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昭南專欄:「韓流」野蠻文化「夜襲」,台灣將淪「港式末路」命運?

2018-11-17 07:10

? 人氣

國民黨高雄市長候選人韓國瑜所到之處,總是旗海飄揚。圖為岡山造勢。(新新聞郭晉瑋攝).

國民黨高雄市長候選人韓國瑜所到之處,總是旗海飄揚。圖為岡山造勢。(新新聞郭晉瑋攝).

一場「夜襲」高捷車廂的「驚擾事件」會不會嚇跑中間選民?再搭配一樁韓粉刻意製造並追打陳其邁的「耳機疑雲」,遂有人紛紛出面批判「韓流陣營」確實是玩過頭了,已嚴重踩踏了民主選舉的那道紅線!更有人嚴重質疑說:這樣還敢說「不玩政治,只拚經濟」嗎?

韓國瑜在10日的政見發表會上續其「東西出得去、人進得來」就能讓高雄發大財的「拚經濟」主軸,強推「打造高雄、全台首富」的競選訴求。但事後普遍被批評為內容空洞,淪為口號。韓國瑜隨即於14日深夜發布了「政策白皮書」,分列為「首富經濟」、「務實建設」、「樂活社會」及「青年城市」等共14項政策。高雄代理市長許立明及時在其臉書上PO出聲明《歡迎韓總無限期抄政績,這是對高市府的肯定!》表示:

所謂的義勇軍抄襲及變造影片,這是違法且不被社會大眾所認可的;但是韓總近期釋出的14項政見內容「使用」高市府「行之有年」的政策,我在此鄭重聲明,我們完全不介意,歡迎韓總抄寫並使用,我們不收版權。

「智慧財產權」的掠奪者,韓粉拿到第一名

縣市首長參選人撰寫「政策白皮書」已是不可迴避的必要功課,行之有年後,多數的候選人的白皮書都已流於形式,所謂天下文章一大抄,真正具備創意的「市政建設白皮書」簡直鳳毛麟角,真正會去認真參閱的選民更是少之又少!豈料,這次卻被許立明拿來逐條猛批「抄襲」並大酸韓營「歡迎抄襲」,逼得韓國瑜陣營不得不出面提醒說:「民進黨若是不再深刻自我檢討,便會繼續受到選民的唾棄。」

「政策白皮書」既然多數是抄來抄去的,雙方在這話題上當然就吵不出火花。且不管這些內容是不是抄來的,我們縱使認真去細究這樣一份被韓國瑜形容為「精簡扼要」的理念與政見後,仍然不免要問到一個最最核心的疑慮:「韓氏拚經濟」的主模子究竟是不是承續自馬英九的「中國依賴論」?

姑且僅只該政策白皮書中的「南南合作,共創多贏」一項政策方案所述及的內容為例,文中提到:

讓高雄市成為台灣南部各縣市的領頭羊,務實推動與中國大陸東南各省及所有東南亞國家的合作,定期和區域內重要城市舉行「城市論壇」以及舉辦多邊貿易商展等,深化各大城市之間的多元合作與互惠交流......

韓國瑜早就主張「要用熱情和承認九二共識的框架」

早在今年8月9日,韓國瑜曾接受POP radio電台「POP撞新聞」節目主持人黃清龍專訪時,即已談到其參選高雄市長的主要政見之一的「南南合作」,韓國瑜當時即已強調過「要用熱情和承認九二共識的框架,讓高雄變成對大陸很友善的城市,讓中國大陸覺得高雄沒有任何威脅感或不舒服感,全力為高雄拚經濟。」

根據訪談資料回述,韓國瑜當時曾霸氣地說了一段話:「人是英雄,錢是膽,窮山惡水出刁民;當我們經濟衰退,還有什麼尊嚴?還有什麼榮譽感?說實在的,你慢慢連信心都會喪失。」韓國瑜還說過,如果他能當選市長,會先把經濟衝起來,然後由市府帶動,走一條繁榮的道路。

