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之瑜觀點:知識份子的獨立人格

2018-05-04 06:50

? 人氣

台灣大學傅鐘拉起黃布條「校園自主還我校長」,象徵台大支援管中閔。(吳尚軒攝)

台灣大學傅鐘拉起黃布條「校園自主還我校長」,象徵台大支援管中閔。(吳尚軒攝)

這一週,許多人聚集在台大校園,不是以為能改變教育部的決定,也不是因為都屬於同一個黨派,更不是因為對大家個人有什麼好處。事實上,多數人心知肚明改變不了什麼。那麼,大家還跑來參加這個烏合之眾,到底是什麼原因?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大家願意聚會是因為,人人都會有獨立的人格。聚會,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共同關心的群體,要把自己的精神挹注給她,恢復獨立的人格。

獨立人格是怎麼發生的?獨立人格來自於對自己的信念,對自己所屬的群體有忠實而真誠的憂慮。雖然所堅持的,不一定是對的,也不一定是有智慧的,但是我們首先考慮到的,不是自己,所以就有了獨立的人格。

在台灣的知識界裡,絕大多數沒有獨立人格,甚至,沒有任何一個人,能總是保有獨立人格。但是,每每在關鍵時刻,會出現極少數人重新體悟自己的生命,忠實而真誠的奉獻給群體。他們就構成了不絕如縷的道統——渺小、危殆、註定失敗。但是,卻因為堅持了對群體的忠誠,讓世世代代抵抗強權的人,得到靈感,產生意志。

獨立人格,是群體的命脈。文天祥說,惟其義盡所以仁至,做人的根本道理,就是盡心盡力地對群體負責任,因此絕對不是精打細算,更不會包羅萬象找理由、找法條、找關係來推諉卸責,更不會為了搶奪一個位置,一個帳戶,一張選票,把整個體制與原則都本末倒置,當成工具。

可是,許多台大同仁習以為常就是這麼算計的。比如,有一位公認的大學者,他為了當個大院長,不顧自己任期超過憲法規定的年限,絞盡腦汁想出莫名其妙的理由,說什麼自己上次任職時坐的位子,不是第一次任職時的位子,所以年限要重新計算。然後,他就真的當院長去了。

今天,教育部諮詢的法律專家,寫出來的法律研析,就是這種調調。扭曲整個體制,濫用法條,就為了對付你一個人,不惜摧毀群體生活的共同基礎。跟有些經濟學家講的,台灣同大陸往來,經濟就會崩潰,如出一轍的調調。拿去糊弄百姓,忽悠年輕的太陽花世代,也許無往不利,但是,騙得過自己嗎?

騙不過自己怎麼辦?所以就上窮碧落找冠冕堂皇的理由,封自己為進步派,對別人潑糞,進行人格謀殺,事後,好像跟自己一點沒有關係,什麼後果都不必負責。

這些進步派學者官員為什麼喪失獨立人格?因為他們失去了對群體的道義,這個群的道義,一定是要在文化傳承中培養的,但他們上焉者逃避,下焉者摧毀,如今只剩下技術性邏輯。一個沒有群體責任感的公共知識份子,當然把群體當成替自己安排名位的工具。

20180501-台大自主聯盟1日中午於台大傅鐘下召開記者會,傅鐘下繫滿黃絲帶。(吳尚軒攝)台大校長遴選爭議 傅鐘 管中閔
台大自主聯盟於台大傅鐘下召開記者會,傅鐘下繫滿黃絲帶。(吳尚軒攝)

沒有文化信仰,就沒有獨立人格

這幾天,眾人為了台灣大學的自治精神而來,想像著台灣大學真的已經有了自治精神,然而在我們大學裡,教授並沒有獨立的人格。但無論如何,能聚會一下還是好的,聚會可以養氣,足以讓自治精神成為今後台大人自我警惕的一個契機。

本篇文章共 16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1,850

喜歡這篇文章嗎?

石之瑜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