾按捺不住回去家鄉看一眼﹐見只剩灰燼﹐這時對面正巧有陌生人跟他打招呼﹐還沒有機會走近﹐一顆砲彈就擊中這陌生人﹐一刻間化為烏有。戰事越演越烈﹐鄰國的難民營都人滿為患﹐尤其是黎巴嫩幅員小﹐本身也不安穩﹐近來更感受到本地人排擠的情緒漸變強烈﹐越來越多人唯有再設法逃離﹐或入紙申請移居加拿大等國-----除了審批非常緩慢﹐換領﹑湊足證件也是個大難題﹐使敘利亞人對前景感到無比絕望﹐不惜付數千歐元代價予人蛇組織坐充氣橡皮船渡海﹐冒一次險﹐換來長久的安樂。

人蛇活動在可見的將來﹐難以制止。大多數人在希臘和意大利的外島和匈牙利登陸﹐並登記身份﹐早在年初﹐已出現不勝應付之狀﹐歐洲各國在人流管制和情緒上一直都未有充份準備﹐九月初﹐德國在未做好對內和對外的協調之前﹐就單方面宣佈大開國門﹐希臘和意大利每天要應付源源不絕上岸的難民﹐視此為放人的機會﹐招致上以萬計的難民一時間從希臘﹑意大利等第一收容站北上長征到德國以至瑞典﹐難民跨越馬其頓﹑塞爾維亞﹑匈牙利﹑奧地利進入西歐﹐各國的國情和對難民的態度有別﹐匈牙利先封鎖與塞國的邊界﹐難民改變路線﹐轉經克羅地亞﹐幾個前南斯拉夫國家的邊境和中轉營都擠得水泄不通﹐邊防束手無策﹐把難民當成人球般驅趕﹐偶有巴士來接載﹐難民就蜂擁而上﹐可謂顛沛流離﹐不少難民在混亂中更和親人失散﹐維也納的火車站就張貼了一牆的尋人啟事。

冬天將至﹐可以預見染病的難民會增加﹐加重醫療設施的負擔。而從保安的角度來看﹐難民的身份未經詳細核實﹐任其穿梭過境﹐其實也不合理。而且還造成一個不公平的現象﹐就是體健﹑有錢傍身的就捷足先登﹐到達大多數人心儀的德國初步安頓﹐但體力和財力負擔不來的就得待在希臘﹑或是羅馬尼亞等東歐國﹑甚至是黎巴嫩和土耳其的難民營﹐而那些當中有部份可能才極需優先庇護﹐改善管理措施實在刻不容緩。

歐盟律例都柏林規則(Dublin Regulation) 在舒緩這次大型難民潮中成了一大絆腳石﹐都柏林規則規定尋求庇護者必須在首個踏足的歐盟國家申請並套取指摸﹐本意是防止人們隨意挑選庇護國﹐但在這次大型偷渡潮卻導致希臘﹑意大利和匈牙利的負擔份外沉重﹐部份歐盟國家----包括德國﹐最近已放棄奉行都柏林規則。

9月22日﹐繼早前安置第一批四萬人後﹐歐盟通過重新安置六萬多個在希臘和意大利已通過審核獲得庇護資格的難民﹐強制各成員國按經濟能力﹑人口等條件分配﹐並撥巨款資助敘利亞鄰近國家的難民設施﹐這些國家和聯合國難民署最近手頭甚為吃緊﹐所以算是及時雨﹐但成員國對如何處理繼續湧入的難民尚未有共識。

下一步歐洲各國應該設立機制﹐著力減輕希臘和其他第一收容國的負擔﹐讓更多非臨近地中海的國家也參與臨時收容﹐並規定偷渡客在獲核定前必須住在難民營﹐分擔任務包括﹕

一、與聯合國等組織配合﹐提供食﹑住﹑醫療
二、負責保安﹑協助甄別身份
三、遞解渾水摸魚者﹑不合難民資格者出境

每隔一段時間﹐各國安排交通有秩序移送已在希臘收容中心登記的人﹐重新作中期安置﹐最近美國﹑加拿大和澳洲等非歐洲國家都宣佈增加收容配額﹐合資格的難民多了出路﹐這些有意接納的國家應輪流派代表去不同的難民營面見﹐尤其是外國有親人的個案﹐更應加快查核疏導﹐聯合國等組織也可分散地頭和人力審核各人的難民資格﹐各國慈善團體都能更妥善地照顧難民。

至於能否在臨時收容國工作﹐各國有自主權﹐若不容許也可鼓勵建設難民社區﹐可以營商﹐難民中有教師的可和志願團體合作辦學﹐在難民營內外犯事的﹐一律撤銷收容資格﹐難民不用長途跋涉﹐不用再露宿街頭不論最終是否定居歐洲﹐也能過些較充實的生活。

總之﹐各國應先分擔管理責任﹐才是最實際﹐最能解決燃眉之急﹐至於永久收容的分配﹐容後還要按形勢發展﹐慢慢再議。

東歐四國(匈牙利﹑捷克﹑斯洛伐克和羅馬尼亞)在歐盟會議中高調反對收容配額﹐不無道理﹐但卻不見提出任何建議或反方案。要切實解決問題﹐需要各方拿出誠意去協調﹐群策群力﹐戒除互相指責﹑抱怨。人道主義不是光喊口號就算﹐一時之愛心滿溢也不持久﹐日後﹐國際社會應該繼續多監察﹐努力找出顧全歐洲﹑顧全難民的對策﹐才能真正彰顯人性的光輝。

參考:

ECRE Weekly Bulletin
Open Letter to the peoples of Europe, the European Union, EU Member

States and their representatives on the Justice and Home Affairs Council, signed by international Lawyers worldwide

(超過六百位國際法律師和專家﹐聯署公開信﹐敦促歐洲當局按照法例履行應盡的責任﹐近日徇眾要求﹐收集簽名截止日期延遲到9月28日。)

*作者是一位遷徙者﹐香港出生﹐後移民加拿大﹐也曾居大連﹐四十年間兩代大型偷渡潮----越南﹑敘利亞難民緊繫於心﹐幾年來熱衷收集難民船舊事﹐學習難民事務。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