韓國瑜的此類企圖我們應該先給予尊重。只要肯懷想要讓我們的城市繁榮興旺的願景,任何人都必然會報以掌聲。但這也只是個念想,任何市長參選人都可以把這主題說得很漂亮,因此每位候選人提到此議題的「what、why」時,也都照樣會得到一定掌聲。然而,作為市民(選民)的我們所最應在意的仍然在於「HOW」才對吧。

可惜的,韓國瑜在網上所列舉的14項「政策白皮書」中,仍然只能找到侃然而談的「what、why」,而全然都未觸及到「HOW」!審視他所曾公開發言的諸多談話中,也都找不到「HOW」的具體方案,這也是他反覆被抨擊為「空洞、貧血、蒼白」的根本因素。這樣,我們就很難迴避要去逼問他所曾一貫提示的「要用熱情和承認九二共識的框架」的政治主張了!這絕不是他一再強調的「不談政治,只拚經濟」的參選態度而已吧?或者說選舉時絕口「不談政治」,選後再跟中共去舉手認同「九二共識」?這算不算是對選民的蓄意欺騙?

中央集權制才是高雄機經濟發展命脈的緊箍咒

高雄是個很畸形的城市,權且舉例來看,港務局、中鋼、台船、煉油廠、台肥廠、左營軍區、幾所軍校、加工出口區等等屬於中央政府管轄的機構幾已佔據大片廣袤的原老高雄的市轄土地,全都不歸高雄市長職權所能統管指揮。而且長期以來都在吵鬧「稅繳中央,汙染留給地方」的幾十年老問題,也是中央集權制下所殘留的擺不平之遺緒,迄今猶然未能解決!幾位市長候選人如何面對此一不解之憂?也就是我要鄭重質問的「HOW」?

這就是政治問題,中央集權的體制一日不廢除,任何人來當市長,類似的問題就一日繼續綑綁住高雄人所能展翅的雄圖大略。因此,當韓國瑜喊出「只談經濟,不談政治」的口號下,其實也只是讓既有的老問題都先擱下不論,一切的「拚經濟」之美麗話題,都必然淪為政客欺騙的大謊言罷了。

「只拚經濟,不談政治」可是大有來頭的政治典故

韓國瑜琅琅上口的所謂:今日「只拚經濟,不談政治」,應該可以追溯到1985年10月23日鄧小平的「讓一批人先富起來」的政策源頭。這一政策所昭示的真正的意涵,就是明白告訴中國人民:「我放手發展經濟,你們(人民)則必須把政治權利都交付給我(共產黨)。」這算是鄧小平在六四血腥鎮壓事件之後直接跟中國人民的一章「約法」。簡單一句話來講,「我們先讓一部分人賺到錢,你們就不要再來跟我要政治權利了。」

再回想蔣經國在上世紀70年代,正好搭上美國資本過剩而大量進行資金外移到開發中國家投資的順風列車時,他在台灣玩的,不也正是「政府專心致力發展經濟,人民少來跟我索討政治(權利)」!

所以鄧氏或蔣氏之「與人民約法」的模型中,都同時使用了「拿金錢換取政治權力」的一種權力操作上的妥協藝術。只是,他兩人採用的相同模式在兩岸間並沒有出現殊途同歸的結果。鄧小平在面對六四鎮壓後所衍生的「貓鼠論」歷經近30年後出現了稱帝的習氏政權,而開始要改變成「富國強兵」的「中國夢」:重新對人民承諾要一雪百年的中國屈辱;而蔣經國在其晚年則因「江南命案」的國際壓力,以及台灣內部業經徹底釋放出來的巨大「社會力」之浪潮下,不得不解除戒嚴並開放黨禁、報禁,台灣才得以走出黨國幽靈之禁錮而迎向民主之大道。

現在「韓流語彙」則將其約法意旨更巧妙地精簡成另句話:「只拚經濟,不談政治」。在這層思維下,就再演化成「意識型態的政治集會遊行一律都不准」?

