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洋參考》每年13000人死於槍擊,為什麼還有8000萬美國人堅持持槍?

2018-04-04 05:50

? 人氣

美國3月24日爆發越戰之後,規模最大的一次示威遊行——「為我們的生命遊行(March for Our Lives)」。(取自西洋參考)

美國3月24日爆發越戰之後,規模最大的一次示威遊行——「為我們的生命遊行(March for Our Lives)」。(取自西洋參考)

3月24日,美國爆發越戰之後規模最大的一次示威遊行——「為我們的生命遊行」(March for Our Lives)。全美數百萬學生、教師、家長等在400多個城市舉行遊行,呼籲「不惜一切代價」最終阻止槍支暴力,實行更加嚴格的槍支管制。

20180329-美國越戰之後規模最大的示威「為我們的生命遊行」,全球800個城市響應,全美400個城市同時爆發。(取自西洋參考)
美國越戰之後規模最大的示威「為我們的生命遊行」,全球800個城市響應,全美400個城市同時爆發。(取自西洋參考)

5名發起「#NeverAgain」反槍運動的美國高中生,也登上了最新一期的時代雜誌封面。他們來自上月美國佛羅里達州南部派克蘭市的發生校園槍擊慘案的高中,當時一名19歲槍手持槍血洗了這所學校,造成17名學生死亡。

20180329-5名發起「#NeverAgain」反槍運動的高中生,登上了時代雜誌封面。(取自西洋參考)
5名發起「#NeverAgain」反槍運動的高中生,登上了時代雜誌封面。(取自西洋參考)

這次美國大遊行人群的訴求包括:1.禁售發射高速率子彈的半自動步槍。2.禁售可將槍支轉換為自動化的配件。3.建立槍支販賣與背景調查的資料庫。4.加強精神疾病機構與執法機關的溝通。5.堵上二手槍販賣漏洞。6.將合法擁槍年齡提高至21歲。7.增加精神疾病控制與研究經費。8.加強校園安保。

美國全國步槍協會估計,約有7000萬到8000萬美國人持有槍支,總量達3億支。另一個資料,則是在美國每年會有大概13,000人會遭他人槍擊而死亡(這個統計不包括自殺)。

可能很多中國人難以理解,在美國校園槍擊案頻發的當下,不僅全面禁槍在美國根本不可能,就是更加嚴格控槍,也面臨著強大的阻力。為什麼美國控槍還是那麼難?相信下文會對你有所啟發。

「又發生了⋯⋯」

看到關於佛羅里達校園槍擊案的新聞報導,我如此自言自語。

美國身邊的朋友會說這個事件很可惜,很悲慘,但支持和反對持槍特權的兩派陣營,對於槍擊案頻發的反應和具體感受卻有很大分歧。

20180329-佛羅里達槍擊案遇害者。(取自西洋參考)
佛羅里達槍擊案遇害者。(取自西洋參考)

擁有1400萬會員的美國全國步槍協會:擁槍是一種生活方式

我曾經請一個美國的退役軍人朋友(他參加過阿富汗戰爭,也在科威特做過獨立承包商) 帶我去練習射槍。 我個人很喜歡軍事歷史,也會經常看關於軍隊武器裝備的各種材料。但是我自己不敢買一把槍放在家裡。

來到美國全國步槍協會(NRA)的射擊練習場,我的朋友教我如何使用兩種不同類型的槍――手槍和散彈槍。

20180329-我站在射擊線的時候,記得在我旁邊也有人用自己的槍射擊。讓我印像很深刻的是這裡的客人有各種各樣。(取自西洋參考)
我站在射擊線的時候,記得在我旁邊也有人用自己的槍射擊。讓我印像很深刻的是這裡的客人有各種各樣。(取自西洋參考)

我站在射擊線的時候,記得在我旁邊也有人用自己的槍射擊,還有一些情侶在我旁邊,把射擊練習場,作為一個約會的場所。讓我印象很深刻的是這裡的客人有各種各樣:老人,年輕人,男生,女生,白人,亞裔,黑人,拉丁美洲裔,從某個角度而言,這也代表了美國的多元文化。

