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之瑜觀點:知識份子的獨立人格

2018-05-04 06:50

? 人氣

台灣大學傅鐘拉起黃布條「校園自主還我校長」,象徵台大支援管中閔。(吳尚軒攝)

台灣大學傅鐘拉起黃布條「校園自主還我校長」,象徵台大支援管中閔。(吳尚軒攝)

這一週,許多人聚集在台大校園,不是以為能改變教育部的決定,也不是因為都屬於同一個黨派,更不是因為對大家個人有什麼好處。事實上,多數人心知肚明改變不了什麼。那麼,大家還跑來參加這個烏合之眾,到底是什麼原因?

大家願意聚會是因為,人人都會有獨立的人格。聚會,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共同關心的群體,要把自己的精神挹注給她,恢復獨立的人格。

獨立人格是怎麼發生的?獨立人格來自於對自己的信念,對自己所屬的群體有忠實而真誠的憂慮。雖然所堅持的,不一定是對的,也不一定是有智慧的,但是我們首先考慮到的,不是自己,所以就有了獨立的人格。

在台灣的知識界裡,絕大多數沒有獨立人格,甚至,沒有任何一個人,能總是保有獨立人格。但是,每每在關鍵時刻,會出現極少數人重新體悟自己的生命,忠實而真誠的奉獻給群體。他們就構成了不絕如縷的道統——渺小、危殆、註定失敗。但是,卻因為堅持了對群體的忠誠,讓世世代代抵抗強權的人,得到靈感,產生意志。

獨立人格,是群體的命脈。文天祥說,惟其義盡所以仁至,做人的根本道理,就是盡心盡力地對群體負責任,因此絕對不是精打細算,更不會包羅萬象找理由、找法條、找關係來推諉卸責,更不會為了搶奪一個位置,一個帳戶,一張選票,把整個體制與原則都本末倒置,當成工具。

可是,許多台大同仁習以為常就是這麼算計的。比如,有一位公認的大學者,他為了當個大院長,不顧自己任期超過憲法規定的年限,絞盡腦汁想出莫名其妙的理由,說什麼自己上次任職時坐的位子,不是第一次任職時的位子,所以年限要重新計算。然後,他就真的當院長去了。

今天,教育部諮詢的法律專家,寫出來的法律研析,就是這種調調。扭曲整個體制,濫用法條,就為了對付你一個人,不惜摧毀群體生活的共同基礎。跟有些經濟學家講的,台灣同大陸往來,經濟就會崩潰,如出一轍的調調。拿去糊弄百姓,忽悠年輕的太陽花世代,也許無往不利,但是,騙得過自己嗎?

騙不過自己怎麼辦?所以就上窮碧落找冠冕堂皇的理由,封自己為進步派,對別人潑糞,進行人格謀殺,事後,好像跟自己一點沒有關係,什麼後果都不必負責。

這些進步派學者官員為什麼喪失獨立人格?因為他們失去了對群體的道義,這個群的道義,一定是要在文化傳承中培養的,但他們上焉者逃避,下焉者摧毀,如今只剩下技術性邏輯。一個沒有群體責任感的公共知識份子,當然把群體當成替自己安排名位的工具。

20180501-台大自主聯盟1日中午於台大傅鐘下召開記者會,傅鐘下繫滿黃絲帶。(吳尚軒攝)台大校長遴選爭議 傅鐘 管中閔
台大自主聯盟於台大傅鐘下召開記者會,傅鐘下繫滿黃絲帶。(吳尚軒攝)

沒有文化信仰,就沒有獨立人格

這幾天,眾人為了台灣大學的自治精神而來,想像著台灣大學真的已經有了自治精神,然而在我們大學裡,教授並沒有獨立的人格。但無論如何,能聚會一下還是好的,聚會可以養氣,足以讓自治精神成為今後台大人自我警惕的一個契機。

當然,不能因為人家精打細算,就瞧不起人家,因為豈可能有人完全不算計?人各有志,大家算的東西不一樣罷了。不過,一個人具備獨立人格,才能安貧樂道,唯有能安貧樂道,才能鞏固獨立人格。所以獨立人格需要靠有意識的培養,自我提醒,絕不輕易屈服,也絕不仗勢欺人。

獨立人格更來自於文化傳承,慎終追遠,進而義盡仁至。如果知識分子帶頭丟掉文化,斬斷歷史,心中什麼都沒有了,徬徨無依,魂不守舍,那怎麼會不迷戀名位,膜拜權力呢?而且,一定以為別人都跟自己一樣的覬覦名位,尤其嫉妒那些已經在位置上的人,懷疑別人都是靠舞弊的手段,因為我自己成天想的,就是各種舞弊手段。

又比如像賴清德竟然會認為,眾人起來反對教育部,是想用大學自治的名義來幫助管中閔逃避個人的責任。管中閔這麼偉大?根本說不通。但是賴清德覺得如此,因為他自己每次都是用冠冕堂皇的理由來逃避他自己的責任,就以為別人必然也是如此。他認為群眾都是管中閔動員來的。這就是我們的行政院長欸!

