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安佐擁槍、逾1600發子彈 警長奇伍德:他絕對試著取得AR-15與AK-47

2018-04-04 10:05

? 人氣

台灣藝人狄鶯之子孫安佐(又名孫華,An Tso Sun)在美國威脅要犯下校園槍擊案。(資料照,取自網路)

台灣藝人狄鶯之子孫安佐(又名孫華,An Tso Sun)在美國威脅要犯下校園槍擊案。(資料照,取自網路)

美國賓州上達比(Upper Darby)警局局長奇伍德(Michael Chitwood)在美東時間2日舉行記者會,說明台灣18歲留學生孫安佐涉嫌恐怖威脅案的最新情況,並答覆問題,以下是記者會全文。

奇伍德:如同我們上週搜到防彈背心等設備以來所說的,這是偵查中案件,我必須強調今天有些問題我無法回答,基於這點,我想把話先說在前頭,有些事情我無法說明。

我們在調查邦納普倫德加斯特天主教高中收到的威脅,以及孫安佐被捕一事時,我們找到這批彈藥,大約有225發12號徑霰彈槍子彈,大約有663發9釐米口徑子彈,有約295發AR-15步槍子彈,還有425發AK-47子彈,就是你們看到的這些,還有你們看到的一些子彈,因此約有1660發彈藥。此外,這裡還有一把9釐米手槍。我們找到這些東西的過程,有點意思。

東西是放在這個黑色提袋中,它原本也放在孫安佐的臥室裡,但在警察帶著搜索票抵達位於萊卡爾街206號的民宅搜查前被移到別處。我們後來在不同的地方找到這些彈藥。之後,我們取得寄宿家庭一位家長的聲明,不管你們怎麼稱呼她,我們還在往那個層面調查。

不過,當你把所有線索拼湊起來,威脅、還有上網購買武器的意圖,我們認為孫安佐用學校提供的iPad上網搜尋至少20次,試圖購買子彈、槍枝、槍枝零件。

現在看起來,這些在網路購得的彈藥,多數都是他自己買的。1600發彈藥!他還試圖購買許多其他物品,還包括AR15、AK47。

所以,就我們看來,基於所有線索,他試圖一點一滴地購買武器、子彈,我上週展示的設備,還有這把9釐米手槍。這把手槍很有意思。他只是個孩子,還不是美國公民,去年8月才來到這裡,卻有這把9釐米手槍。你可以在網路買到零件。他在這裡買到槍身,在那裡買到滑套,又在某處買到彈匣,都是寄到他在萊卡爾街的住處。

所以,當我們把所有線索相加起來,我們毫不懷疑他在策劃某些行動。再次說明,根據學生的通報,他的目標日期是5月1日。我們也找到一些影片。

現在,我們搜到這些物品,還有我們上週展示的設備,我們還搜到一支iPhone、一台電腦、我們還有影片。我們明天要做的事情是,我們將與國土安全部見面,向他們說明一切,讓聯邦政府介入此案。

警長奇伍德:讓我感到不安的是那些彈藥的量

我必須再次強調,我們還在調查當中,要探究是否有我們還不知道的事。除了他之外,是否有其他人涉案,這些是我們必須回答的問題。這就是我們調查的進度,不過我要再說的是,讓我感到不安的是那些彈藥的量。他還不是美國公民,就能從網路上買到這些東西,我覺得簡直不可思議,看看這些彈藥、還有看看把槍。他絕對是在試著取得AR-15與AK-47。

不過,基於某些原因,有這樣從不同槍枝取得不同的零件,再把零件組起來的新潮流,這樣的過程很驚人。這就是目前的情況。

記者會問答

記者:請問是他自己一點一滴組好這把9釐米手槍嗎?

奇伍德:沒錯。

記者:你認為你防範了什麼事?

奇伍德:我們肯定防範了…在我看來,根據所有加總起來的線索,我們肯定感覺他將對學校開槍。

記者:提袋是在哪裡發現的?

奇伍德:我現在無法回答這個問題,提袋不在屋內,我們是之後在調查期間得知提袋是在哪發現的。袋子裝了所有這些物品。

記者:你們是在向嫌犯問話後,才找到提袋的嗎?

奇伍德:不是透過訊問嫌犯,而是透過調查人員,警探建了功,我們真的無法進一步回答,這是我們調查的一部分。

記者:請問他是否是因為收到消息,得知警察在調查他,而將袋子移出房屋外?

奇伍德:經過是這樣的,學校通知寄宿家庭家長說,他們照顧的孩子因恐怖威脅在接受調查。那位家長便長走到他的臥室,他住在她的房子內,將所有物品放入袋子,將提袋搬出來。

記者:寄宿家長本身是否面臨指控?

奇伍德:還沒。目前還在調查。

記者:那位家長是要把提袋從他身邊拿走?還是她拿到別處藏起來?

奇伍德:我們不知道,我們不知道,但我們逮到她了。

記者:你們有向她問話嗎?

奇伍德:有的。

記者:她配合調查嗎?

奇伍德:我覺得,她配合到某種程度,但我們還要看。

記者:寄宿家庭中只有一個家長嗎?

奇伍德:只有一名家長。

記者:有任何跡象顯示他的動機嗎?像是遭到霸凌等等?

奇伍德:就我所知,他是自去年8月、9月到校,沒有跡象顯示他遭霸凌,這些是他進入美國後取得的東西。

記者:他在不是美國公民的情況下買這些東西,有違反法律嗎?

奇伍德:沒有,這本身不是問題,這就是驚人的地方,光是買那些東西,並沒有什麼,但整件事來看,就很嚴重。有哪個18歲小孩會有這些彈藥,會威脅將在5月1日炸掉學校、對學校開槍,在電腦上網搜尋,意圖購買AR15與AK47,並且組好一把9釐米手槍。將所有線索相加起來,就是一個等著發生的悲劇。

記者:自上週以來,是否有提出新的指控?

