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任昌觀點:校長聘書、教師證書、總統當選證書

2018-04-18 07:00

? 人氣

作者指出,依法行政的精神應是教育部對管中閔如期頒發聘書,再收集與提出堅實的證據,將管中閔解聘或逼迫下台。(資料照,陳韡誌攝)

作者指出,依法行政的精神應是教育部對管中閔如期頒發聘書,再收集與提出堅實的證據,將管中閔解聘或逼迫下台。(資料照,陳韡誌攝)

大學校長聘書與教師證書的發放

潘文忠卸任部長職位前,對外宣示「若查到管赴陸涉嫌不法,將不發布聘書。」根據報導,潘文忠、莊國榮、教育部人事處等,如此強勢作為的依據是《大學法》第9條第3項規定「新任公立大學校長之產生,應於現任校長任期屆滿十個月前,由學校組成校長遴選委員會,經公開徵求程序遴選出校長後,由教育部或各該所屬地方政府聘任之。」也就是說,臺灣大學校長是由「教育部聘任之」,發聘人是教育部長。

至於私立大學,《大學法》第9條第4項規定「私立大學校長由董事會組織校長遴選委員會遴選,經董事會圈選,報請教育部核准聘任之。」也就是說,私立大學校長是由「教育部核准聘任之」,發聘人是大學法人董事長。

雖然,公、私立大學校長聘書的差異明顯,公、私立大學教師證書卻是零差異,發證人皆是教育部長。發放教師證書的法源是《專科以上學校教師資格審定辦法》,例如《辦法》第4條「本部核發助教證書或講師證書」、第6條「申請講師資格審定」、第11條「申請教授資格審定」等,再再強調教育部長是大學「教師證書」發放人。

中央選舉委員會22日公告第14任總統、副總統選舉當選人為蔡英文、陳建仁。(林俊耀攝).JPG
中央選舉委員會22日公告第14任總統、副總統選舉當選人為蔡英文、陳建仁。(林俊耀攝)

頒發正、副總統「當選證書」的程序

教育部長「聘任」校長與教育部長「核發」教授證書的邏輯,等同於中選會對正、副總統「致送當選證書」的邏輯。在2016年1月22日,蔡英文從中選會主委手上接下「當選證書」時,蔡英文說:這是人民給她的聘書

在法制國家,發放聘書或證書象徵行政程序的完備與結束。《行政程序法》第6條規定「行政行為,非有正當理由,不得為差別待遇。」目的是要確保「行政行為,應以誠實信用之方法為之,並應保護人民正當合理之信賴。」(第8條)雖然,《行政程序法》主要規範「行政機關」與「行政首長」的「行政處分」,但《行政程序法》的精神當然適用於直接民主程序的《公職人員選罷法》與《總統選罷法》。

在2004年,連戰與宋楚瑜不服總統選舉結果,進行大規模街頭抗議,更提出「選舉無效」與「當選無效」之訴。縱然反對者情緒激昂、社會動盪,中選會仍然依法行政地如期頒發「當選證書」。因為無罪推定、誠實信用、保護信賴是民主、法制國家的基本精神。

1986年世界盃四分之一決賽,「上帝之手」瞬間。(資料照,取自網路)
1986年世界盃四分之一決賽,「上帝之手」瞬間。(資料照,取自網路)

運動競賽場的程序正義

這種文明制度、文明程序,就是所謂的法制、遊戲規則,正如同在運動比賽中,裁判決定輸贏後,就等著大人物粉墨登場地頒獎。粉墨登場者只能根據裁判的決定頒獎,不可能改變裁判的決定,也不可能拖延頒獎典禮。裁判改判的案例極少數,而且只在近年有官方錄影設備後,才有即時確認爭議,再改判的情形。

在1986年6月22日世界盃足球冠亞軍賽,阿根廷以2比1擊敗英格蘭,奪得冠軍。第一個進球來自馬拉度納(Maradona)頭槌,又看似違規的手臂碰觸;裁判馬上判定進球得分,阿根廷就在一小時後搬回冠軍獎盃。

事後的電視錄影重播,證明馬拉度納高舉手臂搶球,目的是為身材不高的自己能在英格蘭球門搶到先機。全球媒體反覆的播出這一畫面片斷,英國輿論稱之為「魔鬼之手」;持續的韃伐讓馬拉度用「上帝之手」輕輕帶過。

馬拉度納在2002年出版的自傳中,承認這個進球是個手球,他說:我現在能說出當時不能說的事情了。當時,我稱其為「上帝之手」,其實那是「迪亞哥之手」。我感覺自己有點像是扒竊了英格蘭人的錢包(參考維基百科)。然而,主辦單位始終不承認錯誤,更沒有收回獎盃。

30年前的比賽沒有官方的錄影、即時舉證設備,運動比賽爭議的處理原則有二:第一、相信裁判,第二、無罪推定,沒有顯著證據證明犯規,就是推定沒有犯規。足球運動員深知這個遊戲規則,所以只要出現身體碰撞事件時,往往在地上打滾,裝出痛苦表情,目的是爭取裁判的同情判決。

教育部對檢舉案的強力無罪推定慣例

教育部仍然拒絕對台灣大學校長當選人發放聘書,是基於「有罪推定」原則,高調主張管中閔必須親自說明被指控的爭議。這是臺灣教育史上的頭一遭,更是完全違背教育部過去對檢舉舞弊案件的「強力」無罪推定原則。

教育部的「強力」無罪推定原則,彰顯在國立臺北教育大學教授(借調為南榮科大校長)黃聰亮賣假學位獲利3747萬事件。黃聰亮從2014年起兜售學位、論文、升等資格,就一直出現向教育部檢舉,卻查無實證的傳聞。調查局在2016年中發動搜索,才讓事件曝光。

教育部是大學教師資格的審定人,教育部長是大學「教師證書」發放人,教育部可以據此「卡」任何一位大學教師的資格。教育部接獲無數的性騷擾、學術倫理爭議檢舉案,處理原則與慣例是由涉案單位說明與調查。涉案單位基於維護學校聲譽,幾乎使用遮醜策略應付。

教育部從事「學術行政」,不做「學術審查」,所以,教育部將舞弊檢舉案交給(督導)涉案人服務單位調查。同樣的,教育部負責發放校長聘書的「教育行政」,國立大學校長的遴選與程序是由各國立大學進行,既然臺大遴選委員會已經再三確認(判定)管中閔的當選,為何教育部要堅持跳過「臺大遴選委員會」,堅持管中閔須直接面對教育部說明五花八門的指控?

在奧運史上,發生過在事後發現或確認運動員舞弊,而追回獎牌的事件。在臺灣選舉史上,也發生過當選人在事後被判定選舉過程舞弊,再撤銷當選資格的事件。所以,依法行政的精神是,教育部對管中閔如期頒發聘書,再收集與提出堅實的證據,將管中閔解聘或逼迫下台。只要準備充分證據,逼迫管中閔狼狽下台,哪有這麼難。

*作者為德明財經科技大學財金系助理教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