形式上看,韓國瑜似乎是「反政治」的「政治人物」,其實他正是師法了鄧、蔣的老套路:讓人民「別管政治」,全心全意支持他去經營「經濟高雄」,先讓高雄成為「首富之都」再說。這樣的愚民之策,不等於回到黨國時代「我讓你有飯吃有錢賺,其他你就不要多管閒事」的威權體制麼?

這一路走來,其實不就是「威權黨國」的兩岸孿生體之變種?無怪乎,韓國瑜能夠瞬然間一躍成了「黨國旗手」們一呼百應的「救世主」。符號對了,音頻對了,電流也對上號了,那就萬人景從,一起嗨起來吧!

「黨國旗手」終於找到自己的「救世主」

沒有民主作為基礎屏障的「拚經濟」就會讓台灣倒回到「黨國權貴」的「無公義社會」(無分藍綠);結果不就是讓一批老權貴再翻身上來取代現在備受詬病的「新權貴」?

或者是,乾脆翻回到馬英九年代,依賴式地繼續跟著中共走,然後也被發展成中國特色的「權本主義」(且借用知名戰略作家范疇先生的用語)!之後,再隨著中國因為被美國正在對中開幹而一起被擠壓成肉餅,也跟著一起「被世界打敗」!到時,別說是高雄經濟,即使連台灣經濟,又還能剩下甚麼呢?

從政治生態上,國民黨人所倡導的改革突變,大體都離不開中共的管控,在大方向而言,各地藍軍諸候都會被匯整成像香港建制派的模式。花蓮的「傳氏家族」即是最典型的範例。所謂經濟發展,本來就不是想要靠自身努力,而只是妄想要仰仗中國直接讓利,看需要供給:農漁產品、觀光、產業補貼、分食中共特權。這在一帶一路上,世界諸國已操作熟練,台灣則因太陽花運動的反服貿才擋下此一浩劫。這次韓粉風潮,就是「反反服貿」的反撲律動。總結而論,不就是企圖要丟棄自身科技發展的契機,一昧依中共統戰需求來排演運作!日久必腐化而崩解。而韓粉之興起正是亟欲搭上「一帶一路末班車」而已。在美中大戰陰影下,這末班車會順利開動嗎?還是像香港經濟一樣,失去民主保護,成為權貴資本主義的另一塊領地。此乃是所有台灣人都無法迴避的嚴肅課題。

國民黨高雄市長候選人韓國瑜「三山造勢」最終回今(14)日晚間在岡山登場。(新新聞郭晉瑋攝).jpg
國民黨高雄市長候選人韓國瑜「三山造勢」最終回在岡山登場。(新新聞郭晉瑋攝)

「韓流」是長期「憂鬱症」所突發的急遽「躁動症」

就我的個人看法,「韓流」之所以來勢洶洶,絕對跟韓國瑜的「拚經濟」或每日一幹話無太大關係,而應該是「這些染患有被迫害妄想症的人們,不管輕度重度,都實在是悶太久了」!

從2013年洪仲丘事件的「白衫軍運動」,到2014年3月的太陽花運動,再到2014年11月及2016年初的選舉大趨勢,深藍人士的腦袋裡都裝滿了混濁不堪的「憋屈感」,從一個殖民政權的特權驕子族群迅速被貶抑為破敗沒落的「被欺負者」,除了仰面朝西祈求北京政權能賦予些許關愛眼神之外,大約也只能委曲求全地暗暗祈禱「救世主」的降臨出世。

何以韓國瑜參選國民黨主席時沒能激出黨員的熱情,而一直要到參選高雄市長才突然爆出這樣的熱潮?也許,我們從11月14日的那張海報能找到一些答案。

一張抄襲仿製海報所牽動的2020總統大選之變

那是韓國瑜在高雄岡山舉辦「岡山大會戰」大造勢,海報上印有韓國瑜、侯友宜、盧秀燕三人頭戴貝雷帽、行舉手軍禮的合體照(亦是抄襲自李安導演的《比利·林恩的中場戰事》),在該宣傳海報上有段文案寫道:

