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云軍事
  • 現正熱映
  • 海外置產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監獄有如屠宰場》敘利亞白色恐怖:一被抓就永遠消失的異議者,見不到遺體但始終等待的親屬

2018-09-01 11:10

? 人氣

在敘利亞大城阿勒坡市內,一個痛失男主人的破碎家庭正在舉辦喪禮,女主人哈拉希坐在小房間裡,雙眼通紅地禱告。哈拉希的丈夫被關入獄後,6年來生死不明,令全家人痛苦不已,直到今年8月初的某日,阿塞德當局寄來一紙死亡證明,才讓她接受天人永隔的事實,然而她很想知道,丈夫究竟是何時去世。

歷經7年逾的血腥戰事,敘利亞或將迎來內戰的最終結局,自8月底開始,敘利亞政府不斷放出決戰消息,宣稱要對反抗軍的最後重要據點伊德利卜省(Idlib)發動總攻。戰事收尾之際,敘利亞政府正試圖掩蓋這幾年的醜陋惡行──關押異議人士,對他們進行大規模屠殺。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30日刊出報導,再度揭露了監獄內虐囚的慘況,倖存者的告白成為指控政府暴行的有力證明。有人權組織呼籲,敘利亞當局應盡快歸還受害者遺體,別再讓死者親屬受折磨。


國際特赦組織以動畫描繪敘利亞異議人士遭囚的命運。

戰事即將終了,阿塞德試圖掩蓋虐囚事跡

有證據顯示,敘利亞政府打從戰爭爆發以來,就不打算放過反對派。華府人權機構「正義與究責中心」(Center for Justice and Accountability)律師吉摩爾(Scott Gilmore)表示,他檢視了敘利亞當局2011年的文件檔案,內容指稱「最高層級」下令「針對記者、示威人士」以及「任何在外國媒體前玷汙敘利亞形象的人」。

國際人道機構甚至是美國國務院也多次指控,阿塞德(Bashar al-Assad)政權大規模逮捕反對者後,讓他們在獄中承受慘無人道的凌虐。國際特赦組織(Amnesty International)2017年公布的人權報告〈人類屠宰場:瑟蒂納亞監獄的集體絞刑和滅絕〉提到,敘國高層下達滅絕政策(extermination policy),至2015年共有1萬3000名反對者在牢裡被絞死。

美國拍攝到的敘利亞賽達亞監獄大樓衛星圖(AP)
美國拍攝到的瑟蒂納亞監獄大樓衛星圖(AP)

敘利亞政府今年夏季開始,試圖強行翻篇這段見不得光的過去,7月起陸續寄出超過800名囚犯的死亡證明,卻不歸還遺體,死因的描述諸如「自然死亡」、「脫水」、「心臟驟停」等等,過於輕描淡寫反而令人質疑。人權組織氣憤地表示,仍有8萬2000名被迫失蹤的敘利亞人民音訊全無,要求當局釋放倖存者。

奧克拉荷馬大學(University of Oklahoma)中東研究中心主任蘭帝斯(Joshua Landis)分析,敘利亞當局正急切地想要了結這樁過往,「他們意識到這件事必須盡快清理」,拖久了只會更痛,所以得快一點,「就像是從皮膚上撕開繃帶一樣。」

直到一張張虐囚照片曝光,他才見到哥哥的遺體

艾哈邁德(Obaid Haj Ahmad)的哥哥薩德(Saad)身前以和平非暴力方式進行社會運動,敘利亞戰事爆發後,薩德被逮捕、輾轉送到各個拘留中心,最後死於惡名昭彰的「人類屠宰場」──敘利亞首都大馬士革(Damascus)的瑟蒂納亞監獄(Saydnaya prison)。

2014年5月,敘利亞政府軍的叛逃士兵公布逾2萬8000張怵目驚心的屍體照片,一具具瘦骨嶙峋的軀體上,布滿紫色瘀青和傷疤,其中一張照片所拍攝的死者正是薩德。憶起得知哥哥死訊的那天,艾哈邁德告訴CNN:「我立即流下淚來……我弟看到照片後崩潰地倒在地上,而我則是跑去告訴我媽,薩德成為了烈士。」然而,阿塞德去年否認了這些監獄虐囚照片,聲稱那些傷痕累累的屍體都是「假的」。

敘利亞政府軍的叛逃士兵公布逾2萬8000張怵目驚心的屍體照片。

從屍體編號5535到編號5874

國際特赦組織關於瑟蒂納亞監獄的人權報告中指出,獄方會在午夜到黎明之間,把屍體扔進大馬士革市郊兩處大規模的亂葬坑裡。倖存者阿布凱(Najah al-Bukai)告訴CNN,他在獄內的每日任務就是運送這些屍體,第一具被他扔下坑內的屍體編號是5535。度過1年9個月的牢獄生涯後,阿布凱的家人籌措一大筆錢保釋他,他說:「我最後一具運送的屍體編號是5874,還有些死者是沒有編號的。」

阿布凱出獄後定居在法國,他依記憶畫下牢內的慘況,並舉辦展覽將這些畫作展現在世人面前。他告訴CNN,受虐的痛苦經歷令他夜不成眠,他記得自己曾被綁在電椅上動彈不得,最後因為太過害怕而當場排便,「對審訊我們的士兵來說,我們的命比蒼蠅還不值」。

阿布凱公布自己的畫作,揭露敘利亞監獄內虐囚的慘況。

沒有遺體,當然也沒有墳墓

許多「被失蹤者」的親屬已經受夠了親人下落不明,所帶來的內心折磨,只希望能趕緊結束這痛苦的循環。國際特赦組織研究員塞曼(Diana Semaan)7月發表聲明呼籲,敘利亞政府應立刻返還受害者的遺體,讓家屬舉行葬禮,並告訴家屬受害者被強迫失蹤和為何死亡的詳情。


阿布凱公布自己的畫作,揭露敘利亞監獄內虐囚的慘況。

赫米(Kholoud Helmi)一家近期收到表弟的死亡證明,也跟多數「被失蹤者」喪家一樣,沒有收到遺體,她說道:「當你失去某個人時,你理應會有他的遺體,你應該能拜訪他的墳墓。」

於此同時,赫米的弟弟仍舊下落不明,她告訴CNN,弟弟是經濟學碩士生,求知若渴,且期望敘利亞的未來能更美好,所以阿拉伯之春(Arab Spring)起義時,弟弟選擇走上街頭。赫米說,她這幾年禱告時不知道該祈求弟弟靈魂安詳,還是祈求他早日獲得自由,「我們不知道禱告詞該說些什麼才好……我沒有明確的答案,我的心早碎成了兩半。」

敘利亞內戰難民 Syrian Civil War refugees(AP)
人權組織呼籲,敘利亞當局應盡快歸還受害者遺體,別再讓死者親屬受折磨。(美聯社)

 

喜歡這篇文章嗎?

蔡娪嫣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