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演林子穎專訪》「香港可能要經歷黑暗痛苦,才能激發反抗」香港年輕人陷迷惘 努力唸書工作爭話語權

2018-05-09 07:50

? 人氣

導演林子穎在去年推出紀錄片《地厚天高》,紀錄本土民主前線的梁天琦等人,在2016年參選立法會議員的心路歷程。(陳明仁攝)

導演林子穎在去年推出紀錄片《地厚天高》,紀錄本土民主前線的梁天琦等人,在2016年參選立法會議員的心路歷程。(陳明仁攝)

「我無能為力扭轉這局面,唯一可做的,只有令自己變得更好。」歷經了雨傘革命,到旺角騷亂後的立法會選舉,在包含梁頌恆等民主派議員當選人遭剝奪資格後,隨著中國越見緊縮的控制政策,香港的「一國兩制」前途越見迷惘。導演林子穎在去年推出紀錄片《地厚天高》,紀錄本土民主前線的梁天琦等人,在2016年參選立法會議員的心路歷程,並於7日受TIDF台北國際紀錄片影展之邀來台,與台灣觀眾談起在當前政治的無力下,香港年輕人也陷入迷惘,但同時亦有樂觀派認為此時要努力唸書、工作往上爬,拿到話語權等待機會。

2016香港爆發「旺角騷亂」 梁天琦竄紅

2016年的農曆新年夜,香港了爆發「旺角騷亂」,來自本民前(本土民主前線)、高舉港獨旗幟的梁天琦,在短短數月間竄紅,2月底新界東議員補選雖然落敗,卻掃下6萬6524票,得票率15.38%,讓年僅25歲的他成為黑馬,在此之後,他繼續代表本民前出征9月立法會選舉,途中卻因港獨立場,遭到香港選委會剝奪資格,無奈轉而替青年新政的梁頌恆,以及同黨的李東昇輔選。

梁天琦雖然竭力輔選、協助友黨拿下議席,但參與政治造成的衝擊,即將因旺角騷亂面臨徒刑。(取自梁天琦 Edward Leung臉書)
梁天琦雖然竭力輔選、協助友黨拿下議席,但參與政治造成的衝擊,即將因旺角騷亂面臨徒刑。(取自梁天琦 Edward Leung臉書)

隨著選戰結束,新界東選區由梁頌恆為本民前、青年新政聯軍拿下一席議席,然而梁頌恆以及同屬青年新政的游蕙禎,其後卻因「宣誓風波」遭當局褫奪議員資格,而梁天琦,也早在開票當晚便消失無蹤,一度大好的聲勢,宛如熄滅的花火,此外梁天琦更因參加旺角騷亂,遭控2項暴動罪、1項煽動暴動罪及1項襲警罪,恐將面臨長達10年的徒刑。

這段故事,全被和梁天琦同樣就讀港大的新銳導演林子穎,透過將近1年的跟拍記錄下來,並在今年度TIDF台北國際紀錄片影展放映,林子穎也應邀來台,於7日晚間出席映後座談。

20180508-由香港街頭到美國校園,紀錄片《地厚天高》導演林子穎專訪。(陳明仁攝)
林子穎自言原來和梁天琦並不熟識,只是Facebook上的臉友,但那幾年港大學運非常多,就會知道梁天琦這個人。(陳明仁攝)

梁天琦很紅 「就像五月天一樣」

雖同讀港大,但林子穎自言原來和梁天琦並不熟識,只是Facebook上的臉友,但那幾年港大學運非常多,就會知道梁天琦這個人。2016年她剛拍完上一部紀錄片《未竟之路》後,又遇上旺角騷亂,而後便是梁天琦補選落選,「他很紅啊,就像五月天一樣」,當時林子穎便揣測,梁多半會參加9月的選舉,便邀請他出席放映會,藉此機會喬定拍攝。

7日晚間的映後座談中,觀眾首先便問,身做一個紀錄片導演,在香港當前不樂觀的的情況下,未來會用紀錄片為香港做些什麼?對此林子穎坦言,「其實大部分港人也不知道下一步要做什麼。」正如梁頌恆在遭開除議員資格後所說,現在只剩2條路,一是移民國外,二是走上街頭,而她在拍完《地厚天高》後看到陸續發生的事情,則讓人覺得除了離開香港,好像什麼也不能做。

20180508-由香港街頭到美國校園,紀錄片《地厚天高》導演林子穎專訪。(陳明仁攝)
紀錄片《地厚天高》導演林子穎坦言,「其實大部分港人也不知道下一步要做什麼。」(陳明仁攝)