因為這場戰爭的勝負決定我們的未來,甚至應想著我們的下一代,我們不會妥協,因為我們不會任由家園被踐踏,我們將永不停止,永不疲倦,不分種族,不分信仰,不分黨派,在陸上,海上,空中作戰,盡我們的全力,盡人民賦予我們全部的力量,結束這二十年的暴政。

這字裡行間所透露的怨與怒,根本就是宣戰檄文的煙硝濃味了!一場民主選舉也能搞到這樣「風蕭蕭兮易水寒」的悲壯情懷嗎?且不論真假,這些韓粉不就是意圖要衝撞個「革命」出口嗎?

照理説政治的渾沌無道而逼使社會底層的反彈,如高房價、低薪、看不到未來願景等等,理應先從台北發酵出發才對,這次卻反而是在南部高雄出現?追尋原因不外乎:

1丶同志議題得罪保守教會及宗教團體。

2丶深緑人士對小英總統極度失望。

3丶網軍組織性地高效率轟炸。

高雄這一局勢必牽動往後數十年政局。因美中大戰,高雄會成為中共的樣本城市,大力輸血老K死硬保守派。小英總統慣性上喜用老藍男,而導致深绿人士多數退到牆角去做壁上觀,則2020總統大位之爭,其變數必多多矣!

20181115_挺韓國瑜網友製作的「岡山大會戰」海報。(翻攝范世平臉書)
20181115_挺韓國瑜網友製作的「岡山大會戰」海報。(翻攝范世平臉書)

復仇軍團的大集結將直接導致國民黨的大崩潰

這樣的看法在許多媒體觀察者眼中其實都已高度關注到了。所以在文末,我想引用網紅Emmy Hu(胡采蘋小姐)在其臉書上的一大段話做為總結,她說:

「態度看起來很強硬很堅定很能帶給人勇氣」是關鍵詞,藍營群眾面臨的是一個摧枯拉朽行將就木的國民黨,這個黨部完全沒用,都是一些軟趴趴白泡泡麵團型的人物,連帥哥蔣萬安都不出來選台北市長是怎麼回事。更悲慘的是最喜愛的大有為對岸政府今年還遭到了貿易戰打擊,簡直在政治上完全被逼到死角,沒有一點可指望的餘地。

DPP的軍公教年改政策幾乎和被降俸的族群結下不共戴天血仇,在這種情況下,只要稍微不是軟趴趴白泡泡的麵團,真的都很容易成為一發不可收拾的復仇領袖。KF(意指韓國瑜)這麼晚才出現已經很令人驚訝了,而最後這塊招牌被這麼撿走,貴族們大概都在吐血,也才會出現馬總統的促統說法。這個店就要被搶走了,大家心知肚明。

貴族與混混的衝突始終要開始,但引人懸念的是這些群眾的心靈該如何安放。反DPP是最大公約數,但這些人的認同非常混亂,貴族認同的人吃蔣萬安那一套,甚至連丁丁都有點吃不下,幹譙的人隨時可能跟更會幹譙的人走,其實呱吉如果願意去都能拐人走。這種格局下地方組織崩潰得更快,支持對象變得更不可控。

韓國瑜是不是一般人所說的國民黨內的「突變基因」或「新物種」,我不敢確定,但他會在此際應時而生,他身上總會有一些群眾心理的附著物才對。不論勝選或落選,國民黨內都必將迎來一場腥風血雨的大內鬥則是完全可以預期的。反正只剩一周時間就能揭曉答案了。高雄選民們究竟有多少智慧投下市長這一票,毋寧才是我們所最關注的。

*作者為文字工作者、現任《六都春秋電子報》創辦人

本篇文章共 2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295

喜歡這篇文章嗎?

陳昭南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