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美大戰
  • 大車禍!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新新聞》宋欣穎讓觀眾問自己:「我幸福嗎?」

宋欣穎想回鄉發展,在回國路上寫下了《幸福路上》的劇本。(傅紀鋼攝)

宋欣穎想回鄉發展,在回國路上寫下了《幸福路上》的劇本。(傅紀鋼攝)

一月五日,台灣罕見的寫實動畫電影《幸福路上》上映。一時之間口碑叫好不斷,網路上討論熱烈。問導演宋欣穎說,上映三日的票房還滿意嗎?她卻憂心忡忡地說:「並不好耶。」

拍動畫片,魏德聖:穩死的

「台灣現在沒有主流媒體,網路媒體其實是同溫層,還有很多人不知道有這部片。過去三天的台北票房,只是差強人意的。」宋欣穎說,雖然在社群媒體上,電影的反應不錯,但沒有反映在票房上。

宋欣穎認為在這個時代電視已失去了傳統的主流位置,大家都上網看東西。「網路上宣傳的效果很好,但實際進場的觀眾卻不多,大家都去看《與神同行》。」

宋欣穎舉了例子:「電影映後答問時,很多四、五十歲的男性觀眾淚流滿面,跑來跟我說:我怎麼都不知道有這部片?」發行這部電影的傳影互動行銷經理趙丹瑜表示,本片的目標觀眾是大學生以上到四、五十歲的族群,特別針對女生。但據筆者觀察,宣傳似乎沒真正打到目標群眾。

《幸福路上》雖然在社群媒體的反應不錯,但沒有反映在票房上。(宋欣穎提供)
《幸福路上》雖然在社群媒體的反應不錯,但沒有反映在票房上。(宋欣穎提供)

電影想訴諸的族群,其中看過的全都被感動得死去活來,宣傳上卻很難觸及到他們大多數人。當宋欣穎要將《幸福路上》的劇本拍成動畫片時,導演魏德聖曾表示:「穩死的!」而這對於台灣電影處境的分析,也成為了宋欣穎當下的隱憂。

小琪尋找幸福源自於導演的經驗

《幸福路上》的故事,是女主角小琪,在六歲時跟著爸媽一起搬到台北,小琪童年在「幸福路」長大,努力念書考上北一女,順利念了大學,希望自己可以出人頭地,符合媽媽爸爸的期待。長大後出社會工作,並到了美國工作、結婚,卻迷失了自己。直到阿嬤過世,小琪回台奔喪,才發現自己從來不知道幸福是什麼。

電影故事源自於宋欣穎的出生背景。她是藍領階級家庭長大,父母都必須工作養家,也同樣對她有所期待。宋欣穎一路聽話順利考上北一女,進了台大政治系,畢業後到《新新聞》擔任出版編輯,之後到《自由時報》擔任藝文版編輯。因為從小就喜愛看電影,也懷抱著電影夢,後來自請轉任影劇線記者。

宋欣穎擔任影劇記者整整五年。彼時國片正值黑暗期,平常寫的是日本影劇居多,並沒有真正符合她的期望。宋欣穎也沒有想要當影評人,她念茲在茲的還是拍片。而真正令她想通的,還是某次在坎城影展採訪的經驗。

「我在坎城很認真地排隊,看了很多電影,但報社卻不要我寫這些,要我寫一些舒淇、鞏俐的服裝與趣事。我還是寫了,心裡卻覺得這不是我想要的,在坎城的沙灘上哭了起來。」宋欣穎感嘆地說。就在那個當下,她決定辭職,轉任偶像劇編劇。做一陣子後覺得自己所學不足,決定出國念電影,完成自己的夢想。

由於比較早進社會,當時台灣的薪資環境也比現在好,光是基本薪資,就比現在大媒體記者的總所得高很多。加上自幼的背景就不愛消費,所以存了一桶金,就用這筆錢去日本念書。

既然都要念電影,為何不選電影工業大國,卻選了日本?「就因為有獎學金。」宋欣穎說。在家境無法給她支撐的情況下,自己只能到日本念政治哲學,研究理論。但她覺得這跟拍片無關,最後因為男友在美國,就轉到美國真正開始學電影拍攝。