我朋友告訴我首先要深吸一口氣,我先練習用手槍射擊,射一些紙張目標,教完之後,我們換成火力強大的散彈槍,每當我用這個槍射擊時,散彈槍的後座力會衝擊到我的肩膀內部。

雖然我不是美國全國步槍協會(NRA)的會員,但去射擊場玩槍的很多美國人都加入了這個協會。根據美國獨立智庫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 2017 年的調查,1400萬美國人會說他們是屬於美國全國步槍協會,但只有500萬人是真正會支付會員費的會員。

20180329-全國步槍協會(NRA)是美國最有影響力的持槍者組織。它最初成立的目的是推進槍法,現在已經成長為最就有影響力的持槍群體。(取自西洋參考)
全國步槍協會(NRA)是美國最有影響力的持槍者組織。它最初成立的目的是推進槍法,現在已經成長為最就有影響力的持槍群體。(取自西洋參考)

對於有三億多人口的美國,其中兩億三千萬已經達到投票年齡,1400萬人(尤其是考慮到美國的選民的低投票率),還是一個相當有影響力的群體。另外是美國全國步槍協會會遊說支持他們的政治家,並資助這些政治家、候選人,為他們爭取更多的選票。

《第一財經》刊發的《美國控槍為什麼這麼難》一文追問:從歷史上看,在經歷了一次又一次的槍擊慘案和控槍辯論後,即便民調顯示大多數美國人都支援對槍支進行嚴格管制,白宮和國會最終卻總是向NRA(美國全國步槍協會)的立場「靠攏」。為什麼最後贏的總是NRA?

20180329-一名購槍者在把弄步槍。(取自西洋參考)
一名購槍者在把弄步槍。(取自西洋參考)

一言以蔽之,美國全國步槍協會的強大的影響力主要體現在兩個方面:槍迷和錢。

有統計資料顯示,在2016年的美國選舉季中,美國全國步槍協會投入的政治競選資金為5440萬美元,這筆錢中有3000萬美元投給了川普的競選活動,剩下的大部分被平均分給參加國會議員競選的6位共和黨候選人,最終其中的5位獲得了勝利。

同時,美國全國步槍協會已經在多年的遊說中創造了一場很難推翻的美國社會運動:擁槍是一種生活方式,是一個人自由和安全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並且每天都需要得到保護。

此外,美國全國步槍協會擁有恐怖的草根動員力。他們的500萬註冊會員,大部分會響應協會的號召,包括在政治選舉季幫助候選人給選民打電話拉票,到選民家去敲門拉票,他們都會照做。

為什麼有四分之一的美國人認為他們必須要持槍?

我一直有個好奇,為何大概四分之一的美國人認為他們必須要持槍?他們都是美國全國步槍協會的會員和潛在支持者。在美國,大部分支持共和黨的人一般來說也會支持持槍權利。支持者群體的多樣性也體現在:美國全國步槍協會會員的前十名,其中有IT從業者,出版者,地質學家。

而且,他們也是美國憲法第二修正案的堅定支持者。這部1791通過的《權利法案》第二條明確規定:人民持有和攜帶武器的權利不受侵犯。

20180329-圖中紅色的是完全不允許公民公開場合隱蔽/公開持槍,黃色是可能允許但需要由執法機構選擇性批准,藍色是一旦通過考試,那麼就可以獲得許可,綠色是完全不限制,無需任何證件可以公開/隱蔽持槍。(取自西洋參考)
圖中紅色的是完全不允許公民公開場合隱蔽/公開持槍,黃色是可能允許但需要由執法機構選擇性批准,藍色是一旦通過考試,那麼就可以獲得許可,綠色是完全不限制,無需任何證件可以公開/隱蔽持槍。(取自西洋參考)

美國的開國元勳傑弗遜認為,敢不敢讓美國人民自由持槍,是美國政府是否真正相信人民的試金石。我覺得這段話也代表不少美國人的想法。雖然這個自由有一定的代價和犧牲,但是這的確也是一種政府所謂的信任人民的「試金石」。

從歷史的角度,我們可以從美國獨立戰爭追溯其根源。美國憲法的第二修正案原本是為了給美國的平民和民兵以權利,去抵抗大英帝國和印第安人。另一個考量因素是美國的國父們所瞭解認識的槍是當時那些不太好瞄準、很容易出故障的滑膛槍。而且這些槍,即使一個士兵很瞭解如何重新裝彈,最多也只能一分鐘發射兩到三顆子彈。