奇伍德:除了恐怖威脅的指控外,現階段沒有新的指控。

記者:有新的發現嗎?

奇伍德:這些就是新的發現。

記者:印象中,手槍上有序號,就像汽車引擎號碼,武器上有號碼的那部分就是武器本身。他有辦法自己買到這些零件,然後組成這把槍枝?你能說明嗎?

奇伍德:我無法解釋,我沒有頭緒,我沒有做過,我也不知道。我知道的是,你可以上網買到這些零件。我們握有他跟這把槍一起拍的影片。

記者:可否解釋你們握有的這段影片?

奇伍德:不是我們找到的,是一名學生提供給我們的,拍到他拿著這把槍,我們能證明他擁有這把槍。

記者:這是初步威脅的一部分嗎?這把槍是放在哪裡?

奇伍德:在他的臥室。

記者:他在影片中說了什麼?

奇伍德:我不知道他是否說了什麼。

記者:請問這是你們提到的最初線索嗎?抱歉,我上週休假不在,請問學生通報的消息是否出現在那段影片?還是這是另一個線索?

奇伍德:這顯現潛在的恐怖暴力的模式

奇伍德:這是另一個線索,在我們偵查與向人問話期間,我們還在取得更多片段資訊與證據,但我必須再次強調,這是偵查中的案件,但我再說一次,這顯現潛在的恐怖暴力的模式,在我看來是這樣。

記者:請問你們還在搜尋一把AR或AK槍枝嗎?顯然地,如果沒有理由……

奇伍德:我們目前還沒有槍枝,我們還在偵查,會查到什麼,我們也不知道,這是我們請聯邦政府介入的原因,他們的資源超過我們所能動員的資源。

記者:根據你們多年工作的經驗,在這次調查時發現的武器數量,就你們看來,你們防範了什麼?原本可能會發生什麼事?

奇伍德:當你看著整體情況,像是iPad上關於購買槍枝與裝備的資訊,當你看到他跟武器有關的裝備的規模與數量,面具、耳塞、絞喉裝置與服裝,再看看這些彈藥、還有槍枝,我想我們避免了一起重大悲劇。如果學生沒有依規定出來通報,或者學校行政單位沒有立即介入並通報警方,我們就無法防範。

記者:上週有個說法,可能是他的律師說的,說那是他的萬聖節裝扮。

奇伍德:他不是什麼不懂英語的好學生,這點很清楚。

奇伍德:我們有萬聖節服裝,萬聖節服裝跟我上週展示的裝備無關,完全是兩回事,這是兩碼子事。他不是什麼不懂英語的好學生,這點很清楚。

記者:寄宿家庭中還有其他孩子嗎?

奇伍德:沒有,只有這個交換學生。

記者:校方是否配合調查?

奇伍德:百分之百。

記者:寄宿家庭……不是有點奇怪嗎?

奇伍德:這麼說好了,你覺得一名家長接待一名孩子,會不會很奇怪?我(意指警方)跟這件事無關,有人應該探討一下。

記者:你能否多說明一下?

奇伍德:這不是一個家庭,這不是一對家長,而是一個人照顧一個孩子,這個孩子剛好來自另一個國家。我認為,一般來說,應該要有某種家庭結構才能接待交換學生。這種事之前發生了多少次?我們有很多疑問需要解答,因此我才一直強調,這是個進行中、還沒有結論的調查,再次強調,有些問題我們無法回答,要從更廣泛的角度探討,才有辦法回答,但那超越我們的能力。

記者:她是一名律師,對嗎?你知道嗎?

奇伍德:沒錯。

記者:寄宿家長是律師,你有她的名字嗎?

奇伍德:沒有。還沒有提出控訴。

記者:她是好律師嗎?

奇伍德:哈,我不知道。

記者:你說你要到國土安全部。

奇伍德:國土安全部明天要來這裡。

記者:他們之前有關注本案嗎?

奇伍德:是我們通報之後,他們才關注。

記者:所以還是有可能有別的武器?

奇伍德:可能,每天都有不同層面、不同方面的調查見到成效。

記者:他是否有任何可能會有共犯?

奇伍德:我們不知道,我不知道。顯然我很關切,我想要盡可能公開透明,讓有全球管道的人來偵查,調查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記者:談談你上週提到的保釋金?

奇伍德:我相信是移民暨海關執法局(ICE)發出了拘押令。就我所知,保釋金還是訂在10萬美元,10%是現金;再來,他必須做心理檢查。儘管付了保釋金並做了檢查,移民暨海關執法局拘押令還是在。

記者:你說的移民暨海關執法局拘押令指的是什麼?

奇伍德:移民拘押令,顯然未來在某個時間點,將會(針對孫安佐留美一事)開移民聽證。

記者:本案因為那個(學生交換)計畫落到你手中,請問你是否記得之前曾否碰過類似狀況?那是第一個問題。第二個問題:站在你的立場,你認為有需要改革的地方嗎?

奇伍德:我想有人必須調查某些事情,身為交換學生卻可以上網買到這些東西,很不可思議。這究竟是怎麼回事,我們必須查到水落石出。這是我們現在的問題,也是我們調查的方向。

記者:關於印有序號的零件,任何人都可以上網買到,透過武器的逆向工程,規避背景調查?

奇伍德:是的,你可以做很多事情來規避這個系統,這就是問題所在。我也才剛知道有這種事,我是在與調查人員談話時,才發現有這種情況。大家都做了該做的事,學生們、學校還有警探,大家都做得很好,因此有這樣的成果。

喜歡這篇文章嗎?

作者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