三十六歲學會拍片,踏上理想路

哪來的錢?宋欣穎說:「當時我運氣好,教育部開放了電影獎學金,加上有親戚借我一筆錢,才能夠去念。」學成之後,宋欣穎並沒有待在美國。她發現自己對台灣這塊土地,從來沒有真正瞭解過,所以想回鄉發展。也就在她回國的時候,她寫下了《幸福路上》的劇本。

一個沒有家庭背景的小孩,可以靠努力念書就找到好工作,存錢到國外深造。但也因為難以得到家庭的奧援,宋欣穎沒有一條舖好的路可以走,直到三十六歲才學到了夢想中的拍片技能,才踏上理想之途。宋欣穎說:「我沒有覺得人幾歲就該做什麼事,我只告訴自己想做的事就去做,幾歲開始都沒關係。」

宋欣穎於新莊長大,身邊的同學都是藍領階級家庭居多。她說:「我以前從來都沒有意識到階級概念,也沒關心過小時候的同學都在幹嘛,跟他們失去聯繫。他們可能現在都過著跟父母一樣的勞工階級生活,也有可能成為菜市場大亨也說不定,我也不知道。這也是促成我寫下這個故事的原因。」

而宋欣穎的大學同學,有的成為老師、學者,也有的人跑去從政,也有人在創作,他們過的是白領階級的生活。用功讀書考好大學可以改變人生,是六年級世代還能依循著上一輩思想獲得成功的途徑,這點也在宋欣穎身上獲得驗證。「也所以我在片中有處理到母女觀念的衝突,也想要探討這個問題。」宋欣穎說。

靠著劇本打動貴人幫忙

《幸福路上》處理的不只是一個女性成長的故事以及世代的故事,影評塗翔文指出:「宋欣穎把台灣這三十多年來的政治、社經轉變,適時地以各種符碼編織進入故事情節當中,除了清楚點出片中的時代感,更藉此讓觀眾產生大量的經驗共鳴。」點出了這部片的社會意義。

在社會承擔經濟壓力的男性,從電影回顧自身受到感動。(宋欣穎提供)
在社會承擔經濟壓力的男性,從電影回顧自身受到感動。(宋欣穎提供)

宋欣穎的募資過程並不順利,很多投資者覺得劇本缺乏市場而不願貿然投資。

她的拍片資金來自一三年金馬創投百萬首獎與當年國產電影片劇本開發補助案,以及自己募來的款項。「有很多天使支持者,他們雖然拿不出幾千萬來投資,但他們喜歡這個故事,覺得有說出他們的心情,就一百萬、兩百萬拿出來。最後的一桶金是傳影互動投的,他們也大力支持。」

《幸福路上》製作過程中,也遇到許多貴人幫忙。大家都是被劇本給打動而加入這部電影,讓它順利完成。「我把劇本給桂綸鎂跟蔡依林看,她們都很喜歡,不計酬勞地幫忙。不然以她們的價格,我根本就請不起。」宋欣穎說。

一個六年級生靠夢想與毅力,完成了一部講述四十歲世代成長過程、台灣社會演變的電影。宋欣穎從觀眾身上又獲得了什麼回饋呢?

由於傳影在行銷上做了不少座談與試片的活動,不分年齡層的人看過電影之後,都紛紛跑去跟宋欣穎講述感想。宋欣穎說:「有些學生我本來以為他們會看不懂,像片中母親做家庭代工或配角貝蒂的混血兒背景,但他們卻一看就懂,都說課本上有教這些歷史。」而反應最大的,當然就是同屬四十歲世代的六年級生,說終於有人拍出他們的故事。其中也有意想不到的反應。

哭得最厲害的是男生

宋欣穎笑說:「最有趣的是,看這部片哭得最厲害的都是男生。我本來是要處理女性的問題,沒想到打動的很多都是男人。」這其實也不難理解。六年級世代做為沒有聲音的一個世代,社會地位與成就普遍不及五年級生。下面又有思想靈活的網路世代七年級生在後面追趕,在面臨中年危機的時刻,看到片中處理家人老化、親情事業的糾葛,社會文化下承擔經濟壓力的男性從電影回顧自身,自然是物傷其類,不得不感同身受。

對於未來的票房,宋欣穎擔憂中仍抱持著期待:「我希望有更多人能知道《幸福路上》的存在,希望有更多人能進戲院看這部片。」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購買本期新新聞
➤加新新聞LINE好友

喜歡這篇文章嗎?

傅紀鋼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