繼續說到一些歷史和文化的因素,槍在美國民眾的思維裡有一個很獨特的地位。1860年之前的美國南方人(南北戰爭之前), 持槍不只是一種抗拒政府的檢查和制衡,也是一種控制黑人奴隸的工具。美國人一直在探索美洲大陸的西部,做出自己所謂的「西行記」,其間槍也變成一種生存工具,不管是為了處理與印第安人的衝突還是為了打獵。

然而如今,典型的AR-15 機關槍已經可以一秒鐘發射13發子彈。 我相信美國國父當初無法預想這些武器會發展到如此先進的水準。如果華盛頓、傑弗遜能想到手槍在一些美國高中生手裡有如此可怕的殺傷力,也許美國國父在討論憲法的時候也會再三考慮持槍的權利。

20180329-美國獨立戰爭時期的滑膛槍。(取自西洋參考)
美國獨立戰爭時期的滑膛槍。(取自西洋參考)
20180329-現代的AR-15 機關槍。(取自西洋參考)
現代的AR-15 機關槍。(取自西洋參考)

迄今為止,美國社會在所有的層面對持槍特權也有截然不同的想法。包括美國的名人群體也對這個問題分歧很大。比如布萊德比特與安潔莉納裘莉,強尼戴普都是很支持憲法第二修正案的持槍權。相反,也有不少的明星很反對第二修正案,包括馬特達蒙和前演員、前州長阿諾德施瓦辛格都很反對持槍特權。這也是另一個寫照,說明美國社會對這個問題有多大的分歧。

20180329-支持憲法第二修正案持槍權的布萊德比特與安潔莉納裘莉。(取自西洋參考)
支持憲法第二修正案持槍權的布萊德比特與安潔莉納裘莉。(取自西洋參考)

簡單而言,美國兩大主要政黨民主黨和共和黨對持槍的觀點基本上是有截然不同的想法。民主黨是想儘量控制公民對持槍的權利(但是沒有任何候選人說過他們會完全取消這個特權);共和黨的觀點是儘量把持槍權維持在一個很自由的狀態。2016年的大選也凸顯了兩黨的觀點分歧,希拉蕊很早就說她答應對購槍者採取更嚴格的背景調查,而特朗普很早就強調了他會擴張持槍的權利與自由。

你在美國被槍擊致死的可能性是十萬分之四

有一個問題,槍支氾濫的美國安全嗎?

20180329-槍支氾濫的美國安全嗎?(取自西洋參考)
槍支氾濫的美國安全嗎?(取自西洋參考)

這個問題很難一概而論。有些美國人和一些在美國長期生活的人(包括我自己的父母)從未遇到任何危險的情況,但我也認識一個人說他的妻子在加州被劫匪持槍威脅,在槍口下被搶劫三次。

我有幸能在美國一個很安全的地區北維吉尼亞(McLean, Virginia)長大。根據我所在地區警察局的統計,我住的社區的暴力犯罪率很低,換一句話說,暴力行為發生的可能性是 1/2197。

相反的情況是發在芝加哥,美國的一個高犯罪率城市。根據2017 年 芝加哥警察局的統計資料,這個城市有2,785 起槍擊案並且有3,457人因槍擊而死亡(但是不保證他們都是被別人槍殺)。我相信任何人看到這個統計都會覺得很恐懼。

20180329-過去5年,每次發生大規模槍擊事件後,民主黨國會議員總是試圖提出控槍法案,但沒有一次成功。圖為反對攻擊性槍支的美國民眾。(取自西洋參考)
過去5年,每次發生大規模槍擊事件後,民主黨國會議員總是試圖提出控槍法案,但沒有一次成功。圖為反對攻擊性槍支的美國民眾。(取自西洋參考)

說到國家的平均統計資料,在美國每年會有大概13,000人會遭他人槍擊而死亡(這個統計不包括自殺)。

如果要大概計算你在美國被槍擊致死的可能性,簡單的數學計算是:美國的人口是三億兩千五百萬,假設每年有13,000人因槍擊而亡。所以325,000,000除以 13,000 等於0 .00004。

