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贖金也殺雞儆猴 伊斯蘭國穩賺不賠的綁票生意

2015-09-29 08:10

? 人氣

伊斯蘭國從綁票贖金中獲利匪淺。(取自推特)

伊斯蘭國從綁票贖金中獲利匪淺。(取自推特)

2014年6月底建國的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 IS)生財有道,除了佔據伊拉克國有油田盜賣石油掙錢、接受捐款外,綁架多名西方人質收取贖金也為IS賺進大把鈔票。據統計,IS去年綁架贖金的入帳就高達2500萬美元(約合新台幣7億5000萬元),除了實質的金錢收入,綁架影片的拍攝也富有宣傳意味。

IS的勒索業務分工細密,成員們區分為:偵察者(spies)、告密者(informers)、執行者(kidnappers)、看守者(jailers)以及談判者(negotiators)。1名敘利亞記者歐瑪爾(Omar Al-Maqdud)近日接觸了部分IS負責勒索業務的前成員,聽他們娓娓道來IS如何執行綁票。

181名記者慘遭撕票

2年前某日,歐瑪爾與美國自由撰稿記者索特洛夫(Steven Sotloff)見面,索特洛夫向歐瑪爾透露要前往敘利亞的意願,歐瑪爾曾試圖阻止,因為正被內戰拉扯的敘利亞情勢極度不穩定,索特洛夫必定面臨危險。

3天後,歐瑪爾收到索特洛夫從敘利亞北部城市阿勒波(Aleppo)寄出的電子郵件,索特洛夫信中向歐瑪爾求援,不久,索特洛夫即傳出遭IS綁架。

尤素夫(Yusuf Abubaker)是索特洛夫當時在敘利亞的連絡人兼司機,他於日前接受歐瑪爾訪問時回億,索特洛夫遭到綁架那天,有3台車衝出擋住他們車子的去路,約15人下車持著AK-47,示意要2人分開上車。15天後,尤素夫被釋放,但索特洛夫從此音訊全無。

2014年9月,索特洛夫遭IS割喉斬首的影片流出,另1名美國記者佛利(James Foley)亦遭同樣待遇。

 

 

根據「無國界記者」(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的統計,自2011年以來,在敘利亞遭到撕票的記者、公民記者或部落客共181名,至今仍有29名與外界失去聯繫。

隨時通風報信,掌握行蹤

歐瑪爾為了瞭解IS的綁架流程與細節,他來到了靠近敘利亞的土耳其邊境小城安塔基亞(Antakya),與化名為阿布(Abu Huraira)的IS負責綁架業務前成員碰面,阿布向歐瑪爾說出IS綁架業務的細節。

阿布在得知國外記者抵達敘利亞後,便喬裝成當地居民企圖接近記者,以提供協助為由取得這些國外記者的信任與依賴,再開始回報記者的採訪行程給IS。

阿布通常會將這些記者帶至罕無人跡的邊界,騙他們可以採訪當地的孩童,取得精采的故事,但其實,在邊界等待這些國外記者的,只有IS成員。

「我只負責把肉票交給IS,後續就不是我的業務了」,阿布還透露,有時為了逼真,IS成員會連阿布也跟著國外記者一起綁走,然後再釋放他。

阿布在執行了多次任務後,直到有天他發現IS的目標是他的好友時,他崩潰了。

許多記者都曾被盯上

阿布連忙通知朋友,要他趕緊離開敘利亞境內,阿布深知走漏風聲的結果,因此他隱姓埋名逃離IS。

讓歐瑪爾吃驚的是,阿布向他坦承「你也曾經是IS的目標」,只因後來歐瑪爾的採訪行程悉數取消,才沒有淪為肉票,甚至失去性命。

阿布還說,IS有一棟專門用來關押肉票的公寓,所有遭綁票的國外記者都在那裡集中管理,同時,IS有時綁架這些國外記者不是為了錢,而是為了殺雞儆猴。

 

 

例如1名敘利亞記者米拉德(Milad Al Shihaby)曾報導IS的殘忍事蹟,2014年1月,數名蒙面的IS成員闖入米拉德服務的新聞通訊社辦公室,將相機、筆記型電腦與其他電子產品偷走,米拉德則是被俘虜至一處廢棄的兒童醫院中遭到囚禁。

雙手被銬住、眼睛也被矇住的米拉德,不時聽到室友或隔壁牢房其他肉票的淒厲哭喊聲,直到敘利亞軍隊將IS成員趕走以前,米拉德被關押了16天。敘利亞軍隊還要他們趕緊離開,因為「IS隨時會回來」。

 

 

敘利亞人民也為財涉案

2012年8月,來自於美國德州的記者泰斯(Austin Tice)成為IS首位肉票,泰斯在31歲生日後到敘利亞進行採訪,不久,IS也發布了影片,片中沒有傳遞任何訊息,只有標題寫著《泰斯還活著》(Austin Tice is Alive),但包括泰斯的家人在內,至今無人知曉泰斯的下落,更別提是生或死。

 

 

歐瑪爾發現,IS的綁架手法純熟,目的除了賺取贖金,還存有恫嚇記者的用意,不過,令歐瑪爾吃驚的是,根據阿布與其他IS綁票集團成員的說法,敘利亞平民在綁架過程中的涉案程度,遠遠超過外界想像。「為了掙錢,可以把自己當做偵察者來觀察朋友,洩漏行蹤,捲入慘無人道的犯罪網路中」。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