在這樣近乎絕望的狀況裡,林子穎也提到,跟她同一代、理念相近的年輕人中仍有樂觀派,他們形成了小小的菁英主義,認為此時該好好去念書、去工作,想辦法往上爬拿到話語權,等到中國將來發生什麼事情時,可能會有機會出現。她更舉例,黃之鋒剛坐牢時寫了一份清單列表,其中一項就是說「要鍛鍊身體,要去gym,不然會丟不動磚頭」,更有人會開玩笑說,要快去結婚生子,讓下一代繼承意志,對於這種精神,林子穎坦言十分欣賞,是在絕望中抱持著希望。

另有觀眾提問,為何不等到今年1月旺角騷亂審判出爐,就結束這部片?林子穎表示,「除非被拍的人已經過世,否則紀錄片是沒有完的,而我始終是要完結這個電影」,一開始她只是想拍參加立法會選舉的過程,理論上在2016年9月、10月就結束,但如今回望會發現,參選立法會只是個開頭,不是結局,但從參選、競選到選舉完結,這是很好的故事結構,此外她也提到在上映時間上,不想跟旺角審判重疊,不希望別人說她是靠梁天琦的的聲量,讓電影拿到關注。

「想不想拍到我坐牢那天?」

「天琦有問過我,『想不想拍到我坐牢那天?』」林子穎說,當時她的回答是,「我想給你看到我的觀眾、看到我怎麼看你」,因此盡早讓電影在審判前出來,但首映那天梁卻沒有來,說是不喜歡在銀幕上看到自己,看起來很胖,對此林子穎本來想的是,「你5月才坐牢,我有時間慢慢說服你。」然而不如人意,梁天琦在1月便已入獄,沒機會看到這部片了。

20180508-由香港街頭到美國校園,紀錄片《地厚天高》導演林子穎專訪。(陳明仁攝)
林子穎本來想的是,「你5月才坐牢,我有時間慢慢說服你。」然而不如人意,梁天琦在1月便已入獄,沒機會看到這部片了。(陳明仁攝)

梁天琦無緣見到《地厚天高》,而另一位主角梁頌恆呢?林子穎回答,原本以為他會不喜歡,畢竟這部片算是把他跟梁天琦做比較,像是他沒那麼有威力、那麼有天分,然而在首映會那天晚上,平常多話的梁頌恆卻是「很激動的沉默」。

梁頌恆觀影 需要時間沉澱心得

「如果有個人用一部電影、用90分鐘去拍你生命中,壓力最大的一段時間,你也很難用三兩句去形容。」林子穎提到,後來問梁頌恆可不可以在FB上幫忙寫幾個字分享,梁頌恆一口答應,但他說,「這個電影也是在說我的事,梁天琦經歷過的,我也經歷過,需要時間沉澱。」這篇文章,沉到了現在還沒有寫出來。

 20170416梁頌恆(香港)出席新新聞-30周年社慶系列活動-兩岸三地 新領袖論壇.(陳明仁攝)
林子穎提到,後來問梁頌恆可不可以在FB上幫忙寫幾個字分享,梁頌恆一口答應。(資料照,陳明仁攝)

《地厚天高》雖在香港幾乎沒有商業戲院上映,卻不論在香港或海外都有放映活動,談到外國人如何看待?林子穎表示,其實海外影展她先前只去過羅馬尼亞的,他們其實不知道香港、中國的事,然而,羅馬尼亞在90年代也受過極權統治,所以這樣的情況他們其實是可以了解的,當地觀眾也很關注如「香港有沒有言論自由?」等跟電影無關的問題,但她也會盡力回答,「因為拍這電影,就是有機會給地球另一邊的人知道,我的家鄉發生了什麼事。」

台灣很幸運 有機會去改變

座談尾聲的最後一個提問是:「年輕一代的香港人,有什麼話想對台灣同樣年輕的一代說?」談到這個話題,林子穎先是聲明,她不能代表年輕一代的香港人,只能代表自己,接著指出,「台灣很幸運,像你不喜歡馬英九,覺得他太向中國靠,你可以投票,有機會去改變」,而通常民主社會挑出來的人,至少前幾個月還是好的,但香港不是,領導人是北京直接挑的,有些議題就算高達9成民意反對,還是可以完全不管民意。

面對未來,她也提到,自己看過台灣歷史、看過鄭南榕等人的事蹟,台灣能走到這一步真的很不容易,「我想香港可能要經歷黑暗痛苦,才能激發人們反抗,去追求更好的未來。」

喜歡這篇文章嗎?

吳尚軒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