簡而言之,如果不考慮具體的地區和實際的情況,你在美國被槍擊致死的可能性是十萬分之四。但是這並不說明槍和槍擊案在美國不是一個問題。

跟其他國家相比,美國的槍擊死亡率確實是非常高的。根據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的估算在美國大概每一百萬人裡,會有31.2人因槍擊而亡。基本上,所有其他的發達國家在這個方面比美國安全的多。法國的資料是每一百萬人會有兩個人因槍擊而亡。如果跟中國相比的話,在中國每一百萬人會有1.6 人因槍擊而亡,冰島和日本的槍擊死亡率會更低。這個指標性資料在冰島是0.6,在日本只有 0.1。

20180329-圖表左邊表示國家,右邊的數據說明每一百萬人會有多少人被槍殺的死亡率。中間的數字是說明這個因槍殺死亡的可能性跟其他死亡原因的可能性的比較。(取自西洋參考)
圖表左邊表示國家,右邊的數據說明每一百萬人會有多少人被槍殺的死亡率。中間的數字是說明這個因槍殺死亡的可能性跟其他死亡原因的可能性的比較。(取自西洋參考)

以上圖表左邊表示國家,右邊的資料說明每一百萬人會有多少人被槍殺的死亡率。中間的數字是說明這個因槍殺死亡的可能性跟其他死亡原因的可能性的比較。比如在美國,因槍擊死亡和遭遇車禍死亡的可能性是一樣的;在中國,因槍擊死亡和遇到空難死亡的可能性一樣;在日本,因槍擊死亡和被閃電擊中死亡的可能性是一樣的。(參考於《紐約時報》的報導)

我想提到這些統計是因為很多來自不同國家的人常會問我美國的治安如何。這個問題沒辦法籠統回答,客觀的資料說明你在美國被隨便槍殺的可能性還是相當低,尤其是因為你不太有可能會去芝加哥或者洛杉磯最危險的地區。

強制性槍支回購計畫在美國實施,可能會導致一場內戰

說到解決美國槍支的特殊問題,到目前為止真的沒有任何人,機構,政黨能提出一個適合美國的解決辦法。

有一些人會參考1996年澳大利亞的亞瑟港槍殺慘劇。一個槍手射殺了35個無辜的人民,其後澳大利亞政府的反應是採取很嚴格的法律來控制持槍,而且澳洲政府也採取一個強制性回購計畫(Mandatory buyback program), 最後澳洲基本上就解決了他們自己槍擊案的問題。

20180329-挑選槍支的購槍者。(取自西洋參考)
挑選槍支的購槍者。(取自西洋參考)

但這個計畫很難應用在美國。首先,是美國的人口比澳洲大十多倍,美國的槍支個人持有量也特別高 (根據統計,在美國已經有三億多槍支為個人持有);其次,持槍文化在美國文化裡的地位也比澳洲高很多。很多專家預測如果一個類似的強制性回購計畫在美國實施,真的會導致一場內戰。上一次美國人民對某一個憲法的特權有矛盾意見就導致了南北戰爭。

最重要的問題是,美國文化和民眾對持槍有一份特殊的感情,那美國怎麼控制槍支濫用的風險呢?有一些人建議教老師如何用槍,在學校裡增加更多的配槍保安,安裝更多的金屬探測器,也有一些人認為我們必須要完全取消持槍的權利。

20180329-美國一些州的當地政府已經開始製定自己的一些法律,讓買槍的法定年齡限制提高到21歲,不允許有家庭暴力歷史的人買槍,對想買槍的人做更仔細的背景調查,同時政府承諾會更加嚴格禁止攻擊性武器。(取自西洋參考)
持槍是否是自由的最佳寫照,還是一種不需要的權利與特權?(取自西洋參考)

也有一些比較樂觀的事情需要提出。美國一些州的當地政府已經開始制定自己的一些法律,讓買槍的法定年齡限制提高到21歲,不允許有家庭暴力歷史的人買槍,對想買槍的人做更仔細的背景調查,同時政府承諾會更加嚴格禁止攻擊性武器。

我在玩槍的時候,我最深刻的感受是:我難以置信在我手裡中有這樣的一份力量可以擊碎一個紙張目標,甚至於擊碎任何的槍靶。有點像在手中你揮舞著閃電,然後你把這種力量射向你的目標是一種很刺激同時更可怕的感覺。

在美國,這是一個神奇的問題:持槍是否是自由的最佳寫照,還是一種不需要的權利與特權?

*本文原刊《西洋參考》微信公眾號,授權轉載。更多好文請看《西洋參考》微信公眾號。

西洋參考二維碼
西洋參考二維碼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