從賴清德的例子就知道,他如果要培養獨立的人格,就得經常質問自己,吾日三省吾身,不害怕面對自己的懦弱,更絕對不會焦慮人家發現自己沒有文化信仰。哪還會要靠不斷的攫取物質,累積財富,來填補空虛,靠權力鬥爭,霸凌別人,來逃避空虛。

可以承認自己做不到這個境界。但是堅持鍛煉,靠著所敬佩的師長、同仁、同學,他們對自己砥礪,起碼可以無懼於強權。

是的,愛錢愛名不一定是壞事情,但像現在這位教育部長這麼愛錢,以前好幾位第一夫人居然也是這麼虛榮,都是身心狀態空虛徬徨所導致的疾病。結果。就像是搶奪台大校長的位置一樣,您幾位不擇手段,教育部官員出賣靈魂配合,法條講得天花亂墜,法律學系的教授心甘情願接受動員,外界就知道了,這不是哪一個人的問題,是整個知識界,整個國家菁英階層,都喪失了人格。

真的搶到這個位置以後,放在他們心裡的任務,是不是要增進群體生活,實現群體生命?還是不過就虛榮一下、分贓一下?最後也同我一樣,不過是一抔黃土。

我們台灣主流知識界的人格內涵,是名位、權力、金錢、鬥爭。管中閔什麼都沒有做,如果我們只是自卑的話,他的罪過充其量是看似傲慢。現在幾位藏鏡人發動攻勢,把他說成是十惡不赦,枉法弄權,利益薰心、違規亂紀的狡詐之徒。部長居然還把精挑細選21個菁英委員的遴選會說成是民粹,那他自己蒐集網上散播的貼文來羅織不算民粹?

20180501-台大自主聯盟1日中午於台大傅鐘下召開記者會,現場民眾、師生手舉標語。(吳尚軒攝)台大校長遴選爭議 傅鐘 管中閔
台大自主聯盟1日中午於台大傅鐘下召開記者會,現場民眾、師生手舉標語。(吳尚軒攝)

中共還起碼能畫出一條紅線

大家常常嘲弄黨國統治集團的雙重標準,髮夾彎,打自己臉等等。恐怕沒有看到問題深處。好幾個系列的連續劇看下來,可以發現,根本是沒有施政標準,而完全是針對人,這比共產黨畫一條紅線不讓老百姓跨過去更糟糕,因為連紅線都沒有,所有紅線都是臨時根據鬥爭的對象是誰而畫的。在自由民主國家,這就叫做歧視。

對人歧視,是所有自由社會中,最低劣的禁忌,我們教育部樂此不疲,甚至還公然展示。如果教育部有自己的思想,何必層層推演,纏繞不休,不如直接告訴台大,絕不接受管中閔,不必多言,這就是政策,跟他是否優秀,有沒有抱負,毫不相干。一旦大家認清統治者對台灣大方向的意圖與毅力,何須找藉口,這就沒有雙重標準的困擾了,而我們又何必還在這裡烏合?

但是,沒有人格的政府不敢對群體負責,沒有人格的知識界捲在抽象的口號與兜不攏的細節裡,一層又一層往上堆砌。愈抽象,就愈號稱進步;愈堆砌,就愈顯的專業。不過,最知道內情的,就是他們自己,所以他們繞繞繞,停不下來。

今天的根本挑戰是,知識界文化疏離,思想空洞,人格喪失,所以就變本加厲,要搶名位,要找藉口,要霸凌非我族類,要排除異己,制度形同虛設,一切無非就是心中沒有根。

我們每個人還保留了一點點的獨立人格,所以我們聚集起來,把對群體的責任與關懷,透過自己的肉體輻射出來,這一刻,精神振作了,人心滋潤了,縱使微弱,一定可以讓一代又一代的道義傳承,生生不滅。

*作者為國立台灣大學、中山大學教授

本篇文章共 16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1,850

喜歡這篇文章嗎?